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97 番外(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北棠妖舒醒之后不久,重归朝堂之后,第一眼时瞧见的就是一脸肃色的北棠雪。

    北棠妖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面前的这个男人哪里还是当初那个温润如玉,不理凡尘俗世,一心只想着淡薄人生的北棠雪。

    朝堂之上,北棠雪一身朝服站在左侧第三位,面色平静无波,相比多年前的温润清贵,此刻身上却多了几分成熟的气魄,一双眸子也不再似往日的淡漠清浅,而是在平静无波的表象之下,深藏着一抹哦深不可测和疏离尽。

    如今,北棠雪是朝堂之上手握重兵的陈王,接掌的是当初北棠海手下的兵力,而他也终究在一次次失去和波折之间成熟,终于懂得了这世间的事情,不是他避让,逃离,就能摆脱的,自己的怯懦和淡漠却才是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丰。

    如今,若曦替他而死,四哥也因汪直而死,生命里所剩下的东西似乎只有那么多,他终于明白,自己再也无法做那事不关己的淡漠公子,再也逃脱不了凡尘俗世的束缚,若是想要守护住自己心爱的东西,守护住自己珍视的人,那么就必须坦然接受这一切。

    试着从被逼迫而不得不参与到红尘俗世,变成主动要成为红尘俗世的参与者,也许,这就是一种成熟和艰难的蜕变。

    北棠妖看着神色冷峻的北棠雪,一夕之间心头有些怅然若失。

    时光飞逝,他们终于也都长大了,从年少时的咄咄相逼,到后来的携手相助,从当初的生死相搏,到后来的同生共死。

    他们也都有了爱人,有了孩子,有了朋友,有了心愿,在爱恨权势中角逐,在得到失去里成长,然后历经尘世,却都各自沉静,心头也终究都染上了一层沧桑。

    北棠雪目光坚毅,依旧一身清风,抬眸看着北棠妖,两人目光对视,而后缓缓移开。

    北棠雪垂下眸子,看着赤金的地面。

    如今他是手握重兵的陈王,他要替他的八哥守护这片锦绣河山,替若曦守护他们的孩子。

    退朝之后,北棠雪手中拉着一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女孩一身粉色的攻裙,衬托的精致可爱,圆圆的大眼睛中闪烁着一抹灵气,还带着几分稚嫩。

    虞挽歌迎面走来,便瞧见北棠雪带着他的孩子,缓缓独行,走在长长的宫路上。

    小女孩看着虞挽歌迎面而来,顿时松开了北棠雪的手,欢快的朝着虞挽歌跑去,一下子扑进了虞挽歌的怀里:“皇后娘娘,芷儿好想你啊。”

    虞挽歌蹲下身子,将北棠芷抱了起来:“那今天芷儿到我那里住好不好,还可以跟哥哥和姐姐一起玩。”

    北棠芷开心的点了点头,随后好似又想起什么,转头看向北棠雪,眼中有一抹犹豫。

    虞挽歌笑道:“你爹爹会同意的,不用担心。”

    “太好了,又可以跟皇后娘娘和哥哥姐姐一起了,芷儿好喜欢皇后娘娘呢,要是皇后娘娘是我娘亲就好了,爹爹说,娘亲去了好远好远的地方,只要芷儿一直乖乖的,娘亲就会回来看我,可是芷儿一直都好乖,娘亲为什么还不回来看我呢?她是不喜欢芷儿么?”北棠芷红着眼圈,搂着虞挽歌的脖子。

    “芷儿最乖了,只是你娘亲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才耽搁了不能回来看你。”虞挽歌的声音有些哽咽。

    北棠芷红着眼圈,轻轻咬着小嘴,看着虞挽歌轻声在她耳边道:“其实芷儿知道,娘亲不会回来了,她们都说娘亲死了,我问过身边的奶嬷嬷什么是死了,她告诉我人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了,芷儿只是怕爹爹伤心,所以才一直装作不知道的。”

    虞挽歌看着这个早慧的孩子,将她在怀中搂的更紧,轻轻拍着她的背:“芷儿不怕,若是你愿意,可以喊我娘亲,以后跟着我一起住在宫里好不好,若是你想你爹爹了,就让你爹爹来宫中接你。”

    芷儿一双眼睛善良,满眼的欣喜:“真的可以么?”

