关灯
护眼
字体:

133.135寿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秦靳杨淡淡地嗯了一声,往自己的卧室走。身后秦楚的声音响起,“明天,你奶奶的生日会,礼物准备好了吗?”

    秦靳杨的手指不禁攥紧。

    “早点休息。”秦楚起身,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嘴角淡淡的笑容,“明天会是很精彩的一天呢。”

    …………

    乔玉没想到江辛延下班过来的时候身后还跟了条小尾巴髹。

    许凯睿戴着红领巾,背了个大大的书包,从江辛延身后探出头来,冲乔玉咧嘴一笑,“舅妈!”

    乔玉脸颊红红地,摸了摸许凯睿的脑袋,算是默认了“舅妈”这个称呼。

    “把书包给我,”乔玉帮许凯睿脱下沉重的书包,“我帮你去放好。蠹”

    “凯睿怎么会跟你一起过来?”乔玉把书包放好后问江辛延。

    “许裴今晚跟朋友出去聚会,一放学就将他接到我公司来扔下了。”

    江辛延边说边褪下西装,乔玉下意识地伸手去接,然后挂去了卧室的衣架上,当她行云流水地完成了一连串动作,才发现自己自从江辛延进门都表现得像个家庭主妇。

    乔玉帮保姆在厨房做饭,等她端着菜出来,客厅里是一片和睦的气氛。

    江辛延坐在沙发上,一条长腿架在另一条上,身体稍稍向后,占据了大半张沙发,他的白衬衫打开了两颗扣子,没有系领带,袖子整洁地卷起,拿着遥控器在看晚间新闻。

    而许凯睿正坐在小凳子上做着功课,看到乔玉出来,许凯睿立刻咧嘴笑:“舅妈,饭做好了吗?”

    望着客厅里这幅温馨的画面,乔玉心里暖暖地,感觉到了“家”的味道。

    一顿饭吃得很开心。

    饭后,乔玉收拾好桌子,倒了垃圾回来,就看到江辛延摆弄着茶几上一大堆红色请柬。

    “过来帮我一起写请柬。”江辛延抬头,冲她招了招手。

    乔玉去洗了手,就磨蹭过去,他伸手一拉,她就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肩挨着肩。

    许凯睿的大书包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茶几脚边,拉链开着,里面还有不少请柬。

    而茶几上,摊开了几张请柬,上面写的字工工整整,笔锋凌厉,跟印刷机有的一比。

    接下来,两个人,一个负责写字,一个负责装信封,配合默契。

    等写完大半请柬的时候,乔玉甩了甩酸疼的手臂,抬头发现已经快要晚上十点。

    “我去看看凯睿。”乔玉起身,走去许凯睿的房间,发现里面亮着微弱的灯光。

    她拧开门,就瞧见许凯睿正缩在床上,捂着被子窸窸窣窣打着电话,发现门开了,立刻噤了声,然后扭头,黑溜溜的眼睛瞅着门口的乔玉。

    替他合上门,乔玉走回到客厅,却没看到江辛延的人。

    请柬还随意地摊放在茶几上,她四下看了看,然后就瞟见一道身影从她的卧室出来。

    江辛延拿着一套换洗的睡衣站在她的跟前。

    乔玉一声不吭地去卫浴间调水温。

    乔玉在自己房间的小洗手间里速度地洗了个澡。

    等江辛延洗完擦着头发进来,乔玉已经换了睡衣背对着门口躺在床上。

    乔玉其实没有睡着,听到江辛延的脚步声,也听到他的呼吸跟擦头发的声音,然后柔软的床陷了下去,她的双手不禁揪住了薄被,大脑里浮现出的是昨晚的画面。

    哪怕昨晚他们还躺在这张床上做着亲密的事,她也没想过他们会发展到真正的婚前同居的地步。

    很快,江辛延就尚了床,慢慢地凑过来,乔玉感觉自己都笼罩在他的呼吸里,刚刷完牙的味道混合了沐浴露的清香,他从后面环住她,她装睡突然有些装不下去。

    “我这几天工作会有些忙,偶尔还要加班。”

