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九章义结金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第二日,秦钰启程,前往军营。与他一同离开的还有燕亭、程铭、宋方、秦倾。英亲王本来也想随着去军营看看,但被秦钰给拦住了,又考虑到谢芳华身体状况和肚子里的孩子,终究是不放心,陪着英亲王妃一起,待在了渔人关。</p>

    <p>秦铮自然不去前线,守在谢芳华身边。谢芳华想去前线的打算,因为英亲王和英亲王妃的到来,自然也打消了。她心中清楚,英亲王妃说什么都不会再让她去前线的。</p>

    <p>她私下小声地问秦铮,“若是齐云雪再用魅术,我们南秦,谁来对付她?”</p>

    <p>秦铮还是那句话,“会有人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p>

    <p>谢芳华问不出什么,也只能作罢。毕竟如今齐云雪还是有伤在身,短时间内,想必不会下杀手锏,前线应该无事儿。</p>

    <p>秦钰离开后的第二日,谢墨含回到了渔人关。谢芳华见了他,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一遍,伸手捶他,“哥,你可将我吓死了,幸好有初迟,否则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你想过没有?”</p>

    <p>谢墨含任她捶了两拳头,笑着说,“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想着,南秦可以没我,却不能没有皇上。后来皇上背我回来的路上,我就想着,若是我真挺不住去了,爷爷年纪大了,可怎么办?你身子不好,若是伤心过度,可又怎么办。”</p>

    <p>谢芳华上前一步,靠近他怀里,“哥,你一定要好好的,后面还有很长时间的仗要打,齐云雪心狠手辣,若是你再有个好歹,初迟再没法救你一次了。”</p>

    <p>“我知道。”谢墨含伸手抱住他,“后面的仗,秦铮兄、皇上商议的结果是稳着点儿打。不会太危险了。你别担心我,照顾好自己才是主要的。”</p>

    <p>谢芳华点了点头,谢墨含在渔人关歇了一日后,就要启程回军营,秦铮拦住了他。</p>

    <p>谢墨含不解,秦铮道,“等一个人来了,你带着他一起走,他这两日应该就到了。”</p>

    <p>谢芳华在一旁纳闷道,“谁来?”</p>

    <p>“他来了你就知道了。”秦铮道。</p>

    <p>谢芳华瞪了他一眼,“你还跟我卖关子?”秦铮摸摸他的脑袋,不是卖关子,是不想提他的名字。谢芳华更是纳闷,但秦铮牙关咬的紧,她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好作罢。谢墨含听他这样说,便也不急着走了。</p>

    <p>两日后,渔人关当真来了一人。王意安!</p>

    <p>谢芳华听闻来的人是王意安,愣了许久,才看向秦铮,“原来你说要来的人是意安?”</p>

    <p>秦铮“嗯”了一声。谢芳华恍然,“你派青岩出去办的重要的事儿是将意安请来了渔人关?”</p>

    <p>秦铮又“嗯”了一声。</p>

    <p>谢芳华又问,“你说让哥哥带着他走,是让意安相助,对付齐云雪?”</p>

    <p>秦铮又“嗯”了一声。</p>

    <p>谢芳华看着他,“你是用什么办法将意安请动的?”</p>

    <p>秦铮摸摸她的头,“你如今还是不知道的好。”话落,柔声哄她,“乖,好生待着,我出去迎迎他。”</p>

    <p>谢芳华只能作罢,秦铮出去了两个时辰,之后是自己回来的。</p>

    <p>“意安呢?”谢芳华问,“怎么没见他跟你一起进将军府?”</p>

    <p>“他说不累,随子归兄启程去军营了。”秦铮道。</p>

    <p>谢芳华瞪着他,“这么急?”</p>

    <p>秦铮道,“齐云雪的伤应该好的差不多了,那个女人伤一旦稍好,就定然会出兵。河阳城的兵事不能耽搁太久,更何况南秦粮草本就不充裕,若是王意安不来相助,我和秦钰商议,稳着点儿打,既然他来相助了,那么,还是要速战速决的好。战事拖久了,国内亏空,军饷应急,对战事不利。”</p>

    <p>谢芳华看着他,虽然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办法请到了王意安,但想必自有打算,这打算里包含的东西十分不易,她谈了口气,“有意安相助自是最好,齐云雪应该奈何不得他,言宸中了毒,昏迷不醒,北齐王又受伤了,就算不受伤,他也不是秦钰的对手。齐言轻更不必说。这样一来,南秦大胜,指日可待。”</p>

