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8章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她的提议对于云桑情等人来说,就是一件小事情,三个人愉快的答应了,并且和她签订了有关的协议。

    “你们将庄子里能信任的人派到云庄里,在那儿会有人安排好他们的。”花弄影打了一个哈欠说,哎,孕妇就是比一般人容易累呀。

    “这就完呢?”云染宁不相信似的问。

    “你还想怎么呢?”云破月不高兴地冷笑着看着他,“难道你想太子妃挺着大肚子去到你庄子里亲自做事?你好大的面子。”

    太子爷连威胁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云染宁被他噎得半天没说出话来,他僵硬着转过头看看花弄影尖尖的大肚子,再看看她脸上讥讽的笑容,整个人一下子焉了。

    对呀,还能怎么样,他有些性意阑珊,搞了半天,花弄影就是空手套白狼,派个人指点一下就白得了他们一成的利益,怪不得答应地那么爽快了。

    在他看来呀,花弄影和吸钱兽太子爷待的时间长了,心肝简直比云破月还要黑。

    云桑情看到对面那个一脸坏笑的女子时,满心都是叹息,这个女子是那样的风华绝代,是这个世间最少见的奇女子,也是他第一个真正动心的女人。曾经这个女子能完全属于自己,可是自己却被一双无用的眼睛给蒙蔽了,从而一辈子错失了这份美好。

    世事难料呀!

    “你们过来不会就是为了田地的事情吧?”云破月哪里看不透一脸落魄的云桑情心里在想什么,哼,混蛋,现在后悔也没用。再说太子妃现在是他的,谁也抢不去,兄弟也不行。

    “北地边境频繁传来被匪徒袭击的消息,看样子,有人按耐不住要动起来了。”云倾城冷冷地说,“我要你上一次剿匪用的弓弩和箭手。”

    还真不客气,不过反正也不关她的事情,花弄影懒得参言。“你们谈的是公事,我一个弱女子留下来不太好,我先回去休息了。”

    “那些箭手既然是太子妃的人,太子妃还是留下来多提供一些建议比较好。”云倾城板着脸一字一顿地说。

    棺材脸,果然不讨喜。花弄影心里骂娘,不过还是讪讪坐了下来。

    云破月看到云倾城这么欺负自己媳妇,当即就不高兴了。“四王爷怎么说话的,太子妃怀有身孕,不能劳累,你没有媳妇,自然是不能体会的。”

    训斥完云倾城,他又狗腿子对着花弄影笑着开口,“来人,赶紧将太子妃扶着进内屋休息,都是一群没眼色的,没看到太子妃疲倦了。”

    云染宁几个听到他指桑骂槐,一个个都黑了脸,但是却碍于情面和身份,他们也不好和太子爷拧着干。

    云桑情和云染宁两个干脆装痴卖傻,只有冷脸的云倾城锲而不舍。

    “只是借用一下,可以减少很多伤亡。”云倾城盯着花弄影不放。

    眼神太火热,看的太子爷十分不爽。

    “没本事,别抓着太子妃不放。”邪笑着看着云倾城,云破月的眼神饱含着警告。

    可云倾城这个人向来固执,对于他的威胁楞是一点儿也没有放在心上。

    “粮食,太子妃庄子里也比较充足,能不能到时候也支援一下?”正义的眼神不变。

    “大庆还没有落到需要女人嫁妆支援的地步。”云破月的脸是真的黑了,他生怕花弄影多心,认为这个不着调的主意是他出的,从而怀疑当初他娶花弄影的真心。

    “人借给你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的人你只能用,过分的事情别指望他们。至于庄子里和店铺里的粮食,我想成王殿下根本就不用操心,那里本来就有太子预备下的军粮。”花弄影又打了一个哈欠说。

    “好像成王自己庄子里今年跟着我也收了不少粮食吧?”想打她的主意,还得问她同意不同意了,花弄影心里奸笑着。

    “庄子里的粮食当然会充进军粮里,不过,那是本王自己分外的补给。”云倾城白了她一眼才回答。

    花弄影点点头,倒是没有怀疑他的话。

    大庆的太子爷,也就是她老公是个吸钱兽,而成王则是爱兵如子的好将军,这些她都打听清楚了。

    “粮草很充足,而且到了明年春季时候,麦子也会是一笔大的收成,粮草绝对不会是问题。这一点儿你不用操心。”云破月邪笑着说,“而且粮草有本宫和世子亲自负责。”

