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一章 冰释前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婚礼要到中午十二点整才正式开始。洛三千和樊不凡到了早了些,不过这时候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

    “你要给我引荐的人来了吗?”三千看到樊不凡的目光在左右逡巡,明显是在找人。

    “来肯定是来了,但现在似乎不在这里,应该是和新郎新娘在一起。”

    “莫非是伴娘?”

    樊不凡摇了摇头,笑说:“虽不是,但挺接近的。看来这会儿见不上,那就等一等吧,也不急于一时。”

    “嗯,”三千说着也来回看着会场内的人群,忽然她看到了一个身影,表情一下就僵住了。

    是陈知宁。

    三千感觉自己的心脏瞬间就拧巴在了一块儿,跳得非常不规律。也是她大意,应该早想到像这样的场合是很有可能见到陈知宁这样身份的人的。

    自从上一次她放了他鸽子之后,陈知宁又联系过她几次,不过也许是在美国待得久了养成的习惯,他并不强求于她,只是不断地提出请求想与她见面好好谈一谈,但都被三千拒绝了。

    听洛画说,当年陈知宁离开自己的时候是知道她已经有了身孕的了,然而他当时已决意要走,所以对洛画说不希望她今后一个人带着孩子,太辛苦,还是打掉的好。然而洛画并没有听他的,在他走之后还是把三千生了下来,而随着三千越长越大,容貌也与洛画越来越像,所以那天在n&h陈知宁第一眼看见三千时才会吓了一跳,也反应过来她很可能是自己的女儿。

    这么雷人的戏码,三千听了都会笑,可如今却是发生在她本人的身上,这就让她是哭笑不得了。

    老实说,三千拒绝和陈知宁谈倒没有什么苦大仇深的理由,她不恨他,也不怨他,她只是不知道真和他面对面坐下的时候该说些什么。难道要抬手敬个礼说爸你好,我是你闺女,好久不见了请多关照吗?想想都觉得不忍直视……

    另外她也是考虑到还有陈双这一层因素。倘若她真认了陈知宁这个父亲,那和她自己相比起来,恐怕陈双受到的刺激会更大。到底是同父异母的亲妹妹,又因为樊不凡和徐纾温这俩人的事都让陈双经受了很多,三千多少心里也不太落忍。

    所以暂时,三千还是打算对陈知宁敬而远之。而陈知宁在几次三番地请求之后也意识到了让三千接受他并不容易,他那个人做事又向来喜欢有条不紊、层层推进,于是就先放弃了如此冒进的方式,打算让三千好好想一想再说。

    今天会在宏隆遇见,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出乎意料的。

    何况三千还没有把自己这位亲生父亲的事情告诉给樊不凡,她就更不愿忽然在樊不凡面前被撞破。

    脑中千回百转,其实不过也就几秒钟的功夫,三千扭头对刚从服务生那儿为她端了一杯香槟的樊不凡说:“我要去一下洗手间估计时间比较长,你先自己转转,我等下出来找你。”

    因为急着脱身所以三千也没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倒是樊不凡一下子就想到了正常人都会想到的方面,不禁稍显尴尬。

    “你是不是吃坏肚子了?”他有些关心又不太好意思地问。

    “……你问这么多干嘛!”三千也反应了过来,脸不由红了,“总之我先去了啊,你自己玩。”

    她说完就匆匆走了,樊不凡站在原地挠了挠头才踱步往大厅的中央走去。

    宏隆集团财大气粗,处处都透着壕的味道,连洗手间都建的像个豪华公寓似的。

    三千窝在女洗手间门口小客厅里的真皮沙发上,心里默默地感慨着这客厅比她家的都大,太没有人性了。

    就在她还在怒斥人世不公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走廊里传来一连串急促的高跟鞋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然后进得门来,三千抬眼便看到了一个大美人。

    所谓明艳不可方物,就是她当时对人家的感觉。

    美人的头发是在脑后高高束起的,黑得发亮,明明只是很简单的样式看起来却是说不出的高贵。而她的容貌就更不用多加赞美了,三千觉得只有母亲洛画年轻时的照片可以和她有的一拼。这位美人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宝宝,穿着白色的小公主裙,模样特别地招人疼,只不过这会儿这位小公主似乎有什么委屈的事,正撇着嘴眼泪汪汪地望着那美人。

    “哥——哥——坏——花——”小公主努力地发出单个音节,说的时候就显得更难过了,泪珠一颗一颗地往下淌。

    “是哥哥不好,但哥哥也不是故意的啊,之霖不哭了,等一会儿妈妈再给你找一朵更好看的好不好?”那位美人又是心疼又是无奈地劝女儿道。

    “不——要——别——的——”小公主虽然人小脾气却大,噘着嘴就是不肯妥协。

    美人的眼中似乎是有些想笑但又不敢笑,抱着她柔声细气地说:“那就还找那一朵,一模一样的行吗?之霖现在先不哭了,你看看今天可是小姨和宜年叔叔结婚的日子,大家都高高兴兴的,你要是哭了大家就会忙着来哄你,气氛不就被影响了吗?”

