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1|外篇三·曲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雨势渐大。

    他站在山脚孤亭处,定定着看着下山那条路,不顾扫进来的秋雨打湿了半边身子。

    他在等人。

    他在等他的爱人。

    叶云藏悄悄咀嚼着这两个字,流露出一抹不知是甜蜜还是苦涩的表情。

    他有些后悔刚才自己没有跟着去。

    那个人终于来了。

    精致的玄青色外袍已经被雨打得湿透,发冠都被吹散,几缕乌色的发垂下来,贴在脸上,原本红润的唇都冻得没了血色。

    他一下子心疼了,想走上去把人捂进怀里,却硬生生忍住了。

    他垂着眼站在那里,脸上是一贯的无动于衷的冷漠表情。

    那人却仿佛不在乎,依旧亲亲热热地走上来拉住他,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云藏,你一直在等我?”

    叶云藏默默抽回手,负手走在前面:“天色已晚,陛下还是快些回去吧,莫要教人担心。”

    那人放下手,站在那里低头笑笑,没说什么。他身后那个白净小厮却是默默看着,无声叹气。

    叶云藏一直暗暗用余光注意着身后的情况,看见那人定在那里的样子,心突地揪了一下。

    他跟了他十多年,他比谁都清楚,他的陛下,对于轻易得到的东西从来都是不在意的,别管多珍贵,包括这九五至尊的位置也是一样。

    秦则。他默念着这个名字,终究没有回头去扶他一下,却一直保持着两步的距离。这个距离,触手可及。

    回宫后已经很晚了,两人梳洗后就准备入睡。

    西阳王世子和陛下是睡在一起的,这在这后宫已不算什么秘密,从秦则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只是没人有胆子说而已。

    秦则缠过来抱住他,轻轻亲他,双眼湿漉漉地看着他,好像还带着池子中的水汽。

    叶云藏睫毛轻垂,彷佛完成任务一样毫无感情地配合着。

    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汹涌的抑制不住的情感。他想把怀里这个人狠狠抱在怀里,把他一点一点揉进自己身体里,从此再也分不开。

    有时候连他自己都惊异,挚爱的人就在自己怀里,这么多年,自己竟然一直都能克制的住。用冰冷机械的样子伪装住所有的情不自禁。

    或许在秦则的眼里,自己一直不过是碍于他的身份才如此奉陪到底的吧。

    不过他这样想也好。

    夜深了,秦则已经睡熟了。眉头还轻轻皱着。

    叶云藏悄悄坐起来,用拇指轻轻抚平他眉上的皱褶,喃喃自语着:“小坏蛋,不论是太子还是皇帝,换个人做,你看我干不干。还不是因为你。”

    他叫人端水进来,动作无比轻柔地给秦则清洗。这种事他是无论如何不愿假手于人的,对秦则只说是做臣下的本分。

    秦则把这一切归结于叶云藏脸皮薄,不愿伤自尊,所以还偏偏要等到半夜没人自己睡着了才做。其实是叶云藏怕自己动作重了弄痛他,又不敢让他看到自己温柔的样子。

    等到做完一切后他熄了灯,终是忍不住,借着月光印上了身边人的唇。

    秦则秦则,如果你一辈子只做我的秦则,多好。

    ——————

    秦则又对他说,云藏,中秋的时候我们出去吧。

    其实只要对方是秦则,不管何时叫他去什么地方他也是愿意去的。

    但他依然是冷冷淡淡地站起来:“陛下即位之初,天下未定,还是以国事为重的好。”

    “国事为重”,他也知道,这些话在那人耳中大概只是表明态度的托词而已。

    那人眼睛顿时黯淡许多,却没有立即离去。顿了许久才不甘心地小声说了一句:“可你就要走了。”

    叶云藏呼吸一下子滞住了。

    最晚明年春天,他是一定会离开的。他还能这样默默看他多久,半年?或者六个月都不到。

    他应该演到底的,他应该一如既往地拒绝的,他应该继续忍下去的。

    可他最终却是低着头,仿佛无可无不可般淡淡应了声:“好。”他的右手还拿着笔,食指和无名指上的指甲却深深陷进肉里。

    秦则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仿佛看到了某种希望。

    他说:“好,我去叫他们准备。”

