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4章不作不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对,都是我的错。”虽然搞不清状况,但太子爷也在半年的婚姻生活中悟出了一个真理,那就是媳妇无论说什么都是对的,他绝对不能反驳。

    “你知道个屁。”花弄影吐完了,指着他横眉叫嚣着。

    “呵呵。”看来花弄影是真的气急了,连粗话都冒了出来。

    “这是怎么呢?”老夫人刚溜达回来,一进门就看到孙女很不雅地在教训太子殿下了。

    看到这一幕,花老夫人真是又好气又略显得意。

    “怎么和太子殿下说话的?”得意之余,她又开始担心起太子殿下会恼羞成怒,从而对孙女不利,于是老夫人的脸色就沉下来了。

    “没什么。”云破月笑眯眯地回答,拉过花弄影的手解释,“是我惹了她不高兴。”

    “你是太子妃,哪能……”为了不让她仗着宠爱就肆无忌惮,老夫人想借机好好教训她一顿。

    可是她刚开口,没有说两句话,却被太子殿下给打断了。“祖母,你别训她,她刚才身体不好,刚吐了。对了,你还杵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叫郎中去。”

    云破月一转眼看到脸色苍白的花弄影,那个心疼哟。再看到西门越几个无动于衷站在那儿,心头火就蹭蹭冒起来。

    “吐了?”老夫人一惊。训斥归训斥,孙女还是自家的。何况,这个孙女还是她一直疼爱看着长大的。立刻,她忘记了要训斥花弄影一顿,变为了关心的询问,“是不是着凉呢?”

    “不是。”花弄影苦着脸说。她是郎中,很清楚自己身体是怎么一回事。

    只是,肚子里这个孩子来的太意外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在十六七岁的时候就当了娘呀。妈呀,也怪她,一忙,竟然忘记避孕的事情了。

    “吃坏了肚子?”这个理由问的很牵强,别说老夫人自己不信,在场的人也没有任何一人相信。因为云庄的所有饭食都是现做的,食材也都是最新鲜的。

    花弄影这个主人的吃食更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何况花弄影身边还有云破月这个爱妻如命的人在虎视眈眈盯着了。

    “怎么全都在院子里?”花雨落风尘仆仆地进来,看到人全都杵在,吃了一惊。

    “二哥也回来,该吃饭了。”花弄影想将话题岔过去,于是小声劝说。‘

    于是大家在疑惑中进了花厅中。

    “将鱼端下去。”一闻到鱼的腥味,花弄影心口那股恶心的感觉又要冒上来。

    “端下去。”云破月挥挥手,赶紧让人将大鱼给端下去了。

    花弄影努力将恶心的感觉压下去,坐下来,先喝了一大口云破月递过来的温水,心里才好受一些。

    “影子,你这是有呢?”花老夫人不愧是过来人,很快从花弄影的反应中回味过来。

    顿时,那喜色满满的都溢出来了。

    花弄影点点头,这事情也瞒不下去,再过几个月就要显怀了,她得想想要怎么办才好。

    “有呢?”云破月看看花老夫人,又看看花弄影。

    “还不都怨你。”怀孕的女人脾气大,花弄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是,是,全都怨我。”云破月激动地一把抱住她,哈哈哈,他要当爹了。

    想到花弄影肚子里将会有一个长的和他或者像花弄影一样的小包子,云破月快乐地几乎坐不下去。

    花老夫最激动了。

    在她心目中,花弄影这个孙女虽然身份、财力和背景都足够和太子殿下媲美,可这个时代的女人,要是没有孩子傍身,总归是不行的。

    特别花弄影还是身为皇家媳妇,她要是没有子嗣,最后肯定会举步维艰。朝廷上那些大臣的口水就能将她给淹没了。

    在内紧外逼的情况下,太子殿下对影子的宠爱又能维持多久。

    影子身体单薄,从小到大一直都不是很好,说实话,花老夫人在背后还担心过,她到底能不能有子嗣了。

    现在好了,老天保佑,只是半年的时间,孙女就有了身份。只要有了孩子,看谁还能对她的孙女冷嘲热讽。

    “那你今后可不能再操劳了。有什么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做比较好。”花老夫人语重心长地交代。

