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3.她的心,正在默默的,死掉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叶紫衣想尽了办法,但都没有找到办法能够找到东西帮她止血!

    更何况,现在她还被拷在这里,根本就不动不得。

    很快,鲜血已经滴满了一地,她整个人也觉得非常的虚脱。

    而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她的肚子里的宝宝还好好的,没有什么问题踝。

    就在她觉得自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时候,那扇门就被人撞开了!

    “紫衣!”

    向炀像英雄人物一场的出场,直奔到她的身边,赶紧解开了领带帮她止血。

    “你怎样了?你还好吗?”

    叶紫衣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脸色苍白紧张的模样。

    这表示,她对他来说很重要。

    叶紫衣对他笑了笑,摇摇头,“没事!”

    他现在出现了,那么就她就不会害怕了。

    唐安天跟傅炎凉也跟着进来,后面还有很多人,叶紫衣很多都不认识。

    现在,她也没精神去了解那是谁,因为她真的觉得很累。

    向炀马上吼叫这让人过来帮她止血。

    还好,他们也将医生带来了。

    医生马上帮她处理伤口。

    向炀的心这才放心下来。

    他问,“裴峰与呢?”

    叶紫衣抽空抬眸看了他一眼,回答他,“他才刚跑了!”

    唐安天就跟他说,“你留在这里陪着小衣衣吧,我跟老傅去追他!”

    他们都知道,绝对不能让裴峰与跑了!

    不然,他就是一个隐患,以后总是会出现!

    向炀绝对不会再允许他这个人出现在他们的生命当中!

    这一次,是最后一次,所以,他绝对要将那人抓到!

    他看了一眼正在接受治疗的叶紫衣,随后就跟他们说,“裴峰与那个人很狡猾,我们还是多一些人去追比较好!”

    说着,他就看着叶紫衣,跟她说,“你跟他们在一起,等下他们会送你去医院,你在那里等我,我很快就回去,”

    “向炀!”

    叶紫衣立即伸手抓住了他的手,紧蹙着眉头,不想让她离开。

    她的心里有着不安,总不想让他走。

    向炀按住她的手,轻轻的拍了拍,“放心,我很快就会回去!”

    说完,他就放开了她的手,然后跟傅炎凉他们一同离开。

    叶紫衣想要站起来,去送他,但是医生不允许,让她安静的坐着,接受治疗。

    叶紫衣的心根本就不能平静,心里总是有不好的预感。

    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但她就是没办法控制。

    她闭上了眼睛,默默的在心里期待着,希望他们一切顺利!

    不管怎样,最重要的就是人要安全!

    接受了简单的治疗以后,叶紫衣就被他们送到了中心医院。

    滕美他们闻风赶来了,叶父叶母也在其中!

    他们刚得救了,也跟滕美他们联络了,知道了叶紫衣受伤的时候,他们也赶紧赶来。

    在没有见到叶紫衣之前,他们都很担心,担心她的安危。

    但再见到叶紫衣还好好的时候,他们的心,终于可以安定下来了。

    “紫衣!”

    叶紫衣从来都没有见过母亲哭泣掉眼泪的样子,而现在,她母亲竟然在她面前哭得那么厉害。

    叶紫衣都被吓到了。

    “紫衣!太好了!你没事了真的太好了!”

    天知道他们在被走的时候,心里面可是在滴血?

    明明知道有危险,却没办法将女儿带走,刚刚叶母都悔恨不已。

    叶紫衣对着她笑笑,“妈,我说了我们会没事的!向炀就是会来就我们的!”

    </

    p>

    叶母点点头。

    叶紫衣想要帮她擦掉眼泪,但是想到自己的手不方便也就放弃了。

    她跟她说,“你们没事,我也很放心。”

    叶母握住她的手,抚摸了又抚摸,仿佛都舍不得放下手。

    叶父也站在一旁抹眼泪,他也很激动,只是比较内敛,很少表现出来而已。

    滕美并没有像他们一样露出愁苦的脸,而是笑呵呵的,“现在紫衣没事了,你们都不要露出一副要哭的表情!这是好事,应该要笑才对!”

    叶母看着她,她还真是笑不出来了。

    反而是叶紫衣笑了笑,“对啊,我真的没事,你们不用紧张,都只是皮外伤而已!”

    叶父跟叶母都点点头,给他们一点点时间,很快就好了。

    安抚好他们以后,叶紫衣又开始在期待向炀快点出现。

    她默默的期待,只希望平安无事。

    但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向炀却还是没有出现。

    叶紫衣开始有些不淡定了。

    她知道裴峰与那个人的危险,所以才一直都在担心。

    现在,都过了这么久了,为什么他们都还没有回来呢?

    滕美从她的表情看出了点端倪,问,“紫衣,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叶紫衣看着她,摇摇头,“不是,我是在担心向炀,他现在还没有过来!”

    滕美看了看时间,然后安抚她,“可能他现在还没有处理好事情,你再等等,等他全部都处理完以后,他就会过来的了。”

    叶紫衣的眉头根本就不能舒展,“可是……”

    “好了,别胡思乱想,这对你来说也不好!”

    滕美握住她的手,微笑着看着她,“我们要乐观,不会有事的。”

    叶紫衣看着她,点了点头,现在也就只能这样子希望了。

    叶父跟叶母也反过来说了一些安抚她的话,叶紫衣笑笑,她很感激他们。

    天色,逐渐暗了。

    转眼间,都已经到了晚上八点钟了。

    但是,向炀还是没有出现,甚至,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时候,滕美都说不出安慰的话来了。

    她也知道他在做什么,所以眉头不由自主紧蹙,也在心里期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病房里,一室的安静,大家都没有说话。

    这时候,叶紫衣的手机突然响了,把她吓了一跳。

    而其他人,也都将目光移向她。

    叶紫衣看了一眼,马上接电话,“喂!”

    “紫衣……”

    电话是唐安天打来的。

    叶紫衣都很疑惑为什么电话是他打的,但是当她听完了唐安天的话以后,整个人都懵了。

    “你……刚刚说什么?”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唐安天却还是再说了一次,“向炀……跟裴峰与连车一起掉下了悬崖,现在……还没有找到……”

    再一次清晰的听到这话,叶紫衣手指都在颤抖,“你开玩笑的话?怎么可能呢?他说了会赶快回来的!”

    唐安天也知道他现在说这话很残忍,但是,他也没办法!

    他自己的眼睛都红红的,站在这悬崖边,忍着那泪意,“小衣衣,我没有开玩笑,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他。”

    唐安天都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了。

    傅炎凉也站砸一旁,面无表情,什么话都没有说。

    叶紫衣拒绝去相信,“你们一定是骗人的!绝对是骗人的!他不会有事的!”

    “对不起……”

    “啊!”

    叶紫衣突然大喊了一声,把周围的几个人都吓到了。

    滕美刚刚听到她讲电话,现在整个人都不好

    !

    特别叶紫衣现在又是这个样子,她就更不知道怎么办。

    唐安天心里也难受,只是话还是一定要说完。

    “救援人员已经来了,但是这悬崖比较深,恐怖……小衣衣,你要坚强!”

    “你们在哪里?”

    叶紫衣的声音都带着颤抖。

    唐安天说了地址,叶紫衣挂了电话以后就摘掉了吊针,要下床。

    滕美立即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