    那天天气正好,他们去了西山秋露寺。

    叶云藏始终是冷冷淡淡不言不语的模样,即使是出行彷佛也是例行公事,秦则却显得心满意足。

    直到进了寺门叶云藏才听到身边人小声抱怨了一句——

    “明明对别人都有个笑模样的,偏偏跟着我就这么冷淡。”

    也说不上抱怨,只不过是一个人小声的嘟囔,好似对这一切早已习惯了。

    叶云藏装作在看房檐上悬挂的铃铛,心中却默默想,若有可能,我带宁愿对别人都冷冷淡淡的,一辈子只对你一个好。

    可是这些话他不说出来,身边人终究不会知道。

    进寺时一个衣衫破旧的道人拦住了他们。

    老道到和尚的地盘抢生意,也是怪不容易的。

    秦则有些感兴趣,停下听他说什么。

    那老道说:“两位公子这辈子都是富贵荣华之命。”

    两人衣饰华贵,这倒不难看出。秦则故意为难他:“怎么富?怎么贵?”

    那道人抚抚胡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他没继续说下去,因为叶云藏抬手制止了他。

    秦则却把他的手拦了下来,抬眼示意那道人:“这辈子就不必说了,说说下辈子。”

    道人“哦”了一声,指向叶云藏:“这位公子运道极佳,绝非常人。”

    秦则很高兴,问道:“我呢?”

    道人神色间有些不对,斟酌道:“潦倒终生。”

    “放肆。”叶云藏出声打断了他,下意识拉起秦则,“我们走。”

    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却听见那老道的声音如在耳边响起。

    那老道说:“公子,您是两世帝王之命。”

    他骇了一跳,转眼看去,却无论如何再见不到那道人的身影。

    秦则还没反应过来,他只惦记着这大概是叶云藏第一次主动碰自己,下一秒原本被牵着的手就又被放下了。

    他抬眼去看,叶云藏依然是一脸平静,微微欠身:“臣一时冒犯了。”

    秦则嘴角牵起一个哭般的笑容,摆了摆手,示意无碍。过了一会儿他又调整好了情绪,他实在不想坏了这一天的兴致,下一个中秋,两个人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

    两人就像天下间最常见的善男信女一样,并排跪在佛前许愿。秦则偷眼看自己旁边的人,只见他神情专注虔诚,仿佛许下什么极重要的事。

    那人明明是不信神佛的。也不知道什么人什么事能让他这么挂心。

    出了庙宇正殿秦则还是忍不住问他:“云藏,你许的什么愿?”

    叶云藏垂眼:“许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说谎。秦则看了他一眼,终究没有再问。

    他是在说谎,神佛之前,他真正的愿望是“下辈子我前半生的运道,甘愿都分给身边这人”。只许前半生,是他笃定了下半生一定要找到秦则身边去,就在他左右,护得他好好的。

    只是这样的愿望,却不能说给那个人知道。

    夜晚有许多人在放河灯,两人沿着河边走,漫天星火都倒映在彼此的眼里。

    秦则突然停在那里,转过身正对着叶云藏。

    他说:“云藏,我喜欢你。”

    他身子微微前倾,略踮起脚,静静吻上面前人的唇。

    叶云藏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中看不出半点情绪。他想死死搂住眼前这人,他想用力回吻他,他想说“阿则,我也喜欢你。”

    可是他终究什么都没有说,也都没有动,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双手垂在身侧,指甲掐进肉中,掐得心都疼了。

    却至死也忘不了,那人眼中映着漫天星火,认认真真告诉他,“我喜欢你。”

    ——————

    初春时节,京城仍带冷意。

    西阳王病重,招世子叶云藏返回西阳,继承王位。

    于情于理,这人他留不住,也不能留。何况,那人也未必愿意留。

    二十年在京为质,他怕是早就想走了吧。

    是日,百官相送。

    当朝天子率马当先,殷殷相嘱。

    “如果还能想起我,就写信来。”秦则侧过眼不去看那人,最终淡淡吐出两个字,“保重。”

    时辰已到,人马嘶鸣。

    护送世子回西阳的队伍与天子仪仗一南一北,终究渐行渐远。

    出城门后叶云藏叫停了队伍,静静回身回望那巍峨的城门,遥远天穹下那宫城的一角,望着望着,仿佛不堪重负般捂住了胸口。

    随行官小心地唤他:“殿下?”

    他挺起身子,摆摆手,示意无碍。

    西阳地产富饶,兵强马壮,是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