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6章 赎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陈妤才将竹帘轻轻戳开,就见到外面一个膳夫打扮的人手里持一把刀刃冲着楚王刺去。

    楚王今日见卿大夫,腰间佩有铜剑,但事发突然,那剑又有几分类似礼仪用的容刀,打造的较长,并不适合实战。楚王是从战场上锻炼出来的,他身子一歪,刺客手中的刀划过楚王的手臂,锦帛裂开的声响在混乱中听不真切。

    但陈妤在竹帘内看见,心脏差点挑出喉咙外。

    上座后方的竹席被啪的一下打开,宫室中侍女寺人尖叫,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在宫室中乱跑,左尹在一旁看见,立即抓起一旁修改竹简所用的刀笔冲过来。

    贵族们都是要学习六艺,几乎人人都有武力,不是花架子只是好看。

    左尹掌管律法,但只要楚王一声令下,他也得上战场杀人去。

    陈妤瞧见左尹和刺客厮打成一团,左尹手中的刀笔也很锋利,寒光间左尹已经一把刺中刺客的手臂。

    “来人,将刺客与寡人拿下!”楚王又惊又怒,他听到是妻子让人送鱼来,他才让人上前,不然一般都是让寺人来。

    谁知这来的竟然还是个刺客!

    刺客被左尹纠缠住,奋力反抗看见从竹帘内出来的君夫人,咬牙一把甩开缠在身上的左尹,朝着陈妤扑过来。

    陈妤见着扑来的刺客狰狞的脸,紧张到极点反而冷静下来。

    楚王瞧见大呼,“快躲开!”

    陈妤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方才藏在袖子里的一只青铜凤尊结结实实的砸在刺客的头上。方才在竹帘内,陈妤听到外面的动静,就随手提了一个,她深衣衣袖宽大手平常都在衣袖中,看不出什么。

    刺客扑上来的时候,她反射性的就砸上去了。

    青铜凤尊上尖尖的鸟喙啄进刺客的皮肉,殷红的鲜血立即流淌了出来。

    楚王此时将腰间的剑拔出来,几步上前挥剑而下。

    陈妤向后倒去,被楚王抱在怀里。

    楚王那一剑是用了十层十的力气,竟然将刺客的一只手斩下。外面的武士已经跑了进来。

    “啊啊啊啊啊啊!!!!”,那刺客捂住断腕在地上翻滚,他见着武士已经进来,想要自尽,但手腕处的剧痛让他莫说自尽,就连站也站不起来。

    “无事吧?”楚王将陈妤上上下下看了几次,发现她大口喘气紧张了起来。

    “无事。”陈妤摇摇头,她看向楚王,发现他一只衣袖被刺客砍去,脸色苍白,“你……”她伸手去摸,指尖触及一片濡湿,再看指尖上已经染上血的腥热。

    “这,快将疡医召来!”陈妤急急看向身后的寺人贯,寺人贯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呆了,被陈妤这么一喊才回过神。

    “小人这就去!”寺人连忙撒开腿就往外面跑。

    “痛不痛?”陈妤看着手指上殷红的血,再去看楚王伤口,倒吸一口冷气。

    “不痛,这点伤,寡人还不放在眼里。”楚王安慰下妻子,去看地上的刺客时,眼眸中柔情褪尽,只剩下凛冽。

    “国君!”环列之尹听说有刺客刺杀楚王,带着大批甲士赶到。

    “将此人给寡人拿下。”楚王伸手指了指地上的刺客,此刻地砖上已经溅出一大片的血污,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记住别让此人自尽!”

    出了这种事,不管此事是几人所为,反正是环列之尹的失职,若是楚王真的追究起来,谁也逃脱不了关系。

    环列之尹答道,“唯!”

