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八百三十六章 结束和启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真是倒霉啊,怎么能够这样,我还没有闹过就结束了?不应该啊。罗兰!都是你的错!”

    “走快点傻瓜,我还想找老熟人听听最近的新消息。”

    我当然不会理会卡文斯的唠叨,此时,我们刚刚步上岸不久,两边是高耸的黑色群山,唯一的银色道路通向了远处的宫殿群,眼前那熟悉的黑灰色天空,让人很是感叹。

    “冥府啊,还真没想到会到这里了。”

    卡文斯的感叹之中满是回忆,或许就是这场在冥府发生的战争,改变了整个世界的路线。

    对卡文斯来说,他在这里摆脱了深渊意志的控制,得到了辛西娅的知识和记忆,获得了完全的只有,才有了开门出去闹闹的想法。

    而对我来说,冥府的建立,也代表着绝望的轮回被斩断,我们避免了最差的结局和无法阻止的厄运。

    可以说,这场冥河战役,改变了整个世界的命运,而这种改变,将会在越来未来影响越来越大。

    圣光体系的崩溃,本来一场彻底的毁灭,随之而来的政治、民族、国家、种族混乱,还有那些野心勃勃的其他种族,足以让主宰种族的人类族群瞬间变成二流。

    而一旦失去王冠的国王,夺取权杖的新贵们可不会再给你崛起的机会。

    但现在冥府的圣光体系顶了上去,也撑起了这支离破碎的外衣,只要撑过这段时间,很多情况都不一样了。

    也就相当于更加缓和的纯净圣光教义,完全取代原有颇为激进的原教旨圣光教义,再加上冥府侧本来就是多种族混编组成的“临时政府”,种族歧视什么的会极大的减少,虽然不可能消灭,但原来见到异族就可以动手掠夺,那屠杀其他种族的幼儿被当做英雄传说的愚行,也应该到了适可而止的时候。

    “真是的,我还应该多谢谢那些天上的朋友。”

    我还是稍微懂一点人心险恶的,不管这些外界的来客表达的多么友善,不管哪个协约看起来多么中立客观,不管“不干涉他族、他世界内政的口号”说的多么响亮,只要那些钢铁战舰还浮在空中,那吞星的魔物还有再来的可能,那么,有这么一个“外敌”存在,艾希人的社会就会和平不少,种族之间的隔阂也会消除不少。

    智慧生物有个源自生存本能的坏习惯,总是喜欢划一个圈子,圈子外的是敌人,圈子内的是友人,然后就可以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清理、排挤掉敌人,把造成错误和悲哀的现实都丢给敌人背锅,结果就是独占资源和发展空间。

    所谓的人脉,所谓的小团体,所谓的对立阶层,所谓的各种斗争,归根结底,不过是人心所需的那根线而已。

    这根线可以是宗教,可以是种族,可以是肤色,可以是民族,甚至可以是性别、地域、口音、接受教育程度、吃豆腐脑是吃甜还是吃咸……貌似引出了一个禁忌话题,为了不变成甜咸党的争夺,例子还是就此为止吧。

    不谈地球历史那明明是一个种族还从没停止过的战争史,在多种族并存的艾希,战争和争斗从没有停止过。

    在非圣战期,种族、宗教信仰是最常见的战争理由,而同一种族之间的厮杀,更是可以轻松扯出一大堆的理由,既然有需要争夺的利益,随便一条线划出去,就可以打的头破血流。

    在圣战期,秩序和混沌的阵营可是天然的线,而如今,在艾希原居民和外界来客之间,也多出了一条线,那么,线内可预见的,是会和平不少。

    而若我没有认错的话,那个守望协议,可不仅仅是空口白话的书面文件,虽然肯定有很多缺陷和漏洞,但那十二位强大存在的意志,就足以让协约的效力超越灵魂的契约。

    “对了,谢谢你打开了门啊。我猜啊,世界会因此和平不少,要不我建议一下,给你颁发一个罗兰******。”

    我愉悦着笑着,向卡文斯诚挚的表达了自己的谢意,然后愉悦的看着爆脾气的傻弟弟暴跳如雷。

    过程?对想来结果论的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只要卡文斯这样的傻蛋,才会轰轰烈烈大闹一场就会满足了。

    “什么成败不重要?过程才重要,那是落败者的自我安慰吧,能赢为啥要输,过程再漂亮结果一塌糊涂,难道你的拼搏还是演给外人看的戏剧?还是仅仅追求自我满足的艺术家。”

    我从来都是结果派,不惜一起代价和手段谋求胜利是我的座右铭,而现在,就是我享受胜利成果的时候,好好嘲笑这个白忙一场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的傻瓜吧。

    “……你笑我?你还不是搭上了自己的性命,按你的说法,你看着我打开门不就完了,何苦把自己搭上。”

    这下,轮到我满腔憋屈了,差点眼泪就丢下来了,老夫我死的好冤啊………我还没来得及销毁老宅的那些“宝贝藏书”,万一流传出去,我的名声不全毁了了。

    不过,对现在的局势,最后悔,最无奈的大概就是卡文斯了吧,不仅没有出去玩的机会,还没有大闹一场就此结束,应该很不甘心吧。

    最终,两人互相伤害的结果,就是两人都不开心,一前一后的闭着嘴,谁都不理谁,和以前一模一样。

    “………前面的那个,有点眼熟啊。”

    那个肚子炸开的凄惨的女鬼魂,居然还在狠狠瞪我。

    “再看我,再看我?再看我就把你吃掉!”