    “有了,有什么呢?”花雨落没有成亲,对女人之间的道道自然是不晓得的。

    “傻了,你是要当舅舅了。”花老夫人乐呵呵地回答。

    “舅舅?”花雨落一下子没有明白。

    “这么说,影子是要当娘了。”等回神过来,花雨落嗖的站起来,一双眼睛眨都没眨,直盯着花弄影的肚子看。

    花弄影被他看的有些羞涩,“二哥,有什么好看的。”

    说完,她又瞪了一直盯着她肚子乐呵的云破月一眼。

    云破月心情好,当然不会计较这点儿小眼神。“祖母说得对,以后庄子里的事情交给别人做就是。”

    “你有孩子呢?”夜龙吟站在院子里,就听到花厅里传来的对话。

    一时间,他心里十分复杂。

    将来,等花弄影有了自己的孩子,恐怕更会远离了他。

    “嗯,还小,才两个月。”花弄影点点头,对着他微笑着回答,“夜大哥,快过来要吃饭了。”

    夜龙吟板着脸坐下来,然后看了她一眼说,“以后生下孩子,归我管。”

    这是什么话?云破月这个做老子的绝对不同意。“想得美。”

    他的反对换来的是夜龙吟冷冰冰的眼神。

    “别理他,你是孩子的舅舅,还有二哥他们,要是你们不将自己会的东西教给他,我还不愿意了。”花弄影笑眯眯地说。

    “对,我会将自己所有的本事都交给他。”花雨落嘴角都要咧到耳后根去了。

    “就你?”云破月表示鄙夷,“你倒是说说,文的武的做生意的,你哪样能比得过本宫的?”在花弄影面前,太子殿下一向愿意给媳妇面子。只要是花弄影叫得人,他全都跟着叫。

    比说说对花老夫人的称呼。

    可现在为了捍卫自己做父亲抚养孩子的权利,太子爷立刻拿出了皇家的威严出来。

    他不惜以权压人。

    花雨落吱吱唔唔,脸色立刻恹恹的。说实话,比起来,他还真处处不如云破月。

    接下来太子殿下说得话,就更让人生气了。“还有,劳烦花二公子以后少在我媳妇跟前晃悠,要是孩子长大了像你,可怎么办?”

    他的话,换来的是花雨落气呼呼地眼神。

    “我会的,你也未必就会。”夜龙吟冷冷地插言。

    虽然和花雨落不是太亲,可现在他也勉强算是花府的义子,所以他不允许云破月仗势欺人。

    “比如说杀人。”云破月伸长脖子冷冷地说。

    这话太伤人了,花弄影直接给了他一个爆栗子,“怎么说话的?”

    为了安慰夜龙吟,她又转过头说,“你们别理他,他就是一个人来疯。”

    “你不能在孩子面前诋毁我的形象。”云破月大叫,为什么他是孤家寡人,要和相府一群狼作对?

    “还有我了。”姬随心一直都没有说话,他肚子里的算盘却打得响亮,呵呵,以后教导孩子的事情,他必须地参加一份。

    “你又算哪根葱?”在相府那边没有占到便宜,云破月立刻将火气发在了姬随心这个“外人”身上。

    “呵呵,太子殿下真会说笑,我是谁你会不知道吗?”姬随心的脸皮要比夜龙吟厚多了,面对云破月的挑衅,他龇牙一笑,一个反问就挡了回去。

    “哼,你的卖身契好像还在太子妃身上吧?”云破月邪笑着看着他。

    “正因为如此,我对未来的小主人就更要尽一份心了。”姬随心义正言辞地回答。

    西门越和陆航坐在边上的小桌子上,听了那个羡慕哟。

    原来当下人还可以这样解释哟。

    这样说来,是不是将来他们也可以教小主子练武什么的?他们能教小主子什么?两个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本宫的孩子自然有本宫去教,哪里轮到你。”云破月心里都要气炸了,脸上却笑得十分灿烂。美人媳妇不好糊弄,她身边的人更是令人讨厌得很。

