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5| 104.5.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小少爷随便带回个人毕竟不算小事,冯叔劝了半天,纪明云都执拗地不听。

    韩南夏至始至终垂着眼,没发表任何意见,彷佛真的只是个没思想的货物一般。

    纪明云却隐隐察觉出他是想跟自己走的。

    最终冯叔还是听从了纪明云的话,带上了韩南夏一起回去。

    到家之后反而好说,白眉兰对他几乎是千依百顺,只要纪母在身边,纪明云就没有做不成的。

    纪父倒不在意家里多了一张嘴吃饭,他最头痛的永远是如何和妻子在儿子的教育问题上达成一致。他怕韩南夏沾染不好的习气给纪明云,因而在一开始纪明云提出要让韩南夏贴身照顾自己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在妻儿的夹击下投降了。

    第二件事是纪明云要给韩南夏争取和自己一同上学的机会。经世学堂的学费虽然不少,但是对于如今的纪家来说也不算什么。但就看韩南夏吃不饱饭也要每天去偷听那种劲头,这一项对他的恩德恐怕比刘寡妇那几顿饭大得多。

    纪明云有着几分不知承自谁的心思缜密,就是不用在正道上。他下定决心要全心全意维好韩南夏这棵大树,自然就要处处做好。若是带回来只拿他当个下人,以这位的心气儿和城府,即使当时不说,还不一定是结仇结善。纪明云管不了旁人,只能保证自己对他好,让韩南夏日后无论何时想起来的,都是自己的好。

    在纪明云“半路插班基础差年龄小学校没人理我”的哭诉和“他不去我也不去”的威胁下,纪父最终也答应了儿子的要求。但仍不放心地把韩南夏叫去嘱咐教训了一番。

    纪明云也没让韩南夏跟其他佣人一起住,而是把自己屋外间辟出来给他。自己房间的条件总要好一些,把人放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着,自己也放心。

    就这样,韩南夏正式在纪家驻扎了下来。

    ——————

    一晃四年。

    夏日炎炎,好像只有自己屋子里才稍微凉快舒服一些。

    半大的少年正在房间里玩得酣畅淋漓。学堂里难得放一个月的假,纪明云一想到不用去上学,浑身都舒坦了起来。

    现在街上流行一种骰子游戏,韩南夏清楚那属于赌博,就不让纪明云沾,只说想玩的话回家他陪他玩。纪明云也知道那不是好东西,上辈子就上过瘾吃过亏,可是这辈子站在街上看见人家玩,还是走不动道。韩南夏愿意陪他,他自然高兴。

    “这把你输了,哈!”纪明云抬起头,汗顺着脸颊滑落,脸上的笑容却明媚又干净。这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主,过了今天不想明天,重活一辈子,没有半分长进,照旧轻易就能沉迷,轻易就能开心。

    韩南夏看着他笑,一时竟怔住了。

    这几年在纪家吃睡都好,当年难民一般的孩子早已抽长张开了,露出少年人的挺拔身姿,脸型轮廓已经和纪明云上辈子只能从报纸上看到的“夏帅”照片别无二致。他毕竟不是纪明云,每天下学后还常要帮着纪家做些体力活,跑前跑后的,少年又有意识地注重锻炼,甚至自己学些拳脚功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