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6章不自量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个贱人,我们是缺你吃的,还是少你穿的,为什么要拖累我们?”只是几天的功夫,老姨娘的脸就受了一圈,更可怕的是,这几日她的身上开始发痒和发痛了。

    这是原来怪病要发作的前兆。

    牢狱里比不得在府中,没有硬条件可以洗漱。

    她只能偷偷喝自己的尿缓解。

    这样一来,她整个人都变得臭烘烘的。

    和她关押在一起的张氏和花枝儿早就嫌弃她,躲到了一边去了。

    缺吃少穿,每天夜里还有蟑螂、老鼠窜出,更有犯人不时大叫,花府几个女眷都要疯掉了。

    花巧儿冷笑着也很冷漠地看着对面的亲人,任由着她们谩骂。不错,一切都是她的错,可这样也让她看到了慈母孝父的真面目。

    “我要喝水。”老姨娘大叫着。“你耳朵聋了吗?”

    老了,身体不方便动,老姨娘只能指望张氏和花枝儿。

    可是张氏和花枝儿却像没有听到一般,“有本事去投靠你二儿子一家去呀。他们可是靠着出卖我们,在外面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了。”

    想到背后出卖她们一房的人竟然是二房,张氏的整张脸都布满了狰狞。方氏那个贱人,只要她们能出去,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你自己好女儿做了恶事才害了我,你还怪老二一家?”老姨娘心里也在埋怨二房。

    那不孝子竟然丢了她一个人在这牢狱中受苦,等她出去了非要他们好看不可。不过儿子都是自己生的好,所以,她绝对不允许张氏一个外来的媳妇骂她的儿子。

    二房的确在外面过得风生水起,少了老姨娘这个压一头的老婆子,方氏觉得就是院子里的风也是香的。

    “明日就是最后一审,你过去送送母亲一程。”花博宁皱着眉吩咐。

    “老爷,现在可是草木皆兵的时候,你要是出去的话,外面的人要怎么看待我们?老爷就是不为自己想一想,也要为媚儿和雨中想一想呀。”方氏不满地回答。

    “妇人之道,就是为了孩子,我们才更要过去看看。要是连母亲最后一程都不去看的话,孩子将来要如何在世上立足。再来,总的让人知道我们和大哥是不同的吧。”花博宁冷笑着说。

    方氏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其中猫腻。

    她顿时笑了起来附和着,“还是老爷有见识。”

    第二日宣判,大理寺外面挤满了人,很多人手里还拿着臭鸡蛋和菜叶子,就等着等会儿扔在花府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身上。

    “升堂。”

    “威武。”

    就在大家等的心急的时候,谢大人终于舍得出来了。

    “谢大人,下官是冤枉的,都是这个逆女自己所做,下官什么都不知道。”花博雷一见到昔日的同僚,跪下来就开始大喊大叫。

    “对对,我们都不知道。”老姨娘和花枝儿跟着一起大叫。

    花巧儿冷笑着看着不说话,沉静得仿佛事情和她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肃静。”谢大人用惊堂木一敲,堂下争吵的人立刻安静下来了。

    “带犯人花瑾儿、炎婆子。”

    花巧儿的脑袋抬也没抬。

    “都是你们这些天杀的奴才嗾使了主子,才犯下这样滔天的大罪。”只是几日的功夫,往日光鲜的婆子丫头就变成了缺水的大白菜,焉不拉几的。

    “犯人花瑾儿、炎婆子,将你们谋害太子妃的过程再说一遍。”谢大人威严地下了命令。

    “是,大人。”炎婆子还是比较识相的。在事实确凿的情况下,一五一十将过程说了一遍。

    花瑾儿也哆哆嗦嗦说了一遍。

    “打死她们。”

    “臭不要脸的。”

    “黑心的贱女人。”

    ……

    站在门外的百姓义愤填膺,情绪激动。要不是因为犯人还在公堂上,大家手里的烂菜叶子和臭鸡蛋早就扔出去了。

    “大人,等一等。都是巧儿那丫头的错,我们全都不知情,请大人明察呀。”老姨娘几个哭着求饶。

    百姓们对他们一家人狗咬狗的说辞全都嗤之以鼻,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人。

    说得比唱的好听,要不是平时教导不严,花巧儿敢这么做吗?