    天下说来说去,最后还是太子爷的。

    云倾城亲耳听到他的保证,顿时松了一口气。打仗,前线的军士不怕死,最怕的就是后方补给不足了。

    太子爷的保证则完全可以避免了这样的场面出现。

    “看在咱们交情的份上,我再送你几架投石器,你不用太感激我呀。”花弄影招招手,站在门外的叶莲子面不改色就进来了。

    “将草图给成王爷。”花弄影吩咐。

    叶莲子面无表情从怀里掏出了几张图纸递过去,云倾城迫不及待接过去了。

    “图纸是给你了,你要是泄露出去,可就不管我的事情了。”花弄影小心眼地叮嘱。

    “多谢。”得到自己想要的,云倾城一刻也不想留在这儿了,他急着回去找人制作这个投石器。

    “解药的事情?”最难缠的人走了以后,就轮到云染宁继续锲而不舍地讨债来了。

    “到时候,我会派鬼医跟在成王身边,还有一些必备的解毒丹,我也准备了一些。”花弄影没有告诉他的是,为了应和这一场残酷而不可避免的战事,她还及早准备了大量的金疮药。

    “这样最好。”云染宁曾经到过云庄,知道里面很多学习医术的少年少女,比起一般的郎中,他们的医术要高得多。

    既然太子妃愿意让她的人帮忙,对于受伤的军士绝对是有益的。

    “要是可以的话,本王希望能得到太子妃的一幅墨宝。”云倾城和云染宁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一直沉默的云桑情最后也提出了自己想要的。

    “你也知道我是孕妇,根本就没有时间写字画画什么的。”对于这个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花弄影真心算不上喜欢。

    云桑情听了只是苦笑,他明白花弄影是真的不喜欢自己,回想一下,也不怨她,谁会对一心伤害自己的人喜欢呀。

    “也不算没有,你忘记呢?”忽然太子爷开口了。

    “啊?”花弄影楞了一下,她忙得很,肚子大了,再过半个来月就要临盆,是真的没有心思画画什么的,太子爷怎么还说这样的话?

    “真的?”云桑情大喜。

    “亲兄弟明算账,小幅的要一万两银子。”云破月邪笑着点点头回答。

    “行。”别说一万两,就是再多一万两,云桑情也是愿意的。

    “去将本宫书房中桌子上的那张小幅字画取过来。”云破月吩咐。

    西门越听了老实出去了,等他回来手里就多了一尺来长的字画。

    云桑情急急忙忙接过了,字画上只有“难得糊涂”几个字,纸张还显得皱巴巴的,可是那字写得是真好,他舍不得放下了。

    花弄影也好奇地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哈哈,吸钱兽又开始蒙人了。

    说什么字画,完全是鬼话,这张纸就是她随手涂鸦留下的草稿。

    只是怎么会到了吸钱兽手里呢?

    云破月似乎感觉到她在打量自己,抬起头挑着眉冲着她微微一笑,用嘴形告诉她,这些字画只是他偷偷命令人收起的,一张都没有浪费了。

    “你倒是懂得废物利用了。”等云桑情和云染宁心满意足地离去后,花弄影用嘲弄的眼神看着吸钱兽。

    “要不是怕他继续过来纠缠你,夫君我才舍不得将字画卖给他了。”云破月半认真半开玩笑说。

    “怎么说都是你有理了。”花弄影瞪了他一眼,“下不为例。”

    “那是当然。”云破月这个人最大的有点儿就是脸皮儿厚,看到花弄影没有再生气的迹象,立刻整个人都贴过来了,将她给拥在了怀里。“好好休息,你只要安心在府中待产就可以了,别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这话是实话,疲惫了的花弄影点点头,再也不提要出去的事情了。

    “太子妃,老夫人、夫人和蕊小姐、少夫人过来。”这时紫离进来禀报一声。

    “赶紧让她们进来。”花弄影听到娘家人过来立刻笑着回答。

    “让她们到内屋子去,太子妃累了,就在床上躺着。”云破月心疼她,又吩咐紫离。

    紫离恭敬地答应一声,到外面去迎接人去了。

    “太子妃,这些日子可是要休息好了才对,其余的事情就不要操心了。”廖嬷嬷过来心疼地搀扶着她。

    云破月站起来,“我去问问鬼医和医女。”