    冥河水是很要命的,死灵在其中会不断失去记忆和自我…….简单的说就是不断的“-1智商”,最后保留的,往往只剩下最深处的执念,而就是这些,也会随着轮回不断消散。

    而这样混混沌沌的死灵,也方便轮回运转,更方便现在的冥府审判。

    按理说我们这次死的好惨,灵魂本体在河中泡了差不多一个月,应该也被冥河水变成傻瓜才对,但貌似我们的灵魂死太多次,已经对冥河产生了抗性,结果就是在一群茫然的死人行进中,就我们两个在叽叽喳喳。

    “伊弥密思雅?还是蕾欧娜?你死的好惨啊!”

    突然,卡文斯的哀嚎吓了我一大跳,真这么巧,遇到了老熟人。

    但那女鬼没有理会卡文斯,依旧死死的盯着我,难道这是那两位?我仔细打量了一下,才发现居然是…….认错了人。

    “从肤色到脸型到发色完全都不一样,你当我是傻子啊!”

    “呵,吓到你了吧?你还爱内疚吧,继续内疚吧,蕾欧娜,你死的好惨……”

    我们一边继续互相伤害,一边跟着大队爬上路,突然,前方亮了,指引死者的圣光之塔注视了这里,山路也变得好走不少。

    或许,是他们发现我了。

    “…….罗兰,这是你设计的吧,你知道我们接下来会怎么样?有没有漏洞。”

    就算卡文斯,这个时候也有些犹豫了,看来,他也被那些神之律吓得够呛。

    我愉悦的笑了,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当然是……没有了。我亲自打造的审判体系,绝对,根本,一点一滴都不可能有漏洞的。就算那些审判者想手下留情,也没有一丝门路…….”

    莫名的,越说我越悲哀,虽然对这套系统很是自豪,但貌似我又刷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新纪录。

    “两百年以上的炼狱刑罚,还有可能是转世时随机一下,优先畜生道之类的附加处罚。嗯,别看别人了,我说的就是你,卡文斯.岚。”

    当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是找人分享一下比较好,虽然我估计自己的刑罚就算轻,也轻的有限。

    “伊弥密思雅?”

    这次,我没有看错,那个满脸满足如圣人般的女幽魂,被粉红色的光辉包裹着沉入地下,看样子是要到七炼狱中的负责淫.欲的地狱服刑了,而在冥府,光的亮点也是罪的重量,看这亮的如灯塔的样子的话,这家伙也是一百年起步。

    “喵,真可怕,我现在能不能解除契约。”

    一直挂在我头上打盹的猫状幽灵,打了个哈欠,我算了一下,搞不好这只猫的刑期比卡文斯还长。

    “啧,早叫你解除你不干,现在晚了,亲爱的牢友,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别说,我和海洛伊丝的罪行大多和杀戮、欺诈有关,在一个炼狱服刑的几率很高。

    终于,山路走完了,当抵达审判的大厅,看着上面那个熟悉的身影,还有那毫无感情的双瞳,就算是我,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罪人罗兰,追溯罪行……….”

    五十年后,冥府炼狱的某一层。

    “保释?以功抵罪?我制定的冥府律法中可没有这一条!我不服,我要申诉,我要上诉?这是黑心公务员目中无法公权私用。”

    “…….别给我闹心,找个空子放你出去你当我们容易不,好不容易通过比照地球律法,通过新的律法修正案,让服刑过半者可以以功抵罪,你就别给我继续找麻烦了。”

    艾耶摸了摸自己的眉心,眼前这个混蛋可真会给自己找麻烦,就是死了都一大堆事,那两个疯女人,已经第几次试图攻击冥府劫狱了?

    偏偏这两个疯女人从外界回来,越发强的无法收拾,这一人坐牢,就要担心整个监狱被炸上天,实在太过于纠结了吧。

    还有那个榆木脑袋的无眠者,完全没有人情的概念,最终还是因为这件事太重要,所以才通过这条毫无意义的补充方案,让冥府狱卒为了整个世界的利益,可以委托服刑过半的罪人做出补偿。

    为啥是毫无意义?正常情况下,先不提狱卒根本没有必要找囚犯帮忙,服刑到一定程度的灵魂早就失去了自我,转世投胎回归轮回了。

    “再说了,我们是真的有事要你们做,而这事,大概也只有你们能够做到了。”

    我沉默了,啥事会找我们,我早就退休了,应该安详晚年了,我现在就等着刑期结束,然后回归轮回。

    “艾希,我们必须找到艾希,这些年你大概不知道,艾希也加入了智慧生命守望协议,而且由于艾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