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九二、 前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二哥。”花岗老二一下子像是被抓住了痛脚,松开那只手,脚立马前踏一步抓住花岗老三的衣领:“瞧不起我是不是?”除了老大的地位不变,他们的排名都是以武力值论的,现在他的实力大不如老三,对方语气里的一些轻蔑也就显露了出来。

    那只黑枯的手抓着被踩扁的馒头飞快的缩了回去。

    老大看了那正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惴惴不安,又飞快往嘴里塞馒头的人,才把视线落在两人身上,恨铁不成钢的骂道:“现在都到什么地步了,你们还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吗?吵赢了很有面子是不是?”

    最紧要的是他们三兄弟抱成团,才能不被人占了便宜。

    “是他眼里没我这个二哥的。”花岗老二争辩道。

    花岗老三只是耸耸肩,丝毫没有为自己说一句的意思。

    一个激愤,一个看上去油盐不进,真是头疼。花岗老大正要说话,眼角的余光里就出现两只脚。

    他抬起头。

    “我想跟你们谈谈。”

    “大管事。”路过的工人看到李壮都停下脚步,冲他打招呼行礼。

    李壮笑着点点头。

    当初放走唐宛如,引廖泗安外出寻找还是做对了,两个月时间他已经完全把顾家船业上下所有人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不怕动摇地位了。他心里倒是佩服起唐宛如来一个女人,居然能躲开廖泗安这么久,她心中到底是有多大的勇敢才能不屈不挠的坚持到现在。

    过去的空有名头的大管事如今已是名副其实了,换了一种心情再走在街上,看什么都不同了。

    虎头衣衫不整的从春风楼走了出来,看见李壮,一愣,随即上前喊了一声。

    李壮看着春风楼的招牌,眉头一皱,才把视线落在虎头身上,“把脸上的唇印擦擦。”

    “那些娘们都太浪了。”虎头一边说,一边提袖在脸上擦了擦。

    “你也老大不小了,别整天就待在这种地方,是时候成个家了。”李壮说道:“你又不缺本事,又不少银子,找个干干净净的姑娘安定下来,再生个大胖小子多好。”

    他能这么快完全坐稳顾家船业大管事的位置,虎头功不可没。

    “四哥,你倒是像我娘了。”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李壮正色道:“你对以后就没个打算?”

    “混吃等死算不算?”虎头想了想,头一歪,问道。

    “…臭小子,我看你就是皮痒。”李壮怒,答个话都不正紧。

    “别说我,我看四哥你倒是真的需要找房媳妇。”

    李壮的神情淡了下来,敷衍道:“再说吧。”

    “看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都不着急,我急什么?”虎头摊开手,说道。

    “我跟你能一样吗?”李壮没好气的哼一声。

    不都是光棍儿,有什么不一样?

    虎头话题一转:“再过半个月,船业就该没什么事了,你回李家屯吗?”

    这好像是他记事起过的几个月真真正正平静的日子,李壮都有点食髓知味了呢,可是不回去吗?二十多年来,他还没尝试过独自一人在外面过年的。

    “你想回去吗?”李壮问道。

    “盆底镇也好歹是我的娘家。”虎头伸了个懒腰,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那就回吧。李壮也没再犹豫。”他已经能平静的面对现实,但他的家人还需要时间消化呢。

    又走了几步,虎头脚步一顿,挠了挠脑袋,“四哥,我想跟你说件事,你听了可别生气。”

    这不废话吗?

    李壮斜了他一眼,“既然知道我要生气就别说了呗。”

    “我怕现在不说,以后你会更生气。”

    看来事情还不小。李壮索性停下脚步,双手往背后一背,“你说。”

    “几个月前,我背着你往杜家送过东西。”

    李壮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都能猜想的到,肯定是虎头为他打抱不平,送的东西自然不是什么好玩意儿。还是那次醉酒误事,他把他和杜氏的事情都给虎头说了,这才......

    李壮有些头疼了。

    “你送的什么?”

    “一面镜子。”

    李壮看着虎头,等着他的下文。

    “碎掉的镜子。”r1152(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