    要说疑心病,夜龙吟这个人也有。

    在他看来宫里什么的人,一切都是不干净的。即使是帝王也有打盹的时候,说不定宫里派出的稳婆什么的,就是不干净之人。

    要是那样,害了花弄影,他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于是,夜龙吟劝说了花雨落和花雨庭,以娘家人的身份强烈要求太子,这一次花弄影生产时,一定要用云庄的人。

    对于云庄的人,云破月当然也十分相信了,于是,鬼医和几个医女早早就在太子府隔壁的院子里住下了。

    “老身见过太子妃。”一见到花弄影,老夫人就要给她行礼。

    花弄影走过去拉着了她,“奶奶,真是的。这儿又没有外人,还行什么礼?”

    “礼数不可废。”花老夫人满脸笑容。

    花夫人则看着她的肚子,满脸都是笑容。

    “快要到日子了,庄子里的事情,你就少操心一点儿吧。”语气中全都是慈母的疼爱。

    “我知道。肚子大了,我也老觉得累。”花弄影摸着圆溜溜的肚子,有些无奈地说。

    正说着,她的肚子忽然动了几下,起伏很大,花老夫人她们全都看到了。

    “一看就知道是小子,多有劲。”老夫人笑盈盈地看着。

    “可不是,妹妹这肚子,和我当初怀了小溪的一样,是男孩子错不了。”上官妍笑着说。

    “男女我倒是无所谓。”花弄影笑着说,“就是希望他到出来的时候,少折腾我几下就好了。”

    “太子妃生世子,只有感到痛,孩子长大以后才会对太子妃孝敬了。”花老夫人不赞同地说。

    这是民间说话,说得是女人生孩子越痛,孩子长大后对母亲才会好。花弄影对于这个典故也是知道的。

    她知道老人也是一心为了她好,于是笑着点点头,“要是将来他对我不好,小心我揍他。”

    看到她露出孩子气的一面,花老夫人她们就全笑了起来。

    “姐姐,对于太子给你挑选的人,你选中了哪一家?”花弄影看到花心蕊有些拘束,就笑着问她。

    选择当隐身人的花心蕊听到她的问话,脸色一红,有些不知所措了。“我……”

    女孩子家的娇羞一下子暴露无疑。

    “亲事关系到你自己后半辈子,太子妃既然关心你,你还是自己拿了一个主意吧。”老夫人看了她一眼,淡淡地吩咐。

    “心蕊是相府的姑娘,婚事断然不敢自己做主。太子殿下亲点的人,自然是差不了的。而且心蕊年纪小,考虑自然没有祖母和母亲、嫂子周详了。”花心蕊抬起头慢条斯理地回答。

    她一半是卖乖,一半说得是真心话。

    太子给出的三个人选的确都是好的,可是她到底年轻,对于所选的人处在迷茫中,或许这也是当初的花弄影在几个皇子中摇晃的缘由吧。

    想到自己或许是太贪心了,花心蕊低着头脸色更红了。

    “既然姐姐这么说了,祖母你们也就帮着把把关吧。”花弄影看着害羞的花心蕊,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一些决定。

    美人姐姐这个人有才是有才,可实在不适合到大家族里生活。

    “你个性软绵,要是按照我的意思,王御史家里的公子比较适合你。王家公子无论是文采还是人品,在京城里都是数得着的。最重要的是,王家人口简单,家风严谨,嫁过去的女子只有在四十无子的情况下才允许纳妾,这样的人家很适合你。”花老夫人徐徐开口。

    “祖母看人就是准,孙媳妇也是相中了王家。”上官妍瞧见花弄影微笑的样子,就明白太子妃心里恐怕也是这个意思了。

    王家公子上一次在相府里,花心蕊也是见过的。那样的一个人也算得上是一个才子,她要是嫁过去算是高嫁了。

    “你看着可好?”花夫人作为名义上的母亲,还是给了花心蕊一个面子,让她自己作出选择。

    “女儿没有意见。”花心蕊红着脸回答。

    得了,这门亲事大体就是这样定下来了。

    “我先将你二哥的亲事和白家定下来。”解决了花心蕊的亲事,花夫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接着谈论到儿子的婚事,她的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了。

    “二哥的年纪也早该定下亲事了。”花弄影想到白思言和花雨落的亲事,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两个人在云庄里走的近了,竟然看对了眼。

