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九四、 而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p;   秀秀穿着红衣裳,脸上抹了上好的胭脂,脸蛋红红的坐在自己屋里,身旁围绕着一群同样年轻活力的未出嫁女子。

    大家都夸她命好,娘家给力,婆家也颇有家底,新郎官听说也性格颇好。这样的人家嫁过去可不就是掉进了福窝里?

    秀秀只是笑。这次的这门亲她虽然没有去相看,但掌眼的可多了杜氏,她也相信她们的眼光。杜氏也笑称若是单看长相的话,这人是绝对可以跟秀秀到老的。女子这一辈子所求的大抵便是如此,说多不多,但说易也难。但事无绝对,若是有意外,只能说是人心难测。

    院坝中间排着一溜的红木箱子,赤金的头面,发饰,镯子,各色的布匹,糕点都成双的紧当当的塞满了箱子。旁边还有两只被绑了脚的活雁,偶尔扑闪下翅膀。来围观的每个人都不由得露出羡慕的表情。

    对方家境殷实,李家虽然看起来只有破破烂烂的一座茅草房,但说是李家屯的一大富户也不为过。大家都说秀秀是个有福气的丫头,有当米店掌柜的二哥,得白财的三哥,还有前段时间卖灯笼走了狗屎运的五哥,这杜氏大家知道的有钱。每个哥哥随意漏一点,她出嫁时的陪嫁还能差了?

    同人不同命,儿子多的好处此刻就体现出来了。

    杨柳和杜氏走进院子的时候,人群都不约而同的一时安静了下来。看好戏的,咧嘴嘲笑的,还有不明就里的,人生百态,当然杨柳明白知道这样复杂的目光只是因为她的出现。

    这可不是风光。

    云翅和习秋立即上前一步,一左一右的挡住各方的视线。

    相比于两个丫头,她表现的可有点弱了。

    杨柳抬了抬头。

    而李家人的目光大多落在李聪身上。

    李聪嘴唇紧抿,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他的目光定定的落在杨柳身上,只是看不清他眼神里的含义。

    杨柳也偷偷瞄了李聪一眼,应该是十八岁的少年郎了,健硕的架子还在,人却是瘦了些,眼睛里多了一些忧郁,还有一层薄薄的雾霭,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相爱过,又分开对谁都是一种打击。她心里会痛,跟她毕竟心理年龄和实际生理年龄都要比李聪大,懂得如何克制,转移自己的伤痛。李聪却是真真正正的十八岁,一个大一点儿的男孩子,却被迫要成熟。杨柳曾经经历过这种被迫成熟的过程,她知道有多难,所以才更觉得对不起李聪。其实不该遇上的,若是她没有莫名其妙的进入到杨柳的身体里,或许她和李聪之间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她和他的人生里有一个可能的如果该有多好。

    觉得对不起并不是因为做错了,是杨柳觉得她在李聪的人生中经过,然后充当了一个拔苗助长的角色。但个人有个人不可逾越的底线,哪怕以爱之名,也没有例外。

    最后还是何氏和余氏迎了出去,一个问杜氏,一个用眼神感谢杨柳。而何氏问的是杜氏,眼神却关切的看着杨柳。

    关系融洽的时候忽然插进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何婶,秀秀大喜的日子,这种人出现在这里做什么?”

    是花苗。杨柳斜了她一眼,却没应声,这种人,哪种人?说的是她?反正她听出了话里的歹意,却没傻得要贸贸然的就发火,那不就是不打自招了吗?

    不过看样子花苗过得很不好,身上没有一点年轻女子的畅快,反而阴沉的吓人。她不应该在屋里陪着秀秀吗?杨柳短暂疑惑了一下就把这点小疑问抛到脑后了。

    “杨柳,你站住,我说你呢,你听不出来吗?”花苗契而不舍的尖声问道。

    “你这人还真是奇怪,请你来看戏你不好好看,偏偏自甘下贱,要当起戏子唱戏给人看。没人搭理,你还不痛快了。”心直口快的习秋最先反驳,“下贱坯子就是下贱坯子,再好的窑再烈火的烧,它也成不了上品。”

    “你不过是个低贱的丫鬟,还好意思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花苗双手叉腰,“什么样的主子调教出什么样的丫鬟,你主子不要脸,你也不是好货。”

    习秋还要反驳,杨柳伸手挡了她一下。

    “好些日子不见,花苗姑娘口齿伶俐了不少,谁要是娶到你,家里一定很热闹。”杨柳一语双关,开口就扣了顶饶舌多话的大帽子在花苗头上。花苗这般为难,让她想起了她拜堂那会儿,有些人一开始便是注定了不对付。她说道:“像你这么好打抱不平的姑娘,谁家的事你都要冲出来主持一下正义,还真是不多见。不过这是我和李家的事情,你一个姓花的站出来叽叽喳喳,好像有些多管闲事了吧。”

    “这可不是我多管闲事,我早晚会进这家的大门。”宣誓般的话语,让人群一阵骚动。

    “花苗,你闭嘴!”李聪忍无可忍,吼道。

    “我偏不,我今儿站在这儿就是要告诉大伙儿,我嫁定你了。”花苗梗着脖子说道。

    如此露骨不顾脸面的话,让花苗旁边的几个大婶都忍不住拉了她一把。

    花苗不为所动,她已经不再费那水磨功夫,今天就是孤注一掷,就是要逼李聪不得不娶她。

    大家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到李聪身上。虽然花苗的话大胆露骨,但换个角度看,还是挺满足男人的面子的。

    “你休想!”李聪咬牙切齿的说道。

    “为什么?难道你还舍不得这个贱女人?”花苗指着杨柳。

    杨柳眼皮都没抬一下。

    杜氏捂着子墨的耳朵,提醒李武说道:“二哥,今天可是秀秀的大好日子。”

    惊诧于莫名而起的女人战争的李武这才回神招呼道:“各位父老乡亲,今天是我家小妹的定亲好日子,家里略备薄酒,感谢各位老少爷们平日里对我家老小的照顾。大家快请入座。”

    人群流动中,也没人注意到花苗到底去或者是被去了哪里。

    “我今天就不该来。”杨柳苦笑。管她本意如何,弄坏了秀秀的定亲宴席是真。

    “你别这么想。坐了这么久的马车,你快到屋里歇歇。”杜氏安慰道。

    杨柳摇头,“若瑾姐,我带来的贺礼就以你的名义送给秀秀吧。”说罢,她反手拍了拍杜氏的手臂,向抬定亲礼的那桌人走去。有些事,哪怕不稀罕她善后,杨柳还是要做出补救。

    点名要的酒结果换成了一杯茶,端正的端在手里。

    “各位,小妇人与刚才那女子有旧怨,一时激愤才口不择言的说了些失礼的话,还请入耳莫入心。小妇人在此以茶代酒,向各位陪个不是。”杨柳喝了一口茶,又道:“秀秀是个顶顶好的姑娘,嫁到张家后,还请多多珍惜。”

    说完,将茶杯交给云翅,然后冲那一桌子的人行了一礼,返身走了出去。

    李家她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各位保重。R1152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