    “放心,我会好好教他的。”夜龙吟慎重地对花弄影说。

    花弄影看到云破月被气的打颤,早就乐不可支了。

    这会儿她还在一旁故意使坏,“夜大哥,你和大哥、二哥都是孩子的舅舅,你可以教他武功,大哥二哥教他习字,还可以跟着我学习医术,多好。”

    感情没他什么事情了!云破月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下去了。

    “影子,那我干什么?”别的不会,卖萌耍赖什么的,太子爷还是很在行的。

    “嗯,这是个问题。我想想呀。”花弄影一手摸着脑袋,一边状似认真思考。“我想来想去,实在是想不出你有什么可以教他的。要是孩子万一跟着你学,变成了一个小小吸钱兽,那我还有脸出去见人吗?”

    花雨落听了扑哧一声笑出来,哈哈,太可笑了。

    云破月的脸色青白交替,却因为打趣他的人是美人媳妇,他实在不好发火。

    “能赚银子有什么不好,在咱们两个联手下,看天下还有谁的银子能多过咱们的。”忽然,云破月想到了未来孩子坐在金山银山上,指挥着千军万马的场面,顿时脸上的尴尬变成了得意。

    这个人的脑子结构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花弄影懒得再看他一眼。

    “将来是要告诉他,应该怎么样才能赚到大银子。”夜龙吟淡淡地说,竟然破天荒地赞同了云破月的话。

    云破月略显意外,不过,有人附和自己的话,他还是很高兴的。

    “听听,孩子的舅舅也同意我的话了。”洋洋得意地向花弄影炫耀,希望得到她的认同。

    “夜大哥的意思是说,要让孩子知道银子是怎么来的,长大后,不能让孩子像他爹一样做守财奴,更不能让孩子当一个纨绔之弟,最后连禾苗和野草都不分的米虫。”花弄影白了他一眼,很“热情”地给他解释了一番。

    姬随心听了随即和花雨落竖起了大拇指,而夜龙吟则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

    西门越和陆航两个看到主子被人家一伙人气的浑身打颤,有心上去帮腔。可是他们想到这伙人中最气人的就是太子妃了,而剩下的人也都是和太子妃有亲密关系的人,顿时两个人聪明地保持缄默。

    “胡闹。”花老夫人看到太子爷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孙女,又好笑又好气。

    她作为在场的唯一长辈,当然不能让太子爷在自家小辈们的气压下而难受。婚姻中娘家人训斥人,当然只能训自己孩子,老夫人拿捏得很得当。

    “影子,都是要做母亲的人,说话怎么还不着调。”

    “祖母,你别训她。”轮到护短,还没有任何人一个人能比过云破月的了。

    他被花家人联手打击,心里虽然不痛快,可他更不愿意自己媳妇被任何人训斥,再说媳妇现在肚子里还有孩子了,那就更不能受委屈了。“她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别听吸钱兽嘴里说得好听,其实他早就打算好了。

    哼,孩子是他的,等生出来了。还不是得听他这个做父亲的安排。

    暂时就由着那几个小人得志一下吧。

    “来,多吃一些,现在你是两个人吃东西,可不能饿着肚子。”说完,他开始给花弄影夹了一些肉放在碗里。

    “我吃素的。”花弄影示意他将肉夹走。

    “那怎么行。”云破月不依,想劝说她多吃点儿肉。

    “要是肉吃多了,孩子长的太大,我到时候生的时候就危险了。”花弄影故意凶巴巴地说,“我是个郎中,还不知道吃什么对自己好吗?”

    “菜要吃,肉也是要吃的。”花老夫人跟着劝说,“光吃菜,会没气力的。”

    “奶奶,没事,等会儿我就写几分营养菜谱给叶莲子几个,我会认真吃饭的。保证饿不着自己和孩子。”花弄影微笑着解释。

    想到她的医术,老夫人也无话可说了。

    好在她也就不能闻着鱼腥,其余的饭菜花弄影还是吃的津津有味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