    白家是百年世家,白思言作为白家的嫡此女,完全和相府般配。再说都是知根知底的人,更是放心。

    花夫人有了女儿的支持,对亲事也就更加满意了。

    上官妍作为长媳,也是见过白思言那姑娘的。

    白思言个性温和,活泼却识大体,想必未来也是很好相处,所以她也是抱着期待看好了这门亲事。

    “你好好歇着,他们的亲事你就别操心了。”花夫人看到女儿面露疲惫,忍不住小声劝说。

    花弄影也答应了。

    老夫人看到她精神不是很好,干脆带着儿辈们又离开回相府去了。

    “云翳桓,你胆子不小,竟然敢在外面养了外室?”对比京城里的安稳,北地就要显得更加热闹一些了。

    缘由就是云翳桓私会花巧儿被齐紫怡给发现了。

    花巧儿一路上吃了不少苦头,莫说花枝儿和老夫人不待见她,就是作为母亲的张氏对她也是横眉冷对。要不是一家之主的花博雷护着一些,她在半路上说不定就被家里人给卖了。

    好不容易千辛万苦到了北地,她就找了机会守在王府门口等着。

    在一连等了三天后,云翳桓还真让她给等着了。

    于是认亲的一幕就出现了。

    由于齐紫怡大了肚子,府里又没有其他的女人,所以这一段日子云翳桓过得其实也很辛苦。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个对自己情深深的女子,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别说云世子的保密工作做得好,加上齐紫怡马上要临产,所以对他的管制也就松了很多。这样下来,两个人在外面的院子里甜甜蜜蜜的私会,愣是两个月都没有败露了。

    可美好的开端未必就有美好的结局。这不,没等齐紫怡这个正派夫人过来找茬,花家自家就首先乱了。

    原因无他,事情出在花枝儿身上。想想,花枝儿作为花家的嫡长女,本来好处都是她占了多。花巧儿又是犯了错的人,在她的面前更是一点儿地位也没有。

    可随着云翳桓的出现,花巧儿的地位硬是压过了她。就连一直看着花巧儿不顺眼的老姨娘都事事顺着她了。

    这样一来,好面子的花枝儿怎么能坐得住了。

    于是,她这个好姐姐硬是找了机会爬上了云翳桓的床。

    姐妹两个共同伺候一个男人,云翳桓无所谓,女人对于他来说就是饭后的茶点,可有可无。花枝儿自动出位,他乐的占了一个便宜。

    花巧儿能忍吗?答案自然不能,在怀了云翳桓的孩子以后,她干脆怂恿着花枝儿闹到了王府。

    蒙在鼓里的齐紫怡这才知道,世子这一阶段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一哭二闹三了,对于齐紫怡这样狠心的女人来说,自然不会作出上吊这样蠢事出来。

    欺负到她一个郡主的头上,自然不能就这样轻而易举认了。

    花家姐妹肯定是不能留下的,她心里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处置她们了。不过在此之前,云翳桓也别想好过。

    “只是玩玩而已,又不会影响到你的地位。”云翳桓头疼地看着阴狠的齐紫怡,心里有些毛毛的。

    他十分了解齐紫怡的个性,这女人根本就不能吃亏了去。要是逼急了,说不定还会在背后给自己下毒。

    府里可没有人会给自己解药,想到这儿,云翳桓耐下性子,柔声劝说起她来。“我是男人,在外面玩玩并不过分,在府里还不是你这个女主人说了算。再说,花家那老头在朝廷中曾经身居侍郎位置,对朝中的事情了解甚多,要想成事,还需要他在一旁协助。”

    “说得倒是好听。”他不说话倒还好,一开口却更加激怒了齐紫怡。“要是本郡主外面养着小白脸,你能忍得住了。”

    “世子,你听听,这还是一个女人该说的话吗?”怀王妃正带着人进来,自然听到了齐紫怡的一番高论,立刻就急了。

    她本来就不喜这个儿媳妇,嚣张跋扈不说,还十分善妒。看看,她的儿子身边除去那个毒女人,还没有一个其他的女人了。

    有钱的普通人家,还妻妾成群了,齐紫怡像什么话。

    不过怀王私下警告过她,不许和儿媳妇拧着来,所以她一直都忍着没发。

    好在今天摄政王府来人了,又巧了让她听到齐紫怡这番不着调的话,顿时怀王妃自认为抓住了她的把柄。“想必郡主在府里没少读女戒?她自己大了肚子,还不愿意为丈夫房里添人,男人在外面找了几个女人算得上大事情吗?”