    <p>“嗯。”秦铮点头,“所以,你就好好安胎吧,什么也别想。”</p>

    <p>“好吧。”谢芳华靠近他怀里,不得不说,王意安相助南秦出兵,她这心一下子就踏实了。</p>

    <p>谢墨含带着王意安回到河阳城外三十里的南秦军营,秦钰亲自出营迎接。第二日,南秦出兵河阳城。齐云雪伤势未愈,但也不惧南秦,毕竟她知道谢芳华身体定然不能再拿魅术对付她。但在战场上,她没想到南秦竟然请到了王意安。</p>

    <p>她恼怒地看着王意安,“你怎么相助南秦?谢芳华不顾你的性命,执意嫁给秦铮,拖着你一起去死,你竟然还帮她。”</p>

    <p>王意安冷然地道,“我来是给父亲报仇。”</p>

    <p>“报仇?”齐云雪大笑,“王意安,你脑子没毛病吧?谁是你的父亲?青云关的王老将军?”</p>

    <p>“生父和养父一样都恩重如山。”王意安道,“你杀了他,这笔账,我是记得的。”</p>

    <p>齐云雪见再说无意,无法用言语劝退一心要为王老将军报仇的王意安,只能与他交手。</p>

    <p>齐云雪得了兰长老真传,对于魅族术法,显然刻苦地修习过。但王意安毕竟是真正的魅族王室继承人,术法纯正浩然,清灵之气恰能克制齐云雪身上的戾气。二人交手后,齐云雪明显不敌,但她聪明狡诈,在王意安的手下还是逃脱了。</p>

    <p>三日后,南秦攻陷了河阳城。北齐王、齐云雪、齐言轻带着兵马撤退到了风谷口。南秦修整了几日,进攻风谷口。十日后,南秦攻破风谷口,北齐再次败退,撤退到了虎口山。虎口山顾名思义,山势的入口如老虎张开了血盆大口,要吞噬进入虎口山的人。</p>

    <p>玉兆天在虎口山养了千只猛虎,这位被废了武功的国舅,依然有着余威,千余只猛虎都交给了齐云雪。齐云雪自知魅术抵不过王意安,便发了狠地运用兵谋布置猛虎看山,势必将南秦阻挡在虎口山外。</p>

    <p>南秦士兵、马匹、都甚惧猛虎,一时间,无法攻山,在虎口山前止步不前。消息传回渔人关,秦铮对谢芳华道,“我怕是要去一趟虎口山。”</p>

    <p>谢芳华看着他,“你去驱虎?”</p>

    <p>秦铮道,“驭狼术与驱虎术想必不相悖,能驭狼,自然能驱虎。”</p>

    <p>谢芳华点点头,“我也与你一起吧,我不放心你。”</p>

    <p>“有王意安在,你有什么不放心的。”秦铮低头吻她,柔声哄道,“带着你我才是不安心,爹娘也不安心。你好好在这里带着,你放心,我处理了那些猛虎,会尽快回来。多不过半个月。”</p>

    <p>谢芳华无奈地点了点头。秦铮出发,前往虎口山。十日后,虎口山传出消息,千余只猛虎皆被秦铮收服,反噬北齐军,齐云雪气得吐血,北齐又撤兵到了凤凰谷。秦铮折返回渔人关,正好半个月。</p>

    <p>谢芳华已经怀孕五个月了,比四个月时,显然肚子又大了些,她的身体虽然一直有初迟在调理,但到底也十分耗费心神,每日有大半日在睡觉,剩下的小半日,在府内略微走动。</p>

    <p>秦铮离开这些日子,谢芳华虽然知道他会平安无事儿,但每日晚上都睡不安稳。英亲王妃陪着她,一夜要起来照看她数次,短短半个月,王妃也给累瘦了,谢芳华十分过意不去。</p>

    <p>王妃却宽慰她,“我这算什么,比起你怀孕这么辛苦,娘这差得远了。你别有太多心思,好好养胎,这才五个月,你便大半日在睡觉,后面还有五个月呢,要打起精神来。”</p>

