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三四回 大义难灭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玄山古堡。

    邪玄魔站在宽敞的半月露台上,向绿耶国的方向眺望,仿佛看穿了一切,仿佛什么也没有看穿。冷俊而平寂的脸依然邪魅摄人,而增添了几分莫名其妙的落幕。肩上的披风像旗帜一般,被吹得冽冽作响。

    大多数时候,邪玄魔会用傲漠怨恨,虐戏嘲讽的目光注视着人类、妖怪和神灵,鲜有这种表情的时候。

    身后,站着一个艳丽的蓝衣女子。她是忠心追随邪玄魔多年的蓝魔王米苏儿。米苏儿此刻怀中抱着一个刚满月的男婴。男婴睡得酣香。

    这个小小的男婴,正是红魔王纪利和丽雅的儿子炎儿。离开父母的怀抱,炎儿并没有感到不适,反而随遇而安。他不哭,也不笑。能吃便吃,能睡便睡,随意而安,乖巧得令米苏儿爱不释手。

    邪玄魔虽然对炎儿不闻不问,米苏儿却从来没有亏待过炎儿。炎儿除了暂时见不到父母之外,生活上的一切,保持了原先的待遇。甚至,米苏儿对炎儿的爱,不会比丽雅少。

    米苏儿抱着炎儿,轻哼着千年来,早知失传了的民间歌谣。在寂静的古堡里,米苏儿的歌声显得清亮动人。

    邪玄魔蓦然回,眼神定定的凝视着米苏儿。

    米苏儿被邪玄魔望得脸一刷的红……

    “邪玄魔大人,您怎么这般看我哇?”米苏儿一向风情妩媚,唯独在邪玄魔面前,却腼腆如花季少女。

    在米苏儿的身上,邪玄魔似乎看到了某人的身影。那个是他前世的记忆。当他还是将邪的时候,每天在湖畔作画,那妩媚的魔界女妖修罗女的倩影。虽然脸孔不同,但一样的爽真开朗,敢爱敢恨,为爱痴情,不顾一切,一样的对自己喜欢以外的人心狠心辣!邪玄魔很清楚,是因为米苏儿身上有修罗女的影子,自己才会让米苏儿跟随在身边。

    回想起这一千年来,米苏儿的确为自己办了不少事。噬食白龙郎君的策划,米苏儿就功不可末。二十多年前,他的元神从红剑的封印中逃脱,是米苏儿带着他回到久违的地球,依附在一对科学家夫妇身上,从而制造了新躯体。只不过,这个研究成果被蓝魂占据了。后来米苏儿又带着自己回到尼卢奥,隐藏在某个角落,利用那种技术,再次重塑新体。就是邪玄魔现在用的身体。

    一千年前,他叫做将邪,是冰河界王神手下的一个小神。奉命守于南极圣地魔穴入口,与冷秀湖中的修罗女相遇,相识,相知,甚到相爱。冰河界王界不允许神魔之恋。将自己的**与元神毁灭。他记得自己在临死前,用最后的力量,将修罗女送回魔界安全地带。

    至到现在,他仍对冰河界王神耿耿于怀。他野心着,征服了这个世界后,就卷土重回地球,把冰河界王神杀死。

    魔界吸血鬼女王纳丽塔在自己元神即将崩毁前,把自己渡来这个异界。

    不知道吸血鬼女王的目的何在,邪玄魔并不感激她。将怨恨延续,并不能减轻灵魂所受的痛苦,只会增加杀戳。

    而这个异界尼卢奥,跟地球完全不同。只是神兽,没有神,也没有魔。就像一块肥沃的土壤。于是邪玄魔的怨念积聚,在人间冤气的凝炼之下,变得邪玄魔。同时,因为邪玄魔的诞生,邪恶的力量覆盖了大地,而衍生出许多各种各样的妖怪。比如五恶灵,比如红魔王和蓝魔王。

    于是,邪玄魔的复仇计划启动了……

    他愤恨着人类,愤恨着神灵,甚至愤恨着妖魔,他愤恨一切。他认为,恶魔不需要爱与仁慈。因此,在一千年前,在从将邪的元神化为邪玄魔之前,他已经将他认为不需要的东西全部排斥在外。包括爱和仁慈。唯独那道身影一直挥之不去。也只不过是一道恍然出现,又恍然消失的虚影而已!邪玄魔只是记得修罗女,但邪玄魔已经不再爱修罗女。

    “邪玄魔大人!”米苏儿在邪玄魔耳边急急地唤着。

    因为,邪玄魔,凝视着米苏儿,不知不觉间,走神太久。

    “嗯……”,邪玄魔轻吟一声,眼波流转,将所有的回忆再次尘封于心底,再次转身眺望着绿耶国的方向,用淡定、庸懒,甚至有点厌恶的声音缓缓道:“这两日,我派去攻打绿耶国的半魔人都莫名其妙地全军覆没。那个国都里,有几种令人讨厌的气息,净化着我的力量。”

    米苏儿道:“绿耶国的国王恒河,以楮树筑界,将邪玄魔大人的毒瘴净化了。”

    “哼!单凭那点灵力,无法与毒瘴长期抗衡,我的半魔人军队,是突然消失了。或者说,是突然被逆转。”邪玄魔不屑地说着。

    米苏儿有些吃惊:“这……会不会是木蔚来又复活了?毕竟,几日前,小白还没得得及毁灭他的灵魂,小神龙就带着他的尸体逃跑了。我想,他们一定是匿藏在绿耶国!”