    齐紫怡听了差点儿气炸了。

    很明显,老妖婆是向着她自己儿子的。

    “闹够了没有。”摄政王府来的人是齐御墨,他也听清楚自己妹妹说得话了,显然,妹妹并没有站在理上。

    要是平时,即使齐紫怡没有理,他也会想着法子逼着云翳桓忍下了这口气。

    可是现在不行,摄政王府正处在多事之秋,正是需要和坏王府共同联手的时候,在这关键时刻,自然不好压着云翳桓。

    所以,在利益面前只能先委屈一下自己的妹妹了。

    “二哥,连你也这么说。”齐紫怡眼泪一下子下来了,她受不了这个委屈。

    “胡闹,都是要做娘的人了,怎么还分不清轻重了。”齐御墨这一次没有顺着她,而是阴沉着脸狠狠瞪了她一眼。

    “妹夫,我先开导她一下,你别管她。既然外面的女人已经怀了身孕,还是将人给接了进来。你说的对,花侍郎还是有一点儿用处的。”齐御墨微笑着看着云翳桓。

    云翳桓在看到齐御墨出现的事情,浑身都是充满了戒备的。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齐御墨竟然是向着他的,一时间,他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了。

    “既然二哥这样说,我就先出去将人处理一下,等会儿你到书房里来见面。”云翳桓松了一口气,然后含笑出去了。

    不满的怀王妃心里也满意了几分,跟着儿子出去了。

    “你是不是我的亲哥哥,竟然向着外人。”齐紫怡气的浑身打颤,连肚子的孩子都有些不安稳起来了。

    “我这一次是过来是和怀王商讨粮草的事情的。西奇的粮食本来就不多,更可气的是太子竟然公然和我们作对,他不仅将粮草换了自己人接管,而且还和大庆的云庄换取了不少的物品,父王和母妃正是头痛之际,在这节骨眼上,你绝对不能再生事端。”齐御墨严厉地说。

    “怎么会?西奇的粮草不是一直都由父王的人管理的吗?”谈到正是,齐紫怡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屈辱。

    “这么多年,齐御斌原来都是装的。他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人给查办了,而后又换上了自己的人。朝中现在观望的人也倒戈到那边,甚至连米家和雷家也倒向那边去了。”齐御墨说到这儿,语气带上了重重的鹜厉。

    凡是背叛他们摄政王府的人,等以后一定要那些人好看。

    “别忘记你是西奇最最贵的郡主,将来还是最最尊贵的公主,这样的身份,那些女人怎么会威胁到你的地位。男人嘛,都是有孽根性,就是咱们的父王身边不都有妾室吗?你越是和云翳桓对着干,他的反叛之心就越严重。这样下去的话,你想一想,得不偿失的会是谁?只要你平安生下孩子,无论是男女,父王和为兄都可以保证,那孩子将来绝对是大庆最显贵的人,就是再多的孩子也威胁不到他的地位,更别提你这个做母亲的了。”齐御墨说完,脸上露出肃杀的表情来。

