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佟辰联姻:走出魔障,他只爱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从古至今,几千年的历史洪流中,无论是政治还是军事,都是男人的天下,男人的骨子里,与生俱来,就有一种掠夺性罗。

    由于各种先天的后天的因素,男人身上的这种掠夺性,难免会因人而异,出现强弱之分,一般分为武力上的强弱,以及才智上的强智,而掠夺能力的强和弱,将赋予男人相应的社会地位。

    男儿志在四方,男人该有自己的抱负,在很大程度上是男人为自己的某种掠夺行为所作的伪装。

    因为他们需要通过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来得到社会群体的认可,从而占有某个能令自己有成就感、价值感的地位,以实现某一部分人听命于他,或是一起去主宰或是共同去改造社会的***,于是便有了千百年来无数朝代分分合合的历史风云。

    男人不光爱追逐地位和财富,男人更爱争取更多的交~配权。所以,千百年来的父系氏族在争权夺势的过程中,制定了无数法规来约束女人,并且强行性的奠定了男人在家里可以三妻四妾的地位,而女人则被教化成男人的附属物。

    哪怕到了今时今日,在女性地位普遍被高度认可的现代文明当中,在金钱和权力赋予了男人不可动摇的地位之后,随之而来,人们所要面临的是男人能拥有更多的女人,妻子则会失去相应的权力保障的尴尬局面得。

    男人有钱会变坏。

    这句话,绝对是经典。

    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没权没势没钱,人会成为生活的奴隶,房贷车贷会把男人女人压得喘不过气。

    一旦有权有钱有势,在面对充满诱惑力的花花世界之时,男人们很难把持住,从而一点一点变坏,掉入***的深渊,轻易就能毁掉家的温暖。劳燕就此双飞去。

    所谓夫妻,可以共患难,却无法齐享福。

    这是一种人性的悲哀。

    这种悲哀,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思想的开放上。

    当今这个时代,是开放的时代,这不仅仅表现在文化的开放上,更表现在两~性的开放上。

    比如说,三十年前,离婚现象只是社会上一些极个别的案例,谁家离婚,皆引以为耻,而纵观当下,无论在哪个地方,离婚只是寻常小事,没有人会惊惊乍乍。

    男人可以有很多个女人,女人也能有很多个男人,男人们会以有过多少个女人为荣,而女人们不会因为被多少个男人睡过而觉得可耻。

    从某个层面来说,人类在进步的同时,社会风气正在一步步败坏,人性在一步步堕落。

    想要不堕落,就得进行自我约束。

    可放眼整个社会,又有几个有钱男人,愿意这么做?

    人不风流枉少年!

    钱权世界里的男人,极少有人可以做到严以律己,洁身自好的。

    像佟庭烽、辰况之流,绝对可以被称之为异类……

    二

    辰况是辰家长孙,辰家并不富甲一方,但辰家有着非凡的社会地位。

    这种地位,在古代文明,可以称之为权倾朝野的藩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们可以成为一方王者;在当今社会,他们依旧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几代人创造的辰氏军统,早在东都地面上扎稳脚跟。

    他们传承着最严谨的家风,他们稳扎稳打,他们是这片土地上的领袖人物,影响着东部一代又一代的热血儿郎。

    而辰况正是辰家如今最最耀眼的且最最年轻的当权者。

    辰况有权,并且不缺钱,一般像他这种男人,就算他不去招惹女人,自也有女人看中他。

    很少有人可以面对美人而无动于衷的。

    谁没个年轻气盛,身在那样一个地位,逢场做戏,绝对是稀松平常。

    但认得辰况的人,都知道他的脾气:没有这方面的嗜好。

    活了三十几年,这个男人从来没闹过见不得人的丑闻。

    东艾的国民唯一知道的是,这位年轻的空军某部司令,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如今再婚,婚姻状态一直良好。夫妻双双曾在众多重要的场合出现,关系亲密。一向以严肃著称的辰副相,在面对妻子时,表情会显得无比的柔软。

    国民在私下评论,

    这一次,辰副相算是娶对妻子了。

    人的一生当中,会遇到很多人,其中只有一个会是命定的伴侣。人生会因为他(她)的出现而精彩纷呈。

    ……

    辰况过有四个女人。

    关琳是他第一个女人,二十好几才破~处,对于拥有这样一个家庭背景的男人来说,也算是晚开洋荦了。

    那时的他,正当血气方刚,但心思却一直没有放在男女之情上,要不是关琳的刻意接近,刻意的示好,以死缠烂打的方式强行介入,他是肯定不会动心的。

    当然,最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她的确很优秀。

    一个女人,长的漂不漂亮,固然能给人加分,内在的优秀与否同样重要。

    在一个优秀的男人面前,女人也得有同样的优秀,才能引来某些侧目。

    辰况记得清楚,关琳就是那样一个抢眼的女孩,她是导师眼里最有发展潜力的好学生,曾几度在辩论赛上拿奖——印象深刻,才会有后来的被吸引。

    从小生长的家庭环境,注定辰况不会是那种生性随便的男生,不动心就不会交往,动了心,正式确定交往关系之后,他就有了婚娶之心。

    那时,他怀揣的是十二分的真心,为此,还和家里闹掰,结果,因为关琳的不够坦诚,不够信任,而分手,而陷入了感情的低谷,而封闭了自己,人的性情因此而大变,变得冷漠麻木,就如同行尸行肉。

    很多年后的今天,当他知道事情的始末,几度回想当初时曾有过那样一种设想:

    那时,要是自己能清楚的了解关琳心里的情非得已,情况会不会有转机?

    他觉得:不会!

    在家里人反对他们在一起的前提下,在自己还没有任何实力的情况下,凭他,无论如何都斗不赢叶正宇。这段爱情,终究还是会走向灭亡。

    初恋的确会让人铭心刻骨,因为它往往会以失败告终,会成为心灵上一抹永远的痛,然后,会伴随着一个人慢慢终老,直到走入死亡。

    她是他的魔障。

    ……

    苏贞是他第二个女人,但他却是她第一个男人。

    这个女人,以婚姻的方式,介入他的生活。

    两个家族,以婚姻为名,将两个陌生的男女捆梆在了一起。

    这种捆挷带着某种利益联盟色彩。无关爱情。

    至少在他这方面,是没有任何感情可言的。

    没有感情根基的婚姻,结婚第二天就后悔的婚姻,注定会灭亡。

    在最最颓废的岁月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