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穿越异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大江东去水茫茫,流尽几多哀伤,英雄一梦惊沙场,山川空伫立,残阳染戎装。回望归途草色里,他乡倩影倚窗,何日再聚话凄凉,相思千年过,万古共断肠。

    ……

    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纷纷扰扰,争斗不休,强者胜出,弱者消亡,朝代更迭,形成历史。

    在历史的长河中,有一种特殊的职业,看似不入流,却悄然推动了历史的发展,这便是术士。

    术士,是指从事天文、地理、医药、占卜、风水、修仙等神秘活动人士的统称,当今游戏中的术士职业,则不再此列。

    术士层次不同,分为小术士和大术士,小术士行走四方,颠沛流离,被称作江湖术士,常与骗子划为一流,而大术士则成为权臣谋士,位高权重,辅佐王权,建功立业。

    王宝玉是当代的一名小术士,懂风水、会看相、晓算卦,后来走了超级狗屎运,居然成为了一名亿万富翁。

    拥有豪车别墅、娇妻爱女的王宝玉,尽管宅在家里,日子却过得无比逍遥快活,让人羡慕不已。

    然而,世事无常,就在一个晴朗炎热的夏日,天空突然响起一个炸雷,王宝玉悲催的穿越了……

    ……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但有一处却是地动山摇,杀声震天!

    这是一片狭长的山谷,两队分别穿着土黄色和灰色古装服饰的兵士们,狭路相逢,分外眼红,正各自挥动手中的兵器,混战厮杀在一起。

    人喊马嘶,刀光剑影,兵器格斗发出刺耳撞击之声,不时有鲜血从战斗中的士兵胸口迸溅而出,伴随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两军中间,一位骑着枣红色高头大马,手持一柄长刀的白面将军,正跟另外一名骑黑马手持长枪的的黑脸将军酣战在一处,马头交错之际,刀枪在空中划着凌厉的白光弧线,碰触时更是发出嗡嗡的尖鸣!

    酣战几十个回合,两个将军似乎旗鼓相当,一时间胜负难分。

    忽然,黑脸将军面现一丝阴险的冷笑,掉转马头就跑,口中同时大喝吩咐道:“诸将士听令,收兵!”

    听到这一声将令,身穿土黄色军服的兵士们,立刻掉转马头,如同潮水回流一般,疯了似的向后逃窜。

    白面将军见此情景,嘴角挂起了一丝得意的笑意,不由高声喊出了一个字:“追!”

    “杀啊!”这边的将士们已经杀红了眼,纷纷大喊着,掩杀了过去。

    追了约有二里,绕过一处山坳后,白面将军却猛然勒住了马头,愣在了当场,只见前面的山谷中,堆积着大量干枯的柴草,挡住了去路。

    于此同时,那名逃走的那名黑脸将军,却已经掉转了马头,仰天发出了一阵狂笑。

    不好!白面将军心中升起了一丝不祥之感,面色一惊,立刻掉转马头,高声对众人喊道:“中计了!快撤!”

    只是,白面将军的话音刚落,对面的士兵手中骤然出现了一支支火把,于此同时,山上也出现了不少的黄衣兵士,更有一团团的干枯柴草,从山上急速滚落下来,堆成了一团,封住了退路。

    “为将者不懂兵法,不用计谋,自寻死路!”黑脸将军傲气的嘲讽道,随即大手一挥,无数的火把随着手势抛在了柴草之上,干枯的顷刻之间柴草被点燃,烟雾滚滚,火光冲天,白面将军这队人马,被彻底困在了火海里。

    这边身穿灰色战服的兵士们,见此情形,发出了一声声惊恐的叫声,阵脚大乱,有些悍不畏死的士卒想要冲出去,却被巨大的火舌逼退回来。

    不消半个时辰,他们就将在烈火中化为灰烬,侥幸不死的,也肯定要被滚滚的浓烟呛死,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了灰衣军队!

    白面将军后悔不已,两行清泪从脸上滑落,他扬天长叹,悲鸣道:“天要亡我,人力莫及!主公,哥哥,来世再报知遇之恩!”

    说罢,白面将军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雪亮的短剑,抵在同样雪白的脖颈间,准备一死了之,他宁可就这样死去,也不想被对方活捉了去。

    然而,就在这危机关头,原本晴朗的天空中,突然响起了几声炸雷,震荡的那叫一个山摇地晃,闻者色变,火海中的白面将军,动作不由的微微一滞。

    炸雷响过之后,一团方圆数里的乌云,突然莫名的出现在火海的上空,而且越来越浓,颜色越来越黑,显得无比沉重,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让人仿佛根本透不过气来。

    “莫非要天降大雨?”白面将军心头一喜,不由放下了短剑,满眼期望的望向了天空。

    低垂的黑云并没有雨点落下,却蓦然刮起了一阵狂风,顷刻间飞沙走石,风助火势,四周的大火反而燃烧的更加凶猛,不少士兵身上已经粘上火星,衣服燃烧了起来,都无比惊恐的扑打着,浓烟已经熏呛的一个个都像是黑木炭一般。

    白面将军垂下头,又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自知在劫难逃,并无回天之力,再度举起了手中锋利的短剑,对准了自己的咽喉。

    而就在此时,天空中又是异变突起,那团黑云竟然随着狂风,高速的旋转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间的黑云开始向下垂落,形成一个巨大的漏斗形状。

    如此诡异的场景,将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仿佛看到天魔降临一般,忽地,云朵中蓦然垂落下了一物,正好落在白面将军举起的短剑之上,并没有听到声音,短剑却断成两截!

    白面将军惊愕之余,下意识的伸手一抓,身手极快将那个东西抓在手里,此物凉丝丝的充满了沉重感,摊开手掌一看,只是一个黑漆漆的圆球形状的物件,非金非石非玉,普通至极,却看似坚韧无比。

    “天降之物,定然不同凡品。”白面将军暗叹了一句,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自己身处危险的火海之中。

    呜呜呜!仿佛恶魔悲鸣般的声音传来,不停旋转的漏斗状黑云,底端继续垂落,终于到了地面,刮起了更大的狂风。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