    <p>谢芳华遂放下了心思,如此地步了,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生怕挺不住,不敢太耗心神。秦铮回来后,有他在身边,她顿时放宽了心,晚上睡得十分安稳,肚子里的小东西也不乱踢乱踹惹她不得好眠了。英亲王妃啧啧称奇,对秦铮道,“这娘俩看来还就得你照顾,娘累了半天,也照顾不好。你这一回来,顿时就安稳了,华丫头的气色也好了。”</p>

    <p>秦铮好笑地看着累得瘦了一圈的英亲王妃,懒洋洋地道,“辛苦娘了,等臭小子生下来后,我替你教训他。有这么不给祖母面子的臭小子吗?该揍!”</p>

    <p>“你敢!”英亲王妃顿时不干了,“不准打我孙子。”秦铮啧啧了两声。</p>

    <p>英亲王妃瞪了他一会儿,笑了起来,“当初你皇祖母就护着你,我还有点儿不满,怕把你给宠坏了,如今总算是体会到了当祖母的心情。”</p>

    <p>秦铮道,“说得好像您不宠我似的。”</p>

    <p>“也是。”英亲王妃笑着点头承认,“我也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怎么能不宠?”</p>

    <p>谢芳华在一旁听着好笑。一个月后,南秦攻陷了凤凰谷、凌阳郡。两个月后,南秦攻陷了妃子关、沣州。三个月后,南秦粮草军饷告急。这时,已经入了冬,粮草军饷告急,又是在冬天,意味着将士们的性命被刀架在了脖子上。</p>

    <p>谢芳华已经怀孕八个月了,一天十二个时辰,有十个时辰是在床上养胎。初迟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因为救了谢墨含后使他气血亏损极重,本该好好将养,却因为谢芳华,整日里钻研医术,可是,却也没办法抑制她生命渐渐流失的迹象。</p>

    <p>随着月份大,她的生命似乎流失的更快了,心头血似乎以着一日千里的速度在损耗。初迟整日里眉峰凝着,脸色难看。秦铮抿着唇,整日里绷着一根神经。英亲王和英亲王妃整日里提着心,日夜不能安稳,生怕哪一日刚睡着,突然就出事儿了。</p>

    <p>整个渔人关将军府内的所有人,都不见笑容。粮草告急的消息传回渔人关后,秦铮对青岩吩咐,“联络舅舅和谢伊,你亲自去,将他们筹备的粮草,运往沣州。”</p>

    <p>青岩犹豫地看着秦铮,秦铮意会,对他道,“你此次去,顺便告诉王意安,时间差不多了,让他不要再手软,再晚来不及了。你押送粮草到沣州后,让他尽快赶回来。”</p>

    <p>“是。”青岩领命去了。</p>

    <p>半个月后,传回消息,粮草军饷顺利运到了沣州。又半个月后,传回消息,王意安杀了齐云雪。同时,谢伊为救秦钰毙命在了齐云雪的掌下。消息传回后,谢芳华手中的药碗摔碎了。</p>

    <p>齐云雪死了?谢伊为救秦钰也死了?英亲王妃看到谢芳华的样子,吓了够呛,“华丫头,你可不能激动……”</p>

    <p>秦铮伸手抱住谢芳华,谢芳华身子发颤,眼圈发红,“伊妹妹怎么会……她一个弱女子……怎么会为救秦钰……”</p>

    <p>秦铮没说话,“你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谢芳华看着秦铮问。</p>

    <p>“据说是齐云雪疯了,不顾一切地要杀秦钰,当时情况危急,偷偷扮做士兵的谢伊冲了过去,挡在了秦钰的面前。”秦铮抿了抿唇,道,“秦钰来信说,若非谢伊,死的人就是他,王意安当时也受了伤,营救不及。齐云雪的确是心狠手辣,以命搏命。”</p>

    <p>以命搏命?竟然是以命搏命?谢芳华一时心中难受得说不出话来,为着齐云雪的疯狂!</p>

    <p>她想起了在情花谷所看到的那句诗:锁情春恨晚,烽火人不归。难道,这是齐云雪的命?</p>

    <p>可是她找死也就罢了,拉上了谢伊,那样鲜活年轻的生命,那样聪明伶俐的人儿……</p>

    <p>只因她喜欢秦钰。用她的生命诠释了她的喜欢。</p>

    <p>她忍不住落泪,扑进秦铮怀里大哭出声。英亲王妃见此,也难受地哭了起来。</p>

    <p>秦铮轻轻地拍着她,低声说,“也许,这才是她最想要的结局。不能让秦钰娶了她,却能成为他肋下的刀口,阴天下雨就会疼。”</p>

    <p>谢芳华想起谢伊的音容笑貌,谢氏的女儿里,她与她最是亲近,更是哭得伤心。</p>

    <p>英亲王府见她哭得伤心欲绝,连忙止了泪劝她,“华丫头,小心身子,所谓人死不能复生。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千万要……”</p>