    乔玉依旧闭着眼,没有出声,只是加快的心跳出卖了她。

    江辛延又靠近了些,“我觉得你的房间比我的房间睡着舒服,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

    乔玉轻轻地“嗯”了一下。

    江老太太八十六岁生日这天,晴空万里,寿宴没有选择高档的五星级酒店,而是在自家的庭院里举办,也没有请太多的人,来参加的也都是一些平日要好的朋友。

    但其中也不乏一些C市政界跟商界选出前来祝贺的代表。

    当然,能出现在江老太太寿宴上的,又岂非是泛泛之辈,多少在军界、政界亦或是商界有一席之地。

    乔玉来参加寿宴之前,特意换上了江辛延事先为她准备好的小洋裙,外搭着坎肩,化着淡淡的妆,自然而又不显得太随意。

    等他们到达江家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不少车子,看上去低调却都价格不菲,乔玉想到今天里面来的都是c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是有些紧张,驾驶座上的江辛延却不动声色地伸过手来。

    乔玉转头,他的掌心温暖,包裹着她的手:“紧张?”

    乔玉往江宅大门口扫了一眼,“貌似今天来的人有些多。”

    江辛延望着她努力压制着紧张的样子,失笑,捏紧她的手:“就是自家人吃饭。”

    但这自家人的人数未免太多了些……

    乔玉心想着,不着痕迹地舒了口气,看向他:“你家的亲戚今天都来了?”

    “嗯,大伯一家,凯睿一家,表姑她们。”

    “千家那边的人也来了吧?”这样的场合,千铭海断没有不过来贺寿的道理。

    江辛延顺势拉过她,把她搂住,也不顾在自家大门口,用下颌蹭着她的发顶,“别紧张,我在呢。”

    她抬起头看向江辛延。

    “你是我江辛延的女人,就该好好待在后方,冲在前面应对那些荷枪实弹干什么?”江辛延一下又一下轻轻地抚摸她的后背,“谁要想欺负你,也得看我答不答应是不是?”

    乔玉望着江辛延,他语气淡淡地,她听着心头却涌动着一股名为动容的暖流。

    她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从容面对今天的寿宴,此刻却因他的这句话而突生了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

    两人坐在车里,乔玉靠在江辛延的怀里,默默地抬头望着他,两人的头也越挨越近。

    “笃笃……”车窗蓦地被敲响。

    乔玉回过神,立刻推开江辛延,尴尬地兀自在副驾驶座位上坐好。

    江海峰站在车外,一身笔挺西装,斜了他们一眼,神情严肃正经地走过去了。

    ……

    下车后,乔玉就由江辛延牵着跨进江家大门。

    江老太太的寿宴摆了十桌,原本这个数可以放到酒店去宴客,偏偏老太太一口咬住就是要在家里举办寿宴,不管子女怎么说服都不听,两厢对峙,最后以孩子们的妥协宣告结束。

    为了方便待客,江家特地在前面庭院跟后面的小花园里都搭了临时性的棚子,虽然简单但也收拾得干净,桌子上摆了酒水和糕点水果,供客人们自行享用。

    此刻庭院里或坐或站了不少人,有军装革履的,有西装笔挺的,也有裙衫袅袅的,你一句我一语地聊着天,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呀”,其他人都纷纷朝着门口看过来。

    “哟,老二回来了?”有个中年男子笑着跟江辛延打招呼。

    江辛延也笑,拉着乔玉,好像没看到那些好奇打量的注视,拉着乔玉直接进了洋楼。

    “那就是老太太最近时常挂在嘴上的孙媳妇吧?”一个上校凑到另一个军官旁边,用茶杯作掩护轻声八卦:“小姑娘长得蛮漂亮,神清气爽的。”

    “不过我最好奇的,还是苏芷桐一家人今天会不会来给老太太贺寿。”

    另一名军官喃喃自语了一句,上校摸着下巴,兴味地思索:“要来了还真是尴尬。”

    ……

    这边屋子里,江老太太跟一群麻将友坐在一块儿闲聊。

    “还真是说谁谁就来,老姐姐,你这孙子是越来越俊朗挺拔了呀!”

    其中一个眼尖,一下子就发现有人进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