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暖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妞的心。沈三只是大妞的不得已为之下的选择,其实比他还要可怜。

    缘分还是让他们相遇了,只是见面的效果却不理想,算不上剑拔弩张,但也说不上愉快。

    ***

    管事妈妈对林芮耳语了几句。

    霎时,林芮的脸色就变了,推开女儿的房门就嚷道:“沈青珏,你出息了啊,出去一趟,招回来个仇家,还带了个外国仔。信不信我真敢抽你?”

    “我信,我信。”沈青珏根本没听清林芮前面的话就点头,又急忙道:“别进来,我…我换衣服呢。”

    “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林芮不理,女汉子味道十足的直直绕过屏风。

    若不知道那是她娘,沈青珏真想骂一句无耻。

    她匆忙拉起衣裳,但还是被林芮看到了她身上的青紫。

    “谁干的?!”林芮立即尖声说道:“去滚个鸡蛋来。”

    “谁干的?”林芮又是问道。她放在手心里疼着的宝贝,从小到大都没动过她一根手指头,是谁下的死手?

    “我不小心跟人家撞了一下。”碰到这么个大嗓门又护犊子的母亲,就是调皮的沈青珏在其面前说话都低了声音。不都说严父慈母吗,她总觉得爹娘的角色错了。

    撞了一下就成这样,妈蛋,人形怪兽啊。

    “是哪家的小子?”林芮是要一查到底了。

    “这么些人,我哪认得全?”

    好吧,她气糊涂了。

    “看你以后还敢乱跑!”接过用纱巾包裹的煮鸡蛋,林芮一边往沈青珏伤处滚,一边问道:“那小子是谁?”

    “外乡人,跟家人走散了。我撞见了。就把他带回家了。”

    林芮知道得不多,顿时有些糊涂了:“小孩子?”怪只怪她刚才眼里只看到沈青珏,后来又被朱子轩吓得吸引了所有的心神。

    沈青珏嘶了一声,林芮没好气的又骂了一句,才边吹气边滚鸡蛋。

    “跟我一般大吧。”

    那也是十五岁了,居然还没有自理能力,这是得多宠啊。

    不过现在那个小子的威胁,显然不如朱子轩带给她的大,林芮问道:“那位老太爷救的你?”

    “老太爷?”沈青珏显然被这个称呼吓到了。

    “娘,你以为你还是我这个年纪吗?”

    “我很老吗?我没年轻过吗?”林芮辣气壮的反驳。又忽的摆摆手。“问你话呢?乱打什么岔。”

    沈青珏只得妥协:“是。是老太爷搭的手。”

    “他有没有问你其他的?”

    娘表现得好像很紧张似的,沈青珏歪着脑袋,问道:“比如?”

    “问你是否婚配。”林芮没绕弯子。什么救命恩人以身相许啦,这种狗血桥段不要太多。

    沈青珏一下子羞红了脸。拉起衣服背过脸去。“娘你乱说什么呢?”

    要是真如她表现的这般羞怯。也不会三天两头的就偷跑出去了。林芮放下心,看来朱子轩没问,那她也不能让他有机会问出来。

    “好好歇着。再乱跑,你屋里伺候的这些丫头全都要挨板子,我可没给你开玩笑,你再跑她们连坐。原本我把你爹书房里的戒尺都拿出来了,看你受伤就先记下,别往我枪口上撞。”

    不等沈青珏撒娇,林芮言语警告了一番就走了出去,她也还有事情要忙呢。

    嫁进沈家二十几年,林芮才明白古代当家的女人有多么难,约束又多,偏偏管的事情还不少,她熟悉了二十多年还没习惯。她才刚刚吃过午饭,准备歇息一下,就又有人找上门来了。

    “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啊?”林芮一边嘟囔,一边换衣裳准备出去见客。

    “安排朱老爷歇息了吗?”林芮又问道。她就几个时辰前跟人家说过几句话,既是旧识又来者是客,更是青珏的救命恩人,这样不管不顾的还是有些不妥当。

    午饭时略略陪过几杯酒的大管家忙上前细说了。

    林芮点头,“那两人是小子的父母吗?”

    “是的。”

    “那既然都接到人了…”算了,是该去见一见。她觉得麻烦的事,但对别人来说是真诚的心意。既然是好的心意,就不该被糟蹋了。

    “老爷写信回来,说是明天到,你们可别忘了做准备。”林芮又嘱咐道。

    迈过门槛,眼角的余光就看到三个人影立了起来。

    “无须多礼,三位请坐。”屁股挨着椅子的同时,林芮就说道。

    这个声音…

    看清林芮侧面的阿木莲心里一惊。

    怎么会是她?那么恰巧又收留了她儿子。

    “多谢夫人寻到犬子。”阿木莲立即站起来道谢,恰好站在林芮看李铁流的视线内。

    女主?

    林芮一愣,随即又觉得自己狭隘了。

    她起身还礼:“这位夫人客气,若不是小女,说不定两位早就找到令郎了。令郎还真是一个翩翩少年。”

    她满是欣赏的看着那少年,混血的就是不一样的好看。

    “多谢夫人。”少年起身行礼。

    “谢夫人赞赏。”阿木莲又福了福。

    “我从不虚夸人。”林芮笑着做了个请入座的手势。

    “大恩不言谢,以后若是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夫人还请尽管开口。”阿木莲说道:“已经耽搁夫人多时,我们这就告辞了。”

    这话一出,让正准备落座的林芮和少年都差点闪到腰。

    比起人家,林芮才觉得自己认为的直简有多么繁琐。不过也算是都合彼此的心意吧。

    “客随主便。”林芮只能找出这样的话,吩咐下人送他们出去。

    一直未说话的少年的父亲这才站起来拱手,才开口说了个“谢”字就被啊阿木莲扯歪了站姿,话也没说完。

    但仅是一个高出阿木莲的侧面,林芮还是认了出来。

    “冷轩!”

    冷轩!

    梦里出现过很多次的名字,如今又在这里听到了。

    她为什么知道?李铁流转头,他感觉突然有好多问题要问她。

    此时,林芮的声音又传来:“对不起,我认错了,三位慢走。”

    视线里只有晃动的珠帘。

    阿木莲满是汗的手缓缓松开。

    她知道,这个人是认出相公的身份了,一对年纪相当的男女,说是过去没有男女之情她是不信的。而且从这人一眼就能认出冷轩,除了情深至此,她想不出还有别的原因。但为什么不喊停步呢?

    內间的杨柳也久久不能平静。

    她知道,那个女人的相公就是冷轩,原本错过了,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人。刻在心底的人,只会随时间越发清晰,哪怕几十年不见,仍旧能一眼认出。想起上次见到冷轩的时候,他的身边已经有了妻儿。多年的守望落空,滋味确实不大好受,她恨过,怨过,可最后呢,还是没有选择去破坏。

    其实,知道并且亲眼见到他好好的活着,不是她最大的心愿吗?只是当时,她把自己的分量看得太重,所以恨,所以怨。

    记忆是很神奇的东西,存在过就不会忘记。失忆,只是暂时想不起而已。

    只是那时候,早已经物是人非,只能空叹一句造化弄人,所以还不如不清醒,不追悔。

    而且敢说他们现在彼此拥有的,不是最爱的吗?

    爱最爱的,嫁最适合彼此的,最美的童话里,是嫁的最爱又最适合的人。她和冷轩少了那么一点缘分,却又各遇所爱,所以,各自安好最美。

    (帮忙投下完本,多谢。【其实就想看看多少人看了。】)(未完待续……)R1292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