    <p>她话音未落,谢芳华面色一变,忽然伸手捂住肚子。</p>

    <p>秦铮立即看向她,“怎么了?”</p>

    <p>谢芳华泪痕犹在,脸色发白,“我的肚子……肚子……好痛……”</p>

    <p>秦铮大惊,连忙对外面喊,“来人,快去喊初迟。”</p>

    <p>小橙子应了一声,慌张地向外跑去。</p>

    <p>“快,将华丫头放去床上。”英亲王妃连忙道。</p>

    <p>秦铮抱起谢芳华,快步走到床上,见她脸白的跟纸一般,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华儿,你怎么样?除了肚子痛,还有哪里难受……”</p>

    <p>谢芳华摇头,紧紧地反扣住他的手,“我……怕是要生了。”</p>

    <p>“这还有一个月呢。”英亲王妃脸刷地白了,声音发颤,“华丫头,你……”</p>

    <p>谢芳华肯定地点头,“娘,我感觉……感觉宫口裂开了……”</p>

    <p>秦铮闻言整个人懵了,颤着身子问她,“什么裂开了?”</p>

    <p>“你出去!”谢芳华松开他的手,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伸手去够英亲王妃,“娘,快请产婆……我……”</p>

    <p>英亲王妃毕竟是过来人,她从京城出来时,虽然走的匆忙,但还是没忘了带上了四个产婆。闻言立即对外面喊,“来人,快,去请产婆。”</p>

    <p>侍画、侍墨闻言吓坏了,想着还有一个月呢,小姐这是要早产,连忙向外跑去。</p>

    <p>“既然华儿要生,铮儿,你出去。”英亲王妃上前一步,赶秦铮。</p>

    <p>秦铮僵硬地摇头,紧紧地握住谢芳华的手,强硬地道,“我不出去,我就要在这里陪着她。”</p>

    <p>谢芳华喘息地道,“我没事儿,就是生孩子,我受得住,你……”</p>

    <p>“不要再说了,我说什么也不出去,我不放心你。”秦铮强硬地道,“我就在这里。”</p>

    <p>谢芳华见赶不走她,身体又难受得厉害,看向英亲王妃。</p>

    <p>英亲王妃一咬牙,道,“虽然自古没有男人在产房待着的道理,但是你的情况不同,若没有臭小子在,娘这心也慌得上。就让他在这里吧,有他陪着你,你别怕。”</p>

    <p>谢芳华闭上了眼睛,艰难地点了点头。秦铮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恨不得替她难受,过了片刻,他脸色大变,骇然地道,“华儿,你流血了。”</p>

    <p>“臭小子,别大惊小怪地吓人,你要是在产房里待着,就不准说话。”英亲王妃伸手给了秦铮一巴掌,连忙上前,亲手帮谢芳华脱了衣服,给她盖上被子,血顿时染红了被褥。</p>

    <p>秦铮看到了刺目的血红,受不住地闭上了眼睛,须臾,又睁开,睁得大大的,沙哑恐惧地喊,“娘。”</p>

    <p>英亲王妃舍不得再骂他,宽慰说,“没事儿,宫口裂开,孩子才能生出来,这正常。”</p>

    <p>秦铮稳了稳心神,住了口,浑身如雕像一般,一动不敢动。谢芳华咬着牙关,承受着身体带来的剧痛,她不敢叫出声,生怕吓坏秦铮。</p>

    <p>“华丫头,要疼就叫出来。”英亲王妃心疼地道。</p>

    <p>谢芳华摇摇头,英亲王妃看了一眼秦铮,拿出一块帕子,叠好,放在她嘴边。谢芳华张口咬住了帕子。</p>

    <p>秦铮立即说,“娘,你给她塞帕子做什么?把她捂坏了怎么办?”</p>

    <p>英亲王妃板起脸,“你若是再说话,就给我滚出去,没生过孩子的人,你知道什么?”</p>

    <p>秦铮住了口,却更是害怕地盯着谢芳华咬住的帕子。不多时,初迟匆匆赶来了。与他一同来的人还有四个产婆。</p>

    <p>初迟本是男子,按理说,不能进房间,但如今非常时期,再加之谢芳华的身体,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进了屋,只见谢芳华盖着的被子上全是血,他也吓得脸顿时白了,连忙冲上前,伸手给她把脉。</p>