    “大人,草民是花氏一族的族长,他们几个是花氏的长老。今日闯进公堂是希望在大家见证下,将花博雷一房除出家族。”正闹得凶的时候,从门外挤进来几个胡子白白的老头子。

    一进门,他们带来的消息就让看热闹的人沸腾起来了。

    “是叶萍那个贱货的主意是不是?她早就有心将我们赶出花氏一族了。她那样的德行哪里能作为当家主母。”老姨娘的反应最大。

    花博雷也蒙了,除族,放在哪一朝哪一代那都是大事情呀。

    “族长。”他对着族长和长老几个人跪下了。

    “多说无益,花氏一族从没有做过亏心的事情。你们一房倒是心不小呀。”一个长老痛心疾首地指着他训斥。

    “让让。”西门越趁着热闹也挤了进来。

    “谢大人。”他对上首的谢大人拱拱手打了招呼。

    “西门统领。”谢大人受宠若惊站了起来。

    “大人,我带来了太子和太子妃的口谕。”西门越先公再私。

    “下官接……”

    “谢大人请等等。”西门越摆摆手,“我带来的只是太子殿下和太子妃私人的话,大人只管听而已。”

    谢大人听了只好继续坐在上首。

    “太子妃看在同是一族的份上,决定不再追究花府的事情。太子殿下和太子妃为了未来的子嗣,愿意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花巧儿谋害太子妃一事,就当没有发生好了。”西门越不疾不徐地将话说完了。

    哭喊着的花博雷等人傻了半天才回神过来。

    “族长,太子妃愿意原谅我们,请族长收回决定。”

    “不用死了?”张氏喃喃自语。

    老姨娘顿时精神焕发,“哈哈,天无绝人之路呀。”

    看到陷入魔怔的一家,竟然没有一个对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感恩的,门外的百姓恨不得上前给他们几个耳刮子。

    花巧儿跪在地上未动,她不相信花弄影会放过她们。

    她更不相信瑕疵必报的云破月会对他们心慈手软。

    “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心善,才愿意放你们一条生路。可看看你们,哪一个将他们的恩典放在了心上?你们这种忘恩负义之人,花氏一族绝不能容忍。除族已定。”族长袖子一甩,带着几个长老走了,完全无视花博雷在身后的叫嚣。

    “圣旨到。”这边还没完,那边宫里又凑了热闹。

    “臣接旨。”谢大人慌忙从案几后面跑出来跪下了。

    过来的人是德公公,皇上身边的红人。

    如果说前一秒花博雷一家还沉浸在活着的喜悦中,接下来圣旨的内容马上又让他们掉入了冰窟中了。

    “听清楚没有,最迟明日早上,花府的主子全部得离京到北地去,后人永世不得进京。要不是太子妃慈善,哪里还有的你们的命在?”德公公暗示着。

    哎,太子妃的想法就是与众不同,怎么就愿意留下花府这一家的祸害呢?

    “是,草民明日一定离开。”花博雷在懵懵懂懂中磕头谢恩了。

    守在外面暗处观看的花博维和方氏看完热闹,赶紧闪人离开了。

    老姨娘等人虽然得了性命,可是一出府衙的大门,噩梦就来了。

    外面,铺天盖地的菜叶子和鸡蛋往他们身上招呼,吓得花枝儿和张氏不住尖叫起来。

    在众人的夹击和鄙夷下,好不容易回到了花府,希望能拿一些银子时,却发现花府早就易主,里面的东西也被二房搬空了。

    而花博宁一家根本就不知去向了。

    “这就是你的好儿子,看看。”张氏满脸狰狞看着老姨娘,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恭顺。

    “逆子呀逆子。”老姨娘浑身发臭,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身无分文,他们要怎么样才能到达北地?