    邪玄魔阴险一笑,“让月光和流星去查勘。哼哼,绿耶国是他们的故乡,我想没有人比他们更熟悉那里了。”

    米苏儿笑得眼睛如一弯弦月,“邪玄魔大人,您的主意真不错!”随即轻呟一声:“月光!流星!你们还不现身?”

    话音刚落,两道黑影闪现于邪玄魔和米苏儿跟前。

    一个眉月如画,身形玲珑;另一个剑眉星目,俊雅风流。这一男一女,容貌有几分相近,眉宇间都有一股尊贵高雅之气。

    她,曾经是绿耶国的月光公主;而他曾经是绿耶国的流星王子。他们是恒河的妹妹和弟弟。他们在不幸的厄运中死去后,老国王听信火神灵之子辽牙的谗言,施计将木蔚来诱入塔利亚皇宫的陷阱中,利用魔血令月光和流星复活。可惜复活后的月光和流星,已经不再是人类,变成了行尸走肉的魔鬼,他们将老国王杀死后,便双双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这半年以来,恒河虽然派人苦苦找寻,终没有消息。原来他们在邪玄魔的身边。

    月光和流星失踪前,仍是腐烂得不堪的不成人样。而现在,却完全恢复了生前的容貌。这多半是有洁癖的米苏儿,无法忍受腐尸的气味,而用魔力把他们打扮得好看些。

    “将与我抗衡的力量揪出来。顺便,带恒河的人头回来见我。”邪玄魔悠然地下达命令。

    “是!”

    月光和流星脸上没有表情,只是机械化地应许了邪玄魔的命令,便双双消失。

    “邪玄魔大人,您觉得他们下得了手吗?那个恒河,毕竟是他们的亲哥哥。”米苏儿有些迟疑。

    “他们已经不是从前的月光和流星。”邪玄魔冷冷地笑着,笑声里充满了信心。

    ……

    绿耶国。

    木蔚来入去古墓多时未出,龙女默守不离。恒河虽同样的焦急,但又不能寸步不离。毕竟,身为一国之君,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回到正殿刚好赶上早朝。群臣将日内的事情禀报了一番。最令人关注的,莫过于昨夜与今早,半魔人袭城,黑龙助阵,古琴平乱,以及半魔人恢复回正常人的善后工作。绿耶国以外,毒瘴漫天,妖魔一日不除,是无法将红莲国人遣返回国。暂时在孔雀城郊择地兴建营棚,调拔救缓物资,为这些难民投供了临时栖身之所。而孔雀城将领士林担忧,恒河也并非充耳不闻。他又调派了一批人手,专门负责监视和游说那些暂住的红莲国人,为的也就是提妨这些人会捣乱,也能防止愤怒的绿耶国子民拿无辜的红莲国人来出气。毕竟双方交战多时,死伤无数,双方都有怨恨。

    退朝后,恒河没有立即返回绿园。一夜赶路未阖眼,战状紧张连连,而木蔚来的事又峰回路转,处理完各种各样的事务后,恒河方觉累得不行,正想到后殿的寝室里小憩一会后再去古神墓冢一趟。这时,有侍卫来传话,说城郊现两具离奇的干尸,全身被细如钢丝的利器勒得肉骨断折,血液被抽得一滴不剩。

    这个送报的侍卫,是恒河专门派去搜寻月光和流星下落的队伍里,一个专门负责传话的人。用利用钢线般的头杀人吸血,本来就是月光魔变后的杀人手段。

    虽然没有人看到月光和流星的踪影,但是这两具尸体,就像讣告一样,仿佛召示着月光和流星在向恒河出挑战:我们回来了!

    恒河换了身便服,意与侍卫一同前往事地。恒河隐隐约约感觉到,月光和流星好像想把自己引出来,单独见面。即使明知单独行动的风险非常大,恒河还是毫不犹豫地决定微服私访一趟。再说,说到灵术,放眼绿耶国,恐怕已经没有人是恒河的对手。如果连自己都无法把月光和流星制服,那么派其他人去,跟送死又有何区别?