    <p>秦铮紧紧地盯着他,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p>

    <p>过了片刻,初迟松了一口气,“孩子的体位正常,不过她身体的原因,怕是难生。如今这刚开始,我去给她开一副药,熬了喝下。”</p>

    <p>“那你快去。”英亲王妃相信初迟,连忙催促。</p>

    <p>初迟连忙去了,侍画、侍墨拿着药方子下去煎药。产婆都是极其有接产经验的,进来后,将生产所用的一应物事儿都快速地准备妥当。半个时辰后,侍画、侍墨端来一碗药。</p>

    <p>谢芳华喝下后,疼痛减轻了些,撤掉帕子,连喘气的力气也没了。秦铮心疼得如被人拿着大刀在砍,恨不得替她受罪,见她浑身被汗水血水包裹,哑着嗓子问,“华儿,你怎么样?”</p>

    <p>谢芳华微微偏头,看秦铮,他浑身被汗水浸透,就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照镜子的话,估计比她的样子还要难看,这样的秦铮,怕是从来就没有过吧。她轻声说,“据说,女人生孩子,都这样。我没事儿,你别急。”</p>

    <p>秦铮点点头,可是脸色依旧紧紧地绷着。英亲王妃见谢芳华松了一口气,她也松了一口气,“对,女人生孩子,都这样。有的人折腾几天才能生下来呢。”她话落,见秦铮的脸又变了。连忙道,“刚刚初迟不是给开了药了吗?华丫头这是早产,不会几天的……”</p>

    <p>秦铮转头看初迟,初迟没敢出去,也守在房中,点点头,“喝过药后,很快就会再发作……”</p>

    <p>他话音未落,谢芳华又疼了起来,秦铮握着她的手再次叩紧。</p>

    <p>这一次的疼痛,比上一次更剧烈,谢芳华疼得心都揪在一起了,但她不想让秦铮害怕,便依旧咬着牙关。英亲王妃又给她换了一块帕子。</p>

    <p>之后,便不间断地剧痛起来,足足折腾了小半日后,谢芳华连咬帕子的力气都没了,孩子依旧没生出来。</p>

    <p>秦铮给谢芳华撤掉帕子,她想喊,都喊不出来了,整个人,似乎如风中飘着的落叶,屋中的人,任谁,似乎都能感受到她生命在流逝的样子,怕是下一刻,一口气就会喘不上来。</p>

    <p>秦铮周身已经木木的,他即便文武双全,天赋聪顶,但也不包括会生孩子。对于谢芳华如此,他是半点儿办法也没有。</p>

    <p>“华丫头,你要挺住,孩子还没有露头。”英亲王妃急得团团转,看向初迟,“初迟,怎么办?”</p>

    <p>初迟也焦急心慌,摇头,“能使的办法,我都使了,可惜,我没有术力了,若是……”</p>

    <p>秦铮猛然惊醒,“对,王意安!王意安呢?”</p>

    <p>初迟看着他,摇头,“还在军营。”</p>

    <p>“来人,快,去找王意安!”秦铮对外面喊。</p>

    <p>有暗卫应声,连忙去了。初迟向外面看了一眼,如今虽然天色尚早,但是王意安还在军营,如何能短短时间赶回渔人关?就算是骑最快的马,也要三日了。</p>

    <p>芳华焉能等三日?他看着被鲜血染红的大床,那人儿如霜雪一样的白,似乎随时就要被日光收了,心也紧紧地揪起。道,“除了王意安,还有一人。”</p>

    <p>“谁?”秦铮问。</p>

    <p>“谢云澜。”初迟道。</p>

    <p>秦铮惊醒,立即对外喊,“来人,去找谢云澜!”</p>

    <p>有人应声,又立即去了。初迟想着,谢云澜若是在雪城,比王意安距离军营要近些。骑最快的马,有一日,也能到了。不过如今他的妹妹死了,不知道他是否还愿意来救芳华。</p>

    <p>一日的时间……</p>

    <p>初迟看着谢芳华的样子,忽然对外面喊,“来人,拿一只碗来。”</p>

    &l...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