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4|5.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外面传来冯叔唤他上学的声音。

    纪明云现在一个头两个大,再见到年轻时的母亲的惊喜过后,只剩下满满的惊惶和不知所措。

    这等离奇的事他只在小说话本中看过,怎么能想到有朝一日会发生在自己头上,一时间也没了头绪,便越发地把头缩进纪母怀里,嘟囔着:“娘,我难受,不要去上学了。”

    纪母一向是什么都依他,当下便应了:“好好,阿云好好休息,娘不打扰你了。”

    等母亲走后纪明云还在床上坐着,隐约能听到父母小声的争吵,大意是父亲不愿意惯着他,要让他去上学,可母亲坚持护着他,最后还是纪父不得不妥协了。

    母亲白眉兰是家中独女,家境很好,现在纪家三个最赚钱的铺子都是她的嫁妆,她从小是娇宠长大的,对儿子也是一样的宠爱,这一点上即使是丈夫也拗不过他。可纪父却一心望子成龙。

    纪明云刚满月的时候过路的盲眼命师给他算过命,算过之后一句话不说,只指了指东南的方向便走了。东南是京城所在,京城是天子居所。虽说早几年就没了皇帝,但这在纪父看来仍是儿子飞黄腾达的象征,再兼之众人都夸纪明云长得灵秀,不是一般孩子,他也真觉得自己儿子是要成就大事的人了。

    纪父十四五岁的时候纪家已经败落了,后来是靠他努力经营才渐渐有了起色,娶了白眉兰得了岳家支持后才彻底好了起来。他没正经读过书,愈发对知识有种天生的崇敬,觉得他的儿子要比他强,一定要接受最好的教育。

    纪家在燕明,北云省省会所在,也是繁华之所。早几年城里便兴办起了新式学堂,纪父对这新式教育不甚了解,但他每日经商,多少有些远见,就把儿子送进了离家近口碑不错的一所。

    纪明云以前都是请了先生在家教,这是他第一次去正经的学堂上学,很不适应,便三天两头地找茬不去上学。纪父有心管教他,但拗不过妻子,他一向对白家很是感激,连带着也不忍妻子在家受半点委屈,最后总是无功而返。

    纪明云在家闲了一天,通过旁敲侧击的打听,结合自己模糊的记忆,知道自己是回到了十岁刚进入经世学堂这年。

    吃饭时看着母亲年轻娟美的脸,和父亲熟悉的严肃却宽厚的表情,他的眼圈不由自主地就红了。白眉兰连忙抱过他哄他,纪父也皱起眉,开始相信小儿子大概是真的不舒服。

    因这一哭,纪明云早早就被送回屋休息。

    他躺在床上,盖着温暖柔软的被子,想起上辈子家中败落后自己被践踏被欺凌无力反抗的样子,一时悲从心来,暗暗发誓一定要珍惜老天给的这次机会,决不能重蹈覆辙。

    第二天他主动起床去上学,倒让纪父吃了一惊,也心生几分欣慰与希望。

    新式学堂不仅教传统的四书五经,天文、历法、算术、地理……乃至当今时事,样样都要学。

    纪明云坚持了三天就坚持不下来了,他觉得自己天生就不是读书的料,这些东西下辈子他也不感兴趣,也学不会,还不如好好学学经商算账,这样在父亲去世后纪家也不至于败得那样快。他没什么野心,能保证自己和母亲不受欺负,日子过得好一些就可以了。

    纪明云天生是个随遇而安的惫懒性子,在家里又娇养了几天,前世那些苦难彷佛就都远去了,他觉得时日尚早,离家中变故还有好几年呢,便又心安理得地做回了他吃喝玩乐的纪少爷。

    他在学堂里算年纪最小的,即使同样是不学习,那些年纪稍长些的纨绔也不稀得带他一起玩。纪明云看着那群人一边说着“小孩子一边儿去”一边贼眉鼠眼眼冒金光地凑到一起窃窃私语,不时发出一两声怪笑。他调转过头,暗暗翻了个白眼,心说那都是少爷我上辈子玩腻的,还不稀罕呢。

    这样想着,心中却无聊地发毛,只好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上课后那个年轻男老师又拿着书本进来嘀里嘟噜讲一通,他也不听,只透过窗子看窗外的风景。

    他们教室在一层,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