    侍卫虽觉不妥,但又无权干涉皇命,只好听令带路。刚踏出皇城,迎面一骑马尘,正是快马赶回来的津柯。

    “陛下,请允许属下陪您一同前往。”津柯翻身下马,跪步行礼恳求。

    “随便你。”恒河冷淡地应了一句,上了马车。送信的侍卫驾着马车,朝着西方城郊驶去。

    津柯赶紧上马跟在后面,心里有些沮丧。恒河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从前那个病奄奄的王子不复存在,他变得强大而独断起来。他的灵力,保护了绿耶国上下几千万人口。而津柯,贵为王唯一的近身保彪,却形同虚设。因为他的王,根本就是强大到不需要任何人保护。很多时候,津柯都会被恒河抛下。最典型就是今早清晨,恒河乘龙独返圣罗城,而津柯只得策马独返圣罗城。而他的存在,对恒河来说,好像若有若无。

    作为原治的亲弟弟的津柯,自从就非常崇拜自己的哥哥原治。原治,拥有盖世的武功,群的医术,同时还得到恒河皇子的青睐。如果,原治没有死,那么坐在自己现在这个位置,便是原治。但是,津柯喜欢的原治终究因为木蔚来而被恒河处死了。这件事,在津柯心里,有一道时时隐隐作痛的疤结。

    津柯是痛恨木蔚来的。在他心里,木蔚来是真正害死原治的凶手。而当津柯看到王当时所有士兵的面,宣传木蔚来是他最好的朋友,并且命令将领士林按照木蔚来的话去做时,不但是士林不服,津柯也不服。只是,这种不服,只能藏在心里。而望着恒河与木蔚来热情的拥抱在一块,其后木蔚来晕厥,恒河那个紧张失态的样子,津柯心里突然燃起了莫名其妙的愤怒。

    也许是津柯眼眸中对木蔚来的怒火无意中被恒河瞧见了,恒河才会支开他,冷落他。不过,这些对津柯来说,并不是太大的打击。津柯相信,他们的王,只是暂时被木蔚来的花言巧语欺骗了。而津柯总觉得,那个木蔚来是不怀好意地接近王。在接受王令安顿那些红莲国难民时,津柯无意中从那些人的口中听到了一些惊人的消息。他们说,木蔚来曾经是红莲国的国师,是邪玄魔的化身之类……这一惊非同小可!

    津柯想将这个可怕的消息告诉恒河,于是快马赶回皇宫,看到的,只是一面冷漠的恒河不知要赶着去哪儿而已。

    恒河坐在车厢里,津柯骑在马上,这一路上保持着非快的度,津柯根本找不到机会跟恒河说上一句话。

    这样,一路的忧心忡忡,一路的心事重重,马车和快车一前一后的,终于来到了出事的城郊。

    侍卫拉起帷幕,恒河从马车下来。前方不远的山坡下,围着一群人。这群人在看到恒河的到来后,马上从两边退开让出一条通道,并齐齐跪下。

    他们是负责搜查月光和流星下落的便衣卫士。他们身后,横躺着两具尸体,都被白布盖着。恒河缓缓走过去,蹲下身,拉开白布。

    两尸体面目非常狰狞,这是死亡之前过度惊惧所致。全身上下已经没有多少块完整的肉,都被细如钢丝的利器磨割得肉往外翻。这种伤口,与半年前,木蔚来被月光的头所伤时,是一模一样的。恒河已经断定,这是月光所为。

    众人在等待王的指令,都默然不敢作响。这时,传来一惊世遏云的鹰叫声。众人抬头一看,灰茫茫的天空上,出现两片巨大的黑影。竟是两只巨鹰。它们并排地翱翔着,展开的双翅足有五米宽!此时,巨鹰离地面不足两百尺,地上的众人可看晰地看到,那两只巨鹰的眼睛是魔鬼的红色。

    恒河凝视着空中盘旋的巨鹰,眼眸一紧,突然大呟:“快退到我身后!”

    众人不知什么回事,但危机感到的。纷纷拔出武器,将恒河一圈围起来。在危险面前,自当是挡在王身前,焉有躲在王身后避难的?被人知道了,还能面活么?再说,当得王的护卫,就要有决心随时为王牺牲。所以,现在没有一个人听恒河的号令。

    津柯拔出配剑,凛然地挡在恒河跟前,一副小心警的样子。

    “切!你们……”恒河恼火的怒骂了一句,便紧捂着嘴巴,不再说话。跟这些人解释,接下来的危机是武力所不能解决显然是白费唇。

    天空中的两只巨鹰突然长击一声,俯冲而去,直向恒河扑去。巨大的双翅振动形成飓风,吹得地面飞沙走石。

    眼看两只巨鹰迫近,津柯举剑朝其中一只巨鹰劈去,其他护卫合力袭击另一只巨鹰。

    这两只巨鹰,显然就是魔物,凡人的兵器又怎能伤得了它们分毫!眼看刀光剑影全落在巨鹰身上,却如砍无物。两只巨鹰大翅一振,这些护卫轻则被拍飞几丈之外,重则骨折脏碎当场毙命。津柯身形敏捷,躲过了巨鹰的攻击,却被飓风扇离了恒河好几步远。

    不到片刻,恒河脚下就倒着数具未冷的尸。

    而护卫却不在他身边。他笔直地挺着,冷冷的星眸盯空中那两只巨鹰,脸无惧容。

    两只巨鹰锐利的勾喙,向恒河啄去!

    “陛下,小心……”津柯惊呼,想扑过去,哪里来得及?

    眼看恒河就要被巨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