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3| 97.94.5.7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朔风凛冽,透过单薄的墙体和似乎总也关不严实窗子呼呼地往里灌,似乎要灌进人的心里。

    家里又没米了。

    纪明云缩缩脖子,望着外面愁云惨淡的天儿,心里也跟着愁了起来。

    他身上一身青灰色破棉袍早已被洗得泛着死人一样的灰白色,还有大大小小五六处补丁,但可以看得出针脚细密严实,显然是缝补的人极为用心。他看起来还很年轻,眉目清秀,眉宇间似有灵气,只是缩肩塌背的,无端多了一份猥琐怯懦之气,和街上地痞无赖几无二致。

    纪母坐在一旁铺着薄薄床褥的木板床上,哆哆嗦嗦地从夹板处摸出两只金钗来,塞到纪明云手上:“又变天儿了,阿云去换些米回来,咱娘俩也好过个年。”

    那两只钗子成色极好,掂在手中分量十足,纪明云心里晓得大概是母亲留到最后的贴身物什,饶是他平日里再混再不着调,此时喉头也不由自主地泛起一股股的酸楚。

    纪母没注意到儿子的异样,自顾自说着街头巷尾听来的轶事:“要说梧桐巷那刘寡妇命可真好,她以前不是给过巷口那个小乞丐几口饭吃吗?阿云你猜怎么着,啧,人那小乞丐现在成了什么大元帅,据说手下人好几十万,前些日子回了咱们这儿,一出手让人给刘寡妇送了十根大金条,真真的‘一饭千金’。现在人们都知道人家是大帅的恩人,谁还敢欺侮她……那些传过闲话欺负人家门户单薄的人,都一个个怕得紧呢……”

    那个小乞丐,纪明云也有印象,以前总偷偷趴他们教室窗子偷听的,干瘦的,黑乎乎的,经常被一群小孩子围殴。当年纪明云还是家里的独苗小少爷,养尊处优的,见到他都要绕着走。谁能想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那人权倾一方,自己却潦倒落魄至此。生养自己的母亲,处境甚至比不过偶尔发善心施舍几回的刘寡妇。

    他望望母亲,张口欲言:“娘,我……”

    却被纪母打断了。纪母向他挥挥手:“天不早了,黑了不好走。阿云快去吧,快去快回来。”

    纪明云又看了母亲一眼,将金钗贴身收好便出去了,却不想这一眼便是永别。

    他出了门,不由又缩了缩头,一路来到正面大街上,不巧碰上了这一带的地痞头子黑老三。

    当初纪家还有几分家底的时候,这黑老三勾搭着他称兄道弟,带他吃喝嫖赌抽,实在是比亲兄弟还亲。等到纪家败落了,纪明云一时识人不清,还当这黑三是讲义气的人,继续跟着他胡混,还从他那儿借了点儿钱。黑老三借钱时爽快,着实让纪明云很是感激了一把。可这黑心三借的其实是高利贷,没过两天连本带利就翻了一倍,找人来要钱时更是爽快,听说没钱就叫人把纪明云暴打了一顿。后来纪母发现儿子挨了打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忙拿首饰让纪明云去抵了银子还钱。

    可黑三这种人,越是见你好欺负,越要把你往死里欺负,不把纪明云榨干是不会罢休的。一开始还以还钱为由头,后来就是□□裸的勒索了,稍不满意就是拳脚伺候。

    这年头,世道混乱,人人自危。贫的怕富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官衙里坐的的那批,比真的地痞流氓还可怕。纪明云这样无权无势无依无仗无能无力的小人物,也只能忍着,受着,偶尔幻想着自己哪天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