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九零 失踪的文老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   哪怕她说得这么斩钉截铁,他还是不肯?又是她强求了么?

    花苗还要说话,小路上就突然出现秀秀的身影,正踮着脚招手,“五哥,花苗。哥,快点回家,娘找你有事,急事。”

    李聪立马转身就走。

    “你全都看到了?”花苗呆呆的看着李聪远去的背影。

    秀秀顿了顿,才点点头。在她现身之前,她已经早到好久,把李聪和花苗的对话都听了个全。后来听出局面僵持才跳了出来。

    “我哥的话有点儿伤人。”她讪讪的说道。

    何止,简直就是破开她的心,再狠狠的浇上一把盐。可惜,这道致命的伤口,他却永远看不见。

    “但我哥说的也没错。”秀秀的话峰一转,“先前是我想的狭隘了。感情本来是两情相悦的美事,一厢情愿是不可能幸福的。”

    听出点端倪的花苗冷冷的面向秀秀:“所以呢?”

    “我不会再帮你。”秀秀正色道:“因为我发现,帮你只会让我哥更加痛苦。”

    “所以就让我一个人痛就好了,是吗?”

    秀秀默然。

    “你体会过那种得而复失的感觉吗?”花苗问道。

    “虽然我知道,我接下来的话可能有点伤人,但对于我哥,花苗你好像从来没有得到过吧。没有得到,怎么谈的上失去?”

    秀秀轻轻的语气落的花苗的耳朵里,却是让她脸色木然一白。

    “你嘲笑我?!”

    “我只是觉得,话说重一点,或许你会更清醒一点。”秀秀摇头。

    “够了!”花苗手臂一抡,后退了两步,“我清醒得很。秀秀,我们十几年的朋友,你居然这么说我!还在这里摆出一副为我好的样子,当初是谁说要帮我的?闲麻烦就算了,我不用你帮忙也可以,别再让我瞧不起你。也别给我摆什么语重心长的样子,因为事不关你,所以你才说的那么淡然,一会儿站这边一会儿那边,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我会不会心痛,会不会发疯?什么叫一厢情愿,什么又是两情相悦?你敢说你跟你未来的丈夫就是两情相悦?”

    秀秀哑然,或许正如花苗所说,因为她站在旁观者的位置,所以看得清楚。对于同样是因为这份清楚,可以让她随时改变自己的主意,站在她认为对的那一方,却从没考虑反反复复只会让先前许诺的那方的希望覆灭。处在这个位置上她也根本不知道事中人到底又有这样的顾虑和纠结,所以行事会带上一些武断吧。

    她不是他们,却自作主张的做了她认为对他们都有好处的决定。

    看似好意,却未必不是好心办错事。

    旁观者,只是更残忍的一个位置。

    田埂上还只剩下她一人,秀秀忽然蹲下来,双手环住膝盖把头埋在膝盖上。

    做人为什么这般艰难?

    ***

    看着文氏跟她婆家的小叔子急匆匆的回来,原本搬着椅子守在文老爹院门口的文术老太爷也完成任务回家了。

    “爹,爹——”文氏一边小步急走,一边喊道。

    李聪则在后面小心的查看有无翻墙撬锁的痕迹。不过随即他又忍不住摇头,是人丢了,又不是丢的物件儿,看这些起什么用。

    “三嫂,我去问问周围住的人上次见到文老爹是在什么时候,你搜搜屋里,看文老爹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李聪说道。

    文氏点头。

    李聪出去了。

    文氏则有些颤微的开始搜索房间,她长这么大,从来不知道家里是否有什么仇人,这次爹难道是被仇人掳劫了?家里的家具上都蒙了一些灰,看样子有段时间了。等她们以后修了房子,一定要把爹接过来一起住!文氏心想,但立马脸色又变了,爹啊,现在你在哪里?

    风尘仆仆,看上去都瘦了些的文老爹一脸疲惫的出现在家门口,尽管回来的时候是坐的马车,但屁股疼啊。

    “真不是享福的命啊。”他小声嘟囔,手掌贴上院门,却不料门开了。

    小贼!

    文老爹精神一震,他小心翼翼的拿起竖在墙边的一根块柴,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好大胆,大白天的都居然敢摸进他家里。

    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时传来,看来还没走。

    不过,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

    他竖起手里的块柴。(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