    三千没料到这两位居然是今天新人的亲戚,有些吃惊。另外她本想着这么小的小孩儿肯定听不懂这些道理,却没想到那位叫之霖的小公主在听了之后果然没再喊着要花,但还是憋着嘴一副眼泪都往肚子里咽的可怜模样。

    见到这幅画面,三千和那美人都是忍不住笑了。

    虽然平时一般都是不怎么多管闲事的,但今天三千看见大美女和小美女后心情不由变得很好,忍不住开口问道:“请问您的女儿怎么了?为什么会哭呢?”

    美人听见她问,回头先是不好意思地冲她笑笑,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刚才她哥哥抢了小姨给她的一朵马蹄莲,她就难过了。那花本来很多的,只是她就认准了那一朵,再给别的都不行。真是抱歉打扰到您了。”

    “没什么打扰的,我只是看孩子哭觉得很不忍心。”三千差点被美人一笑给晃了眼睛,见人家这么客气她反倒有些不自在,于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这母女跟前道:“您要不让我试试哄哄她?”

    “这恐怕不太好吧,太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三千说完忽然想到也许人家怕她是坏人,便又解释说:“您放心我绝对不是人贩子!您就抱着孩子坐到沙发上去,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那美人一听就笑了,“您多心了,我没这么想。宏隆安检这么严,特别是今天,您能在这儿那一定是来参加婚礼的客人,我怎么可能怀疑您呢。”她说着又看了看三千,似乎是觉得再拒绝也不太合适,反正试试也无妨,就走到了沙发那边坐下将孩子抱着放在自己腿上也坐好然后对三千道:“不过我也是实在没法子了,那要不就麻烦您一下?如果之霖真不哭了可就帮大忙了!”

    三千见她说话处处都顾及着自己的感受,心中好感度更高,屁颠屁颠地就凑了过去蹲在沙发边儿上,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的白纸本和一支铅笔,“看我的吧!”

    她说完就开始在纸上画了起来,这也是职业习惯了,她平时出门如果包大都恨不得时时刻刻背着数位板,包小的话就只能装本子了。

    三千的手速很快,一分钟不到纸上已跃然而出一朵栩栩如生的马蹄莲,连其中的花蕊都看得十分分明,除了颜色以外简直和真的别无二致。

    “是这朵吗?”三千撕下纸将画递给小之霖,只见人孩子瞄了一眼,仍是抽泣着摇了摇头。

    “那就再换一朵!”三千说完又低下头运笔如飞,不出片刻又画了一朵绽放的玫瑰花出来。

    “这个喜欢吗?”她问。

    然而小之霖还是只扫了一眼就把头扭了过去,看来依然不感兴趣。

    美人似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低头温声对三千说:“您就别再麻烦了,这孩子脾气可倔了,我自己再劝劝她就好,您还是忙您的事吧。”

    “没关系我不忙,”三千心说我原本来洗手间就是为了躲人的,哪里还会忙,嘴上说着手下也不停,转眼纸上又现出一支亭亭玉立的莲花,花瓣圆润而光滑,底下的荷叶也是清清楚楚。

    她举起来给之霖看,“这个呢?”

    小之霖噘着嘴瞧了一眼,可这一瞧眼神却忽然亮了,只见她瞪着圆圆的眼睛朝三千伸出手,“要——要——”

    三千看终于成功了,脸上不禁露出轻松的笑容,把画给了她欣慰地说:“送给你啦,这下就不委屈了吧?”

    小之霖像是听懂了她的话,露出个甜甜的笑容眨了眨圆圆的眼睛。

    “真是太感谢您了,”美人这时候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清澈的目光投向三千:“您画画真好。”

    被美人夸奖让三千觉得很开心,谦虚了一下道:“我是学设计的,这些都是基本功。”

    “是嘛,原来是设计师。”美人的语气中透着赞叹,同时眼神里还涌现出一种意味深长的情绪。

    “对了,看这说了半天话都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乐桐溦,请问您是?”美人友好地向三千伸出了手。

    乍一听到“乐桐溦”这三个字三千只觉得非常耳熟,但一时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她也顾不上多反应,连忙伸手和人家握住说:“您好,我叫洛三千。”

    “洛,三,千?”乐桐溦的声音很好听,她把三千的名字轻声重复了一遍,然后脸上渐渐浮现起一种了然的笑意。

    “原来你就是不凡说的那位很厉害的设计师啊。”她弯起双眸非常亲切地看着三千,就像在看自己家里人似的。

    三千心中一惊,终于想起来了眼前这个人是谁。

    乐桐溦,杜家的大小姐,靳函煊的妻子,同时也是靳函煊公司的总经理兼投资顾问。

    至于为什么杜家的大小姐会姓乐,中间还有老长一段跌宕复杂的故事,暂且不表。

    “难道您就是樊不凡说今天要给我引荐的人吗?”三千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乐桐溦笑着点头,“真是巧,没想到还不等他介绍我们两个就先碰上了,也是有缘。这样吧,我们一起出去找他,估计不凡看到会吓一跳呢。”

    “这……”三千还顾虑着陈知宁,有些犹豫。

    “不方便吗?”乐桐溦的目光清亮,仿佛能洞悉一切。

    三千强自压下了心中的不自在,安慰自己说也许现在出去陈知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