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980章 最后一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锁定四门近防炮,他顾不上脑袋嗡鸣,一闪就扑了过去,跟着抽出斯巴达战刀,就准备强行切掉底座的螺丝。

    可他跟着顿住了。

    这近防炮是可以拆卸,可他无法移动它。

    这玩意重量超过五吨,他不是神仙,怎么可能平地移动它?

    吗的!

    薛郎咒骂了句,在看到列车人影下来的一刻,闪身扑向几挺重机枪,大刀抡起,轻易就切开了底座上的螺丝,在机枪脱离底座的一刻,抱着,飞奔向刚才藏身的门户,在那些人影小心收索,靠近破碎门户的一刻,来回四趟,将四挺重机枪拆卸,弹链能拽出的尽量拽出,里面够不到的也只能作罢。

    暂时无法击毁列车,那就先消灭靠近的,并做好突围的前期观察准备。

    他要弄懂对方的识别方式,万一不行,就放进来人,换上他们的一切,只要突出门户就好说了,逃离,不见得没机会。

    可是,他刚刚藏身房间内,下车的敌人已经靠近了门户,却五人突进,而是一枚枚的手雷不要钱一样的勾手扔进门户,叮当的催命声音里,滚动满地都是。

    我艹!

    薛郎大骇,扑出已经不现实了,翻身扑向角落,拽过一个铁皮柜子挡在身前,身躯蜷缩,张大嘴,吐尽腹腔空气,无声嘶吼的一刻,轰轰的爆炸腾起。

    一股股冲击波往来激荡,在偌大的空间里来回翻滚,一声声重锤一般的敲击声里,薛郎眼前一阵阵发黑。

    这是一帮经验丰富的士兵,确认里面还有敌人的一刻,根本不上前,不是米国炮火至上的理念,而是在封闭空间里,没有比这样更有效打击敌人的手段了。

    速度快,还不会将敌人炸碎。

    这里的构造,他们门清,他们,就是政斧为保证这里不至于失控,防护那些机器人逃出基地,在上演电影里的狗血情节,机械苏醒意识,控制,并消灭人类的桥段,连托尼斯他们都不知道的一只针对基地的特殊力量。

    要不,也不会携带那么强大的设备,用来直接摧毁基地的设备。

    他们,距离这里只有二百多公里,半小时,连带接到命令到赶来,足够了。

    地面的进攻,不过是烟雾弹罢了,真正摧毁这里的,是这股力量,甚至不用接仗,就能闷杀里面的敌人,但必须靠近,否则电流的强度不够。

    他们,当然不会进去跟敌人拼命,能够潜入这里的,当然是高手。

    要不是列车无法移动了,连人都不会下来,再往前开几十米,炮口直接对准门户,直接轰击,炸碎里面的一切完事。

    轰轰的巨响中,薛郎意识到自己没机会离开了,就算不被炸死,十六七分钟后,一样会在核弹爆炸的一刻,灰飞烟灭。

    他意志力强大,可惜,却无法抵挡这狂猛的爆炸震荡,没有失去意识,已经够强大了。

    这一刻,他没有后悔留下。

    这些事总要有人做。

    要死了吗……

    眼前一阵阵发黑,意识都一顿顿的断档的一刻,他依旧不悲不喜。

    他没有想眼前的困局,没有想一会自己失去意识,落入敌手后会如何。

    因为那些没意义了。

    这里,注定会在核爆炸中消失,成不成为俘虏还有关系吗?

    这里,也不可能有信息传递出去,因为,这里距离地面超过四十米,怎么可能有信号发出?

    只是他并不知道,这里,在火车道的墙壁里,是有有线的,通讯,并不存在断绝。

    意识震荡中,他先想到了爷爷,五爷爷,八爷爷。

    爷爷们慈祥的苍老面容冒出的一刻,薛郎露出幸福的微笑。

    这是他两世为人,最温暖的时段,比上一世自己母亲照顾自己的时候,还要温暖。

    三个爷爷在山林里,抱着自己寻找浆果,牵着自己下套子,下夹子。

    三个爷爷手把手的用木头削出的武器教自己剑术,匕首,大刀的套路,教自己拳法,腿法,不厌其烦。

    三个爷爷跟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下夹子,下套子,设陷阱,只动嘴不动手。

    三个爷爷等在家里,烤着炭火,想吃什么了,就让自己去打,去做,却不让大奎哥他们插手。

    这一刻,他当然清楚,爷爷这是因为自己木讷,这是陪着自己长大,希望自己尽早能够独立。

    爷爷,孙子不能陪你们慢慢变老了,虽然我已经不是本来的薛郎,但我同样想着能够陪你们变老,亲自陪同你们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旅程……

    薛郎在旁边水泥墙在震荡中开始掉落水泥块的一刻,眼眶湿润了。

    轰轰的巨响没有停歇,因为,外面的敌人清楚的知道,这里全部水泥浇灌。而对方是高手,虽然困住了,被车上的自动武器封锁在了门户里,但靠近,有死无生。

    所以,依旧是不断的有人替换前面的,或者干脆就是传递手雷,由前面的打开保险,勾手投出,或者扛起火箭弹,在烟雾一股股的喷涌中,闪身射出弹头,在离开门户。

    他们,只需要尸体,不需要活口,当然,有更好了。

    但只要得到尸体,证实是哪一国家的,不管是不是这个国家在攻击米国,也会将他们从地球连根拔除,种都不剩。

    轰轰的爆炸就没有停歇,水泥墙一样扛不住手榴弹的爆炸。

    一声声巨响中,爆炸周围的水泥墙开始粉碎,开始脱落,相信全部炸碎这些隔断,也就一两分钟的事情。

    此时,地面的进攻依旧没有打开局面,掀翻了大面积的水泥地,当又是一波装甲车靠近的一刻,火箭弹,导弹乱飞,机关炮升起开火,又是一次毁灭打击,让那一片成了死亡的禁地,就算数个竖井被击中内部,引起连环爆炸也没耽误反击。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