    “可也太便宜了那些贱货了。”齐紫怡从来没有受过委屈,现在只要一想到花巧儿肚子里和她一样多了一块肉,她的心头就像扎了一根针似的痛。

    “以你的手段,还治不了一个孩子吗?不过现在是敏感之际,那个女人和肚子里的孩子,你动不得。”齐御墨阴笑着说。

    齐紫怡看了他一眼,想想觉得他说得也对。在王府里,云翳桓和怀王、王妃要不是看在她的身份上还真的不怎么待见自己。

    “好好照顾好郡主,要是郡主出了一点儿差池,小心你们的命。”临走,齐御墨又帮着她敲打了一下她身边的人。

    其实就是他不说,院子里的人也不敢怠慢了齐紫怡。

    因为她们全都是从西奇陪嫁而来,身价性命可都是捏在齐紫怡手里了。

    “你好好休养身体,什么都不用多想。一切都等平安生下孩子,耐心等到事成之后再说。”再一次叮嘱了神情恹恹的齐紫怡,齐御墨才急匆匆离开了院子里。

    齐紫怡虽然说在自己哥哥的安慰下,宽心了很多,可心里总还是有些郁结的。隐隐的,她感觉到肚子很不舒服,于是倒在床上睡下了。

    齐御墨到了书房,果然在那儿看到了等待他的怀王父子。

    “妹妹她在府里被父王母妃怪坏了,希望王爷和世子能担待一些。她在我的开导下,已经不会再闹了。”齐御墨一见到人,就客气解释一下。

    “没事,女人家的都是这个脾气。”怀王和云翳桓似乎都不介意这件事。

    “我这一次来是想问问,这边的粮草准备得怎么样呢?”他开门见山接着说明了来意,却对西奇目前的局势绝口不提。

    怀王父子也有人在西奇监视那边的动静,即使他不说,其实肚子里也是心知肚明。不过,他们也不会蠢到直接说出来,让齐御墨难堪。

    “太子将海上盐帮给剿了,云庄抢了于家各处酒楼的生意,就是布庄和瓷器行也遭到云庄的打击。皇上在此关头竟然宣布了粮食严控的命令,北地的日子也不是好过。最气人的是,渭河的延续竟然是避过了北地,你说,云破月是不是早就准备对付我们?”云翳桓最近很烦,一连串不顺心的事情交织在一起,将他的耐心全都磨掉了。

    “齐御斌八成准备是和云破月联手,这样一来,我们算是腹背夹击了。”怀王冷冷地说。

    “他们联手是很棘手,可我们也是一家,既然撕破了脸,只好破釜沉舟了。希望王爷能抓紧时间,将麦收这一季的粮食多收购一些,准备地更加充足一些。”齐御墨说。

    “难呀。”怀王叹息着推诿。

    “我这一次来,带了一些新制的弓箭而来,你们抓紧时间派人练习了。”忽然齐御墨话锋一转。

    “弓箭?”怀王的兴致一下子来了。

    “对,是弓箭。两箭连发,而且箭头带着毒药。同时,随着我而来的还有装备新颖的盔甲,虽然是藤树做成的,却是刀枪不入。王爷可以试试。”齐御墨知道怀王是一只老狐狸,他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所以干脆利索地给出了优厚的条件。

    “多谢。”怀王顿时乐了,有了新型的弓箭和盔甲,他们离成功又近了一步。“你说得对,咱们是一家,粮草的事情等过麦收之际,一定匀一些给你们。”

    “要是能让太妃出手,将云朵那个人拉拢过来,也许事情会顺利很多。”云翳桓虽然不待见云朵这个人,但扪心自问,在生意上,他的确比不上那个男子。

    “他是太子的人,怎么会轻易妥协了。”齐御墨皱着眉头回答,对于拉拢云朵他并不是很赞成。当初想和那个人做代理商,她都没有给自己的面子,何况这样大的事情了。

    “当初,她也并没有回绝本王。在本王看来,她也是一个识时务的人,只要给出绝对的利益,没有理由,她会拒绝了。”怀王却极力想将人给拉拢过来。

    “两日后,我请示了父王以后给你们答复。”齐御墨也被他们父子说动了心。对呀,这个天下论起有钱人,还有谁能比得过云朵那个商人。

    云朵是说过不会参与朝政之事,可人心都是会变的。只要给出足够的利益,重利的云朵说不准就能帮助了他们。

    “好,本王等着。”怀王大笑。

    齐御墨没让他失望,三天后,西奇那边有人过来传达了摄政王的意思,要是云朵愿意帮助他,等事成以后,将封云朵为一字并肩王,只要不谋反,爵位时代传下去。

    这个条件很诱人,怀王要不是有自己的立场,他都能动心了。

    看样子摄政王对云朵这个人是势在必得。

    “传话到太妃那边,加上一句,大庆也愿意承诺相同的条件。”对有用的人,就要下足够的资本才能成事了。

    “父王,会不会给的承诺太多了?”云翳桓吃了一惊。要是云朵成了两国的一字并肩王,今后还能了得。

    “小不忍则乱大谋,一字并肩王,说得好听一些罢了。军权最后还不是落在我们的手里。”怀王瞪了他一眼说。

    云翳桓听了一下子笑了起来,姜果然是老的辣。

    “王爷、世子,不好了。世子妃肚子痛,恐怕是要生了。”两个人刚说着话,就看到丫头匆匆忙忙跑了进来禀报。

    “怎么这么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