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3章 卡列尼娜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奔跑了一夜的火车披着厚重的白色铠甲在乘务员的指挥下慢慢进站了,稳稳地停下后,贵宾车厢2号包厢里,侍女阿努什卡掀起身上的薄毡毯,醒了醒神然后动作轻柔的轻轻推醒对面刚睡着没多久但却依旧容貌艳丽的贵妇人。

    “夫人,夫人,我们到站了。”

    眼看贵妇人睁眼后,阿努什卡收了声,自觉地走到包厢后面去取行李。

    年微微睡眼朦胧的睁开眼,侧过头望向窗外,却被一片水雾挡住了视线。她理了理头发和帽子,站起身来抹开窗户上凝结的一层白膜,月台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随之进入视线。

    外面的乘客大多裹着一件厚厚的外套,耳朵和脸庞也都用帽子围巾裹了起来,呼出的白气瞬间在睫毛上凝结成一滴滴细小的冰珠。

    包厢里的温度还算暖和,昨天夜里闷热,她解下了脖子上的貂皮领子,现在倒是觉得有点凉了。

    她披上厚实的毛呢外套,戴上黑色的蕾丝手套,然后坐在座位上,等女仆过来。桌子上的咖啡是昨天夜里送来的,早已凉透了。此刻她嘴干舌燥,端起来喝了一小口,瞬间由脖子凉到了心里,也让她糊住的大脑更加清醒了不少。

    昨天夜里她穿过来的时候火车刚刚经过特维尔中点站,原主不知何故离开包厢,站在列车车厢间隔处,她迅速接收了原主的记忆,很快就明白了她现在的身份,安娜·卡列尼娜,沙俄大官僚卡列宁的妻子,也明白了安娜前一刻刚和后来的情夫沃伦斯基见过面。

    顺着记忆回到自己的包厢,年微微打发了侍女的询问,然后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想了想这次的任务,后来就慢慢睡着了。

    没多久,阿努什卡提着一大一小两个皮箱走了过来,满脸涨红,微微喘着粗气。

    “夫人,可以下车了。”

    年微微点了点头,放下帽子前面的蕾丝绣花帘,起身走在了前面。

    一下车,刺骨的寒气便迎面扑来,吸入的空气也好似冻结了一般,拼命争夺着身体里的热气。不管她上半身穿的多么暖和,裙子底下的两条腿却是冻得只打颤。

    年微微绕过人群,快步向出站口方向走去,走了两步却意外地看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的面孔。

    她心里惊了一下,然后立刻扬起笑脸,跑过去热情的抱着男人的脖子,“噢,亲爱的,在这里见到你真高兴!”

    男人僵硬着身子任由她抱了片刻,眼里闪过一丝柔情,嘴角勾起一个微弱的弧度又迅速压了下来,扯开年微微的身子,不自然的向两边张望了一下,见没什么注意到他们,才低下头眼睛黏在妻子身上,用干涩刻板的声音略显别扭的说:“你只离开了两天。”

    年微微脑门上立刻降下两道黑线,为他的不解风情感到无力,面上却仍是洋溢着见到爱人的喜悦,绵软的声音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我知道,可是我觉得我离开了你好久,每时每刻都在想你。你就不想我吗,卡列宁?”

    这样露骨的话安娜是不会说的,可是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家庭长达两天,感情稍微热烈一些也很正常。

    “安娜!”卡列宁颇为轻声喊了一句她的名字,有点高兴,有点得意,但更多的是无措,他不习惯也不知道怎么回应她的热情,只是小心的护着她避开拥挤,眼眸深处隐藏的火花无人察觉,就连他自己也没发现他此刻的眼神有多专注。

    年微微心里翻了个白眼,挽着他的胳膊,顺着他的意愿结束了刚才的话题:“谢廖沙这两天过得怎么样?”

    “他很好。”卡列宁的视线一直放在她身上,听到她的问题,回答的相当简洁。

    年微微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知道这是他一贯的作风,并不是针对谁。“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接我?我还以为你会派马车过来呢,不过你来了让我更加惊喜。”正因为是知道卡列宁平日里有多忙,所以看到他的时候她才会那么意外。

    当然,从这里也能看出,卡列宁其实对安娜是非常关心的,只是他不擅长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而安娜也没有真正了解过这个男人。

    “你这次莫斯科之行成功了吗?”卡列宁问。

    “你是说我哥哥?是的,他和多丽和好了,他们现在更亲密,更爱彼此了,所以你看,我这次并不是在做无用功。你没能看到他们和好的场面真是有点可惜呢。”

    出了火车站,看见卡列宁家的四轮马车,两人的谈话暂时停了下来。阿努什卡和马夫把行李箱捆在马车后面,随着马蹄的奔跑,马车缓缓启动,车里的谈话也没有再继续。

    年微微上了马车,舍弃了卡列宁对面宽敞的位置,不顾卡列宁惊诧的目光,和他并排坐在了一起,把头靠在他肩上,轻声说:“昨晚没有睡好,让我休息一下吧。”

    卡列宁闻言,伸出的手缓缓放了下来,看着妻子稍显疲惫的面容,他挺直了腰杆,让她靠的更舒服一点,并且敲了敲隔板,叮嘱马夫行的更平稳一些。

    年微微闭着眼睛,注意到这一连串的动静,嘴角悄悄上扬,心情一放松,竟然真的就睡过去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是在两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