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0章 :带我回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突然意识到什么,静和轻轻挣脱出他的怀抱,连忙摇着头比划道,“君轩,你快走,平日这个时候,会有人过来的,发现你可怎么办?我不会让你为做出我抛弃皇位这样的举动来的!”

    果然,门外响起了细微的脚步声,接着便是芸娘敲门的声音,“公主,公主,你回房间了吗?”

    静和看着他,急切的摇着头推着他,芸娘武功不弱,稍不留意,她便会发现萧君轩的,她相信芸娘不是萧君轩的对手,可她却并不想在这个时候,他来得太突然,他们见面也太突然,或许不止是他,就连她都没想过,彼此以后到底该如何选择,他们的路该怎样走?

    她相信他是真心要抛弃帝王与她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平凡夫妻的,可她,又怎么能如此自私呢?

    那么,是跟着他一起回燕国皇宫吗?在见到他之前,这原本是她极其渴望之事,可如今将了她,脑海中再想起如今的恶劣形势,她又如何下得了决心,为了个人情感,而置家国不顾?姜毅和皇兄之前劝说她的那些话或许决绝了一些,可至少有一点他们说得对,无论她是留在陈国,还是去晋国,都比跟他回燕国要好不少吧?可这却并非她心中所想。

    。。。。。。

    芸娘进入房间后,先是点燃了房间里的蜡烛,原本昏暗的屋子里顿时明亮了起来,她疑惑的蹙眉在屋子里看了看,并未发现丝毫不妥,也就松了口气,这才伺候着静和洗漱,而静和自始至终都是一言不发,看都未看她一眼,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索性,这些日子以来,她都是这个样子,倒是未让芸娘怀疑,只是如往日般,在她洗漱完后,便关上门退了出去。

    静和此刻对此丝毫不关心,她心里想的,念的,都是那个男人此刻是否还在这附近?也不知道他是一个人,还是带着其它的人?吃了晚餐没有?有住宿的地方没有?

    只是,越想心里越烦,最后心事重重的去熄灭了蜡烛,准备歇下了,哪知道,屋子里刚一黑暗下来,她便迅速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之中,而抱着她的人,竟然是之前在芸娘进门之前,已经离开的男人。

    萧君轩紧紧的抱着她,仿佛生怕她要从他怀中飞走一般,静和想跟他说什么,可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之前,房间里好歹还有些微弱的昏暗光线,能隐约看到人,可此刻,已经完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她无法说话,又怕引人怀疑不能点燃蜡烛,最后,就只能这样默默的任由他抱着。

    “为何,你真的要抛下我们么?”,暗黑中,男人突然在她耳边低沉着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般的说道,这里的他们,指的自然是他和孩子。

    闻言,静和轻轻的摇了摇头,在心里伤感的跟他说着对不起,她舍不得,真的舍不得,可是,他们之间横着那么多的国恨家仇,她哪里能忘得了,当做什么事都没有一般,可是,他的这句话,让她的心疼了,痛了?

    突然,她一个转身,退出他的怀抱,抓起他的手,在他的掌心里用食指轻轻的写道,“带我回去吧!”

    是的,她想跟他说,“君轩,你带我回去吧,便是让我在你身边做一个没有姓名的宫人都好,让我永远陪伴在你与孩子身边,直至老死,可好?”

    明明只有短短的五个字,萧君轩却是听到了她心中所有的话语,气息渐渐变得粗重起来,于黑暗中,他动情的说道,“我会带你回去,一定会带你回去,我会来处理好所有的事,你相信我!”

    说完,便将她一把抱了起来,直接往床榻边而去,以自己最深情的吻,来表达自己对她的爱意,更是于黑暗中呢喃出声,“以后,无论走到哪里,我都带着你,再也不要让你独自一人离开,我苦苦思念!”

    之前,静和还在心中冷硬的告诉自己,如今局势依已然如此,没有什么可以改变的了,她就算如父皇旨意去晋国,但也不能不顾父兄的意思,擅自跟着他回到燕国皇宫,回到他的身边去,可是,看着这样的他,她再也狠不下心了,她该相信他的,该与他共同来面对这一切,她相信他会有最好的方式来改变如今的局势。

    就算最后的结局不尽如人意,但她此生能得到这样一个男人的爱,她亦足矣!况且,在那燕国皇宫中,还有她始终放心不下的孩子啊!夫妻情,母子情,让她如何能罔顾自己的心,轻易舍弃呢?