    皇上的仁慈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比死亡还要狠了。

    “这是我家老爷给老夫人和大老爷的盘缠,还在城外备了一辆马车,赶紧走吧。”一个中年男子过来,脚步只是一顿,丢下一个破包裹就走了。

    “喂,你站住。”张氏大叫,她要要回属于自己一份的银子。

    “你省省。”还是花博雷有脑子,他一把拉住了张氏。“还不赶紧走,难道连这点儿银子也要被收刮了吗?”

    张氏一听赶紧往四周看看,看到没有人注意他们,这才慌里慌张爬起来了,将包裹紧紧地包在了怀里。

    一家人踉踉跄跄地出了城门,果然在北门看到一辆守候的马车。

    车夫看到他们,二话没说,用眼神示意他们赶紧上车了。

    “爹,还要她跟着干什么?她就是一个祸害精。”花雨前愤怒地指着跟着要上车的花巧儿。

    “对,爹,这个祸害不能带着。”花枝儿也阴狠地盯着花巧儿。

    不用说老姨娘的眼神更加凶恶,在她看来,要不是这个孙女,她现在还在花府当她的老夫人,身边还围着一群人伺候着了。

    花巧儿嘴角含笑看着家人,就是不说话。

    那眼神分明就是一种嘲笑。

    看的花枝儿更是怒气冲冲,她刚要一脚将花巧儿给踹下去了。

    这时,花博雷发话了,“她是你妹妹,不管做错了什么,都是我的女儿。让她上车。”

    “爹。”花枝儿不服。

    可是没办法,家长发话,最后的结果还是花巧儿上了马车。

    到了马车上一看,里面还有几身换洗的衣服,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包裹里也都放了五十两的银票,当然老夫人那一份多了一些。

    “怎么才给了这么一点儿?”张氏气呼呼得质问。

    “少说话,不是给了你银子吗?”老姨娘训斥。老二多给了她一千两银票,她的腰杆又硬了起来。

    “花府那么大,二房没良心将银子全都挪走了,才这么一点儿,他这是打发要饭的吗?”张氏不依不饶。

    “闭嘴。”花博雷怒喝。

    张氏张张嘴,看到他暴怒的眼神以后,终于忍着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们全都出城了,根本就没等到第二天。”东宫内,云破月坐在榻前,亲自给花弄影捏腿。“只是便宜了他们了。”

    想谋害他云破月的子嗣,也不怕遭到天谴。

    呵呵,要不是太子妃拦着,他一定会要那些人好看。

    “你别做得太过了,不管怎么说,也得让花巧儿他们到了北地,那样才会热闹呀。”花弄影打了一个哈欠叮嘱他。

    哼,别以为他那点儿坏心眼她会不知道。

    “放心好了,人是死不了的。不过,就那么简单放过他们,本宫也没那么好说话。”云破月笑眯眯地说。

    花弄影又打了一个哈欠才回答,“花巧儿胆子大,性子也够拧,只是不知道她到了北地以后,能不能拧过了齐紫怡那个女人。”

    孕妇的睡眠好似不够呀。

    “云翳桓是个真小人,他敢得罪拥有摄政王府的齐紫怡?”云破月邪笑着看着她,“不过狗咬狗还是挺有趣的。”

    “晚上的时候,我要到风妈妈那边一趟。”花弄影闭上眼睛对云破月说。

    “你到那儿去干什么?”云破月紧张地看着她。

    两个人成亲以后,云破月对花弄影什么也没有瞒着。所以,花弄影现在也知道风妈妈是他的人了。

    “花楼既然是你的产业,有银子就不能让别人赚了。”花弄影微笑着说。

    “你是为夫君着想?”云破月眼睛一亮。

    “嗯,我有一些设想要和风妈妈交代一下。”花弄影小声说,“保管你将来能赚个盆满钵溢。”

    “好,晚上我和你一起过去。”云破月不放心她,所以处处都要跟着她。

    花弄影点点头,“你过去也好,有些东西的改动需要你这个主子点头。”

    “别说什么主子的,你也是她的主子。”云破月捏着她的手玩。

    “呵呵。”花弄影干笑着,就是不答他的话,哼,别以为是夫妻就想谋她的银子,门都没有。

    怀着小人的人,心眼果然也变成了小人之心。

    因为要出去,夫妻两个早早就用完了晚饭,然后往花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