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2.难道她要血流不止而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好吧,要是你想听我说我害怕的话,那么好,我现在是害怕,你满意了吗?”

    要是他想要听这种鬼话,她当然可以说耘。

    但是,他能不能先告诉她,她爸妈到底在哪里呢?

    别是他根本就没有将她父母抓走,而是骗她的!

    要真的是这样子,叶紫衣真的会想要掐死自己,怎么就这么笨上当了踝?

    裴峰与哈哈的大笑了几声,“叶紫衣,你还是跟从前一样!我拜托你,就算要装,你也装得像一点行吗?”

    叶紫衣翻了翻白眼,“你到底想怎样你就直接说,我都懒得跟你啰嗦了,想怎样就直说,你一直都在说什么废话呢?”

    “我想做什么?我想要当向炀看看,什么叫做绝望!”

    说着,他突然推动轮椅过去,长臂一伸,就往她的脖子掐过去。

    还好叶紫衣反应比较快,赶紧往旁边一躲,就躲开了他的手。

    “我看你比较想要知道什么叫绝望!”

    叶紫衣拍拍胸口,吓死了。

    但是,她被锁在这里,也根本就没法一直躲开。

    叶紫衣也什么都不管了,直接伸腿踢着他的轮椅,让他滚远一点,不要碰她。

    裴峰与有些恼羞成怒,脸色都变得难看,突然大喊了一声,“都给我进来!”

    他的确是太小看叶紫衣了,还以为自己就能够将她处理掉,毕竟她现在是孕妇。

    但结果却让他失望,他竟然还赢不了这样一个小女人!

    裴峰与的目光,像是要将她吞了一样。

    叶紫衣瞪大眼睛看着走了进来的几个男人。

    这里面,就又刚刚将她带来这里的男人。

    现在又想要做什么?

    裴峰与对那些男人吩咐道,“你们都给我过来!给我按住她,不要让她动!”

    “是!”

    几个男人马上走了过来,将她摁住。

    叶紫衣挣扎了几下,根本就动不了。

    惨了!

    叶紫衣内心就只有这两个字。

    裴峰与这才满意的勾起嘴角露出笑容,这一次,伸手掐住她的脖子,而她根本就没办法挣扎。

    怎么办?

    要被他掐死了吗?

    叶紫衣的眼眸里,都充满了惧怕。

    裴峰与一用力,她挣扎得更厉害,瞪大眼眸张开嘴巴看着他。

    他真的要杀死她吗?

    叶紫衣从来都没有试过这么难受,那种被掐住不能呼吸的感觉,真的让人觉得惧怕!

    就在叶紫衣真的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裴峰与就放开了手。

    那几个男人也将她放开,她立即捂住自己的脖子不停的咳嗽。

    这种感觉,她再也不想再尝试一遍!

    裴峰与往那几个男人示意,其中一个男人立即将她下颚跳起来。

    叶紫衣瞪着他,要是眼神能杀人的话那该多好!

    她就一定将这个人杀了!

    裴峰与心情很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怎么,害怕了吗?要不要找向炀来陪陪你?”

    叶紫衣深呼吸一口气才开口,“我父母到底在哪里?”

    她心里惦记着的,还是自己的父母。

    “既然你这么想要见到他们,那么我就成全你!”

    说完,他又拍拍手掌。

    随后,其中两个男人就走了出去,不久,就回来了。

    但同时回来的还有叶父跟叶母。

    两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错,就是衣衫有些凌乱,显得有些狼狈。

    “爸妈!”

    叶紫衣在见到他们的时候,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

    /p>

    原本还存在侥幸,或许他们根本就没有被抓。

    但是现在,也不知道该失望还是怎样。

    叶紫衣就只希望他们都平安。

    叶父跟叶母见到了她,两个人眼里都是心痛。

    “紫衣!”

    他们根本就不希望女儿出现在这里,但刚刚根本就没有机会告诉她让她不要过来。

    一家三口重聚,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叶母赶紧将她从上到下看了一遍,非常担心她,“紫衣,你没事吧?他们没对你怎样吧?”

    叶紫衣摇摇头,当然刚刚发生的那件事情她就不会说出来让他们担心了。

    但是叶母见到了她的手腕铐住了,眉头骤然紧锁,“怎么这样子?”

    说着,她就转身,看着裴峰与,请求着,“这位先生,我女儿现在怀孕了,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子铐住她呢?能将她放开吗?我愿意替她铐着!”

    “啧啧!”裴峰与摇摇头,“不可以!”

    叶母眉头紧锁,她到了现在还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他们会被抓住。

    “这位先生,我们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为什么你要这样子对我们?”

    裴峰与勾起嘴角笑了笑,“没办法,谁让你们是向炀的岳父岳母!他得罪我了,我不得不这样子做!”

    叶母还想要说什么,被叶紫衣按住了手,不让她说。

    叶紫衣看着他,“裴峰与,别啰嗦了,你想怎样就直说!”

    裴峰与冷笑,“叶紫衣,我想你是不会想要知道我想要干什么的!因为你听到,你会哭的。”

    叶紫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不会!你现在就直说吧,别啰嗦了!”

    “我要向炀死呢,你真的不会哭?”

    裴峰与挑了挑眉,说出这样的话。

    叶紫衣眉心一跳,但不相信,“他不会死的,你恐怕要失望了!”

    “会不会,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说着,裴峰与又说,“想不想要跟你的向炀聊几句话?”

    叶紫衣差点就点头了,但她还是忍住了,顿了顿才开口,“不需要!”

    因为她很快就会回家!

    “真的不想?”

    裴峰与有些不相信。

    他不觉得叶紫衣会不想跟向炀说话。

    叶紫衣还是要稳住,“我说了不想就是不想!你到底想怎样?为什么一直都在说废话?”

    “我就算是在说废话,向炀也不出来救你,那是他想要看着你死吗?”

    裴峰与一脸怀疑,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劲。

    叶紫衣冷笑一声,“那就看看最后到底是谁死了!”

    裴峰与哈哈大笑,笑得叶紫衣一肚子火。

    但她也没敢太放肆,要是这人又来杀她怎么办。

    叶父跟叶母也拉着叶紫衣,让她不要说太多。

    他们都不知道这个人会做什么,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裴峰与笑够了,他才继续说,“就算你不想,你还是得给向炀打电话。”

    他已经将手机拿了出来,直接按了向炀的电话。

    叶紫衣皱着眉头看着他。

    ……

    ……

    这个时候,向炀已经来到了裴峰与所居住的房子。

    但是根本就没有人!

    唐安天跟傅炎凉都看着他,“现在怎样?”

    向炀表情很冷,还没有开口之前,他手机响了。

    当他见到了手机屏幕上那个名字的时候,眸光又冷了好几分,“裴峰与!”

    唐安天跟傅炎凉都皱着眉头看着他。

    向炀按了接听键,“裴峰与,她人在哪里?”

    他一接通就直接问。

    裴峰与挑着眉看着眼前瞪着自己的叶紫衣,似笑非笑的说,“哟,着急了?”

    “裴峰与,我没时间跟你啰嗦,她人到底在哪里?”

    “想要跟她说说话吗?”

    裴峰与现在就是很得意,语气都是非常欠揍。

    向炀目光又冷了几分,“把电话给她。”

    他示意唐安天他们,他们点点头,随后就离开了。

    裴峰与往身边几个男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