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7|4.1|发||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sp;  “咳,”李恒虚握了握拳,抵在唇边,“先生还没脱离危险,我心情不好,也有点为先生鸣不平的意思。要杀要剐,太太随便来吧。”

    “你没说错。”叶沂摇头,“但你不怕把我惹急了,真的撒手不管,你怎么办?”

    “不是还有那个么。”李恒指了指墙边的一排箱子,“先生教的,要软硬兼施。先来硬的,不行的话,再用软的感化一下,争取二次机会。”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太太有空可以慢慢看。”李恒神秘一笑,起身告辞,“我就按照刚才说的,先去准备了。”

    李恒出门后,叶沂沿着墙根溜了一圈,最终抵不过强烈的好奇心,盘腿在第一个箱子跟前坐下,打开了盖子。

    满满一箱子全是衣服,小孩子的衣服。叶沂轻轻捧了一摞出来,一件一件地翻下去。每一件都用精美的袋子包着,明显没开封过,还附着付款的小票。

    满月、半岁、周岁,一直到三岁,刚开始有男有女,后来变成一水的女装。春夏秋冬,各种款式。叶沂的手指不觉微颤。包装纸“哗啦啦”发出一阵轻响,就像她脆弱的心脏。

    2012、2013、2014,小票上的日期从她怀孕开始,每月几次,一直持续到和季承重逢之前。原来,他比她更早开始期待孩子的到来。

    一件件归拢收好,她又去看第二个箱子。厚厚一打产检报告,她的产检报告。从第一次检查开始,b超、血检,除了冷冰冰的记录,还有她从没见过的调理建议,甚至每餐食谱。

    每一页上,都有季承写下的批注:“她不喜欢吃生洋葱,炸成洋葱圈”,或者,“胡萝卜包到饺子里,不能吃出味道,不然会吐。”

    “啪。”

    硕大的水珠滴在熟悉的字体上,晕开陈年的墨迹。身体深处如同被生生撕裂了一样。叶沂从没这么痛恨过自己的愚蠢和自卑。

    内心深处,她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季承。所以,她就像只胆怯的乌龟,只要尚微出现,或者发现分毫的暗示,就瞬间缩回壳里,思考该如何逃跑。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最大程度保护自己。可她不知道,她对自己的保护,对另一个人是多大的伤害。

    第三个箱子里是季承的病历。她不在的时候,他居然看了整整三年的心理医生。病案分装在文件袋中,每个袋子里都附着支小小的录音笔。

    叶沂捞出一支,按下播放键。红灯亮起,录音沙沙转了一会儿,响起一个陌生的男音:“季先生,我是医生,不是神棍。你不说话,我没法进行治疗。”

    “催眠需要我来说话?”

    叶沂一惊。季承的声音竟这样陌生。如果不是病历本上写着他的名字,她几乎没法分辨,这到底是不是季承。

    他一向清冷疏淡,礼貌中透着漠然。而在这份录音里,他听起来疲惫沙哑,仿佛在沙漠里独行许久,苦苦找寻水源的人:“不需要别的治疗,就帮我睡一会儿,行吗?”

    “催眠并非在所有情况下适用。季先生,我们需要先进行交流。如果不能发现问题的根本,所谓治疗也只能流于表面,除非你想一辈子睡在我的治疗椅上。”

    “问题的根本?很简单,我的妻子抛弃了我。不过医生,你恐怕没法解决。”

    “她为什么抛弃你?”医生没理会他的讥讽,“所谓抛弃并不是根本,你没想过她会抛弃你、这个结果你不能接受,这才是根本。我们需要分析它的成因。季先生,你认为,你的妻子为什么抛弃你?”

    久久的沉默后,季承笑了一声:“她不爱我,我想强迫她爱我。”

    “你们结婚五年,最近才发生这种矛盾?”

    他再次笑笑:“矛盾早就有,但她以前离不开我,后来能了。”

    “发生了什么变化?”

    “我们之间有交易,交易结束了。”

    这次换成医生沉默。良久,他说:“我能不能理解成,你们之间原本没有爱情,甚至协议过离婚,但后来……”

    “后来,她对我还是没有爱情,可是我爱惨了她……医生,这个问题,你能解决吗?”

    “……”

    “医生,现在你是不是觉得,直接催眠也是个办法?”

    阿菲进来的时候,叶沂背对着大门,坐在一地凌乱当中。她连忙冲了过去:“太太这是干什么!地上凉,快,快起来!”

    叶沂呆呆转头看了她一眼,恍若未闻。她怔愣的样子吓坏了阿菲:“太太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我……”

    “阿菲……”叶沂茫然地望着她,又低头去看手里的录音笔,“为什么,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阿菲看清地上的东西,长叹了口气:“李恒真是……太太,您也别想太多。先生有他的难处,老太太根基太深,又生性多疑,先生对您太好,只会引起她的警觉,怕会对您不利啊。先生也是为了保护您的周全……”

    “当”的一声,录音笔狠狠坠地。偌大的房间里,凝结的悲伤被这声响打碎,泻落一地。

    叶沂“哇”地哭了出来:“为了我,又是为了我。每一次,他都是为了我……阿菲,他恨我对吧?我也恨我自己……”

    阿菲把她抱进怀里:“太太,先生怎么会恨你呢,他是最爱你的人啊。”

    冰冷的地板上,录音笔还在幽幽播放着:“一辈子睡在你的治疗椅上也无所谓。只要睡着了,我就还能看她一眼。”季承轻声笑道,“能这么看上一眼,也挺不错的。”

    季承,我在这里。以后,我哪都不会去了。我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帮你完成所有未竟的心愿。

    老太太和尚安国就要血债血偿了,你就赶快睁开眼睛看看,就看一眼,好吗?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