    像是彻底想明白了一般,黑暗中,静和微微的扬起了嘴角,她记得,他曾说过“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她该相信他绝对不会做出让她为难伤心之事,所以,无论他做什么,她都要相信他才是。

    终于,彻底的放下了一切忧虑与心防,只想将自己的身与心彻底交给他,那便,一切都由他来主导吧!

    *******************************************************************

    院子外面传来蝉鸣之声,静和慢慢的睁开双眸,感觉到自己被紧紧抱于那个熟悉而又温暖的怀抱之中,幸福,感动而温馨,又瞬间溢满心胸,她禁不住伸出双手,搂住了萧君轩的肩颈。

    一手轻轻抚摸着他结实的肩膀,再不由自主的向上摩挲着他的墨发,额角,脸庞,嫁给他三年多了,她几乎从来没有,更从来不敢对他做出如此亲昵而宠溺的举动。

    可此刻,一切皆发自内心,而内心之中,满满的,是对他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与疼惜,他从来便是一个缺少爱,却又不自觉深深渴望着爱的人,这种渴望,或许连他自己都未曾意识到,也不愿意承认吧?

    他从记事开始,便看到自己的娘亲如何痛苦的爱着一个人,过着多凄凉的生活,最后油尽灯枯而死,他更是从小便受尽欺凌,连自己唯一的亲人都不曾待见于他,甚至现在想来,虽然太皇太后从小把他养大,更是将她培养成了一国之君,但那爱,现在想来,也未必纯粹,如此可怜的一个人,为何当他开始懂得爱,并渴望她的爱的时候,却是如此坎坷。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真正善于表达爱意的人,尽管出入燕宫时,见他总在那些女人面前表现得柔情款款,可他却是用坚硬的冰,将自己的真心封了起来,否则,她与他之间,又何苦那样晚之后,才彼此说出爱呢?

    她何其幸运,能得他对她一人之爱,甚至,在他们的儿子面前,他也是不会表达任何爱意的,尽管她知道,他其实和她一样,深深爱着他们的小寂昶。

    因此,若然真的没有了她,没有她继续教会他如何去爱,他此生将会多么可怜,而她的小寂昶又是多么的可怜呢?如此想着,静和不禁轻轻叹了口气,手指带着无比疼惜的轻轻抚过他的脸,心中也是做了一个决定,一个与他共同来为他们的未来二努力的决定。

    “青悠,别闹,再睡会儿!”,突然的,男人低魅而好听的声音咕哝着响起,他醒了,却又没彻底醒过来一般。

    静和微微的笑了,但还是继续用手轻抚着他的五官,一点点,一丝丝的去感受他。

    “嗯,青悠,我爱你,怎么那么爱你呢!”,萧君轩突然用力抱紧了她,一边闭着眼咕哝着说道,一边已经凑上前去亲吻上她的脸颊,嘴角。。。。。。

    而吻着吻着,原本闭眼的男人突然睁开了双眼,猛的坐了起来,侧身看着身旁的女人,先是一愣,接着便紧紧的搂住了她,这时候,他才算是彻底清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了,而是真的找到了她,急切的说道,“不要离开我了,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了,我再也不会允许你离开了。”

    呢喃的深情之语,让静和心中更是心疼,任由他紧紧的抱了一阵后,便伸手推开他,略显忧心的比划提醒道,“天快要亮了,这时候,芸娘都会过来看看的,到时候发现了你,可怎么办?”

    “跟我走,青悠,你昨夜答应了我,要跟我走的?是不是?”,萧君轩看着她,恳切道。

    “不,你听我说,有些事只有彻底解决了,不然,我的父皇哪里会允许我回燕国,而这也不是我想看到的。”,静和却是摇着头,慢慢的比划道。

    此刻,伴随着天亮了起来,她的理智也慢慢地恢复了过来,无论父皇做了什么,但既然皇兄都没有直接去违背父皇,那么,定然有她不知道的原因,既然父皇跟楚宸谈妥了将她送去晋国和亲之事,那么,此时她若跟随萧君轩偷偷的回燕国,父皇定然会勃然大怒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