    陈妤方才提起铜尊就砸在刺客的头上,刺客这会不仅是没了一只手,而且还头破血流,环列之尹瞧着刺客现在的惨状,都有些担心还不到刑讯的时候,刺客说不定就重伤而亡了。

    甲士将人拖下去,寺人和侍女上来将地砖上的血污清洗干净,方才楚王坐的那张席上沾上了血,也要撤换掉。

    楚王让左尹去看看医师,瞧一瞧有没有地方受伤,他则被陈妤拖到寝室内,让疡医诊治。

    “好端端的,怎么出了刺客?”陈妤看着楚王躺在那里,一边袖子已经让寺人给剪开,心下无限的烦躁。

    “谁知道。”楚王道,“寡人的仇敌多着呢,继位十几年,想要寡人命的不在少数,莫说这郢都之内,就是那些诸侯,有多少咬牙切齿巴不得寡人不被大司命护佑。”

    “只看环列之尹何时能够审问出结果。”陈妤心里是将这次刺客的事和阎氏的事在一起想,楚王这边前脚处置阎氏,后脚出了这种事情,很难忍不往阎氏身上想。

    “怎样?”陈妤见着疡医已经让竖仆去准备药物,心下担心问一句。

    楚王的伤口如果需要缝合,那么要麻烦很多,陈妤穿越前听过老一辈的缝合法子,直接用缝衣服的针线缝合伤口。这光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回禀夫人,国君伤势不重,疗养便可。”疡医来自中原,雅言说的很流利。

    楚王在床上扭过脸去。

    “善。”陈妤点点头,“如此麻烦你了。”

    “不敢。”

    “估计此事武夫人那边已经听说了,过会我便去武夫人那里。”陈妤坐在床边对楚王说道。

    这样的大事绝对是瞒不过邓曼,况且也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邓曼年纪大了,身体和精神都不如以往,若是知道还不知道是怎样的担心。

    楚王躺在那里,眼睛盯着陈妤,“善,你去武夫人那里,正好能让她放心。”

    “这没有在战场上受伤,在渚宫里倒是被人刺伤。”楚王躺在那里很不甘心,和陈妤抱怨。

    “刺客那一刀刺得不深,只要你能够好好休养,差不多也就没事了。”陈妤让疡医上前为楚王包扎伤口。

    “寡人心里不痛快。”楚王直接说道,言语里存着几分稚子的撒娇意味。

    “不痛快,那就想办法痛快了就是。”陈妤哄两个儿子都已经哄出经验来了,对付楚王也得心应手。

    “这事,要环列之尹好好查,你的人恐怕也要清理一番。”楚王躺在那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如今那人敢拿着你的名头来刺杀寡人,恐怕这里面不是他一个人。

    陈妤默然不语。

    刚刚她也听到了,那个刺客说的是君夫人让人送鱼来。她常常派人来楚王这里,因此武士和寺人们也没有防备之心。

    这样不行。

    “如果真的是阎氏余孽所为……”陈妤说出自己的担心之处。

    “如果真的是阎氏所为,那就别怪寡人不客气了。”楚王原本就对阎氏不喜,几乎杀光了阎氏族中的青年,如今这一族看着已经是要没落下去了。就算楚王网开一面,恐怕日后也难以恢复出事之前的荣光。

    至于人才就更不用想了,贵族们拼的是军功,而且楚国国内也没有日后秦国那种以人头记功赐予爵位田地的规矩。

    这要突破贵族建起的篱笆,恐怕要有什么能够入楚王法眼的技艺。

    最好是能杀人的,要是其他的估计也没有几个能有和申侯一样的运气。

    “你好好休息,我去武夫人处。”陈妤站起来,伸手将发鬓抹了一下,走了出去。

    “早去早回。”楚王看着她的背影道。

    妻子和母亲的关系他也心知肚明,呆久了恐怕陈妤又要不自在。

    “国君。”正在楚王手臂上忙活的疡医终于将伤口包扎完毕。

    楚王瞥了一眼手上的包扎好的伤口,不得不说这手艺比以前渚宫中的巫医要好得多。他点点头。

    邓曼已经得到楚王遇刺的消息,哪怕后来立刻传来楚王无事,她也坐不住。

    陈妤来的时候,邓曼连礼都不要陈妤行了,直接急切的问道,“貲无事吧?眼下如何了?”

    陈妤站在那里,手拢在袖中才要行礼就被邓曼喝停,有些尴尬,但她很快将这份尴尬之情挥去,“国君安好,请武夫人放心。”

    楚王手臂上受了刀伤,但并不严重,养个十几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