    “当然可以了。”虞挽歌浅笑道。

    “可是我娘亲知道了会不会生气?会不会不喜欢芷儿了?还有哥哥姐姐会不会就不喜欢我了?”北棠芷迟疑了一下。

    虞挽歌轻轻摸着她的头道:“不会的,芷儿的娘亲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善良的女人,她比谁都希望芷儿幸福,所以不会生气的,还有哥哥姐姐一直都那么喜欢芷儿,不会不喜欢你的。”

    虞挽歌看着北棠雪轻声开口道:“芷儿有些想我了,就让她在宫中住

    些日子吧,有衍儿和漪儿和她一起玩耍,想必她会开心的。”

    北棠雪点点头之后,浅笑道:“又要麻烦你了。”

    虞挽歌摇头而后劝诫道:“平日里你要多加注意休息,我听人说,你近来专注于兵法,休息的极少,当心熬坏了身体,要知道,芷儿日后还要仰仗你这个父亲。”

    “这些我都明白的,你不必担心,就算是为了芷儿,我也会好好保重,等将来,还要看着她长大,成婚,生子,看着她一生平安幸福。”北棠雪轻声道。

    虞挽歌点点头:“你知道便好。”

    虞挽歌想了想,最终欲言又止,没有说话。

    其实,她本想劝诫北棠雪,找一个温婉贤淑的女子成婚,毕竟芷儿还小,只要有人真心待她,她总归还是能够感受到母爱,在一个健全的家庭中成长。

    只是,换个角度想想,自己尚且不能够做到,又何必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说一些刺痛人心的话语,强人所难?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心中亦是有着自己的坚守,所以,也许,有时候什么都不做,沉默应允,便是对彼此最好的尊重。

    自北棠海离世,北棠妖昏迷,以及韩若曦替他而死,这个曾经一度任性的想要逃离凡尘俗世的男子,仿佛在一夕之间成长。

    在这个政权初立,百废待兴的王朝里,他以一种坚韧而惊人的速度汲取着,成长着,蜕变着。

    他在一切失去与得到中逐渐变得坚韧,他终于褪去一身雪白色的华袍,披起战甲,操弄刀戈,他不再是不问世事的温润公子,再也不会于漫天飞雪的日子里踏雪寻梅。

    他开始关心百姓疾苦,操心江山社稷,他致力于国家的治理,兵法的运用,农桑的发展,他终于打开了紧闭的心门,击败了心底的懦弱和恐惧,开始迎接这个残酷而美好的世界。

    曾经的他,就像是一个孩子,躲在干净的角落,看着世界的肮脏避之不及,从不肯伸手去触碰一二,生怕沾染了一身的尘泥。

    而如今的他,就像是当初的孩子长大了,他开始学会责任,学会担当,懂得面对,学会坚强,他终于主动迈出了步子,迎接这个世界,却也同样被这个世界溅了一身的风雨。

    只是,在她看来,纵然此刻他满身烟火,不及当年的超凡脱俗,可是在她心里,如今的他却比当年的冷漠和不问世事来的更加纯洁和干净。

    他依然像雪,不同的是,曾经的他只是一抔干净的雪,静静的散落,而后来的他却用自己洗涤着万物。

    虞挽歌抱着芷儿渐渐远走,每个人都清楚,如今的北棠雪是大御朝堂之上最耀眼的黑马,曾经一直在北棠海和北棠妖光芒下的圣洁少年,如今却是肩挑社稷的国之栋梁。

    时间改变了许多东西,我们无法笃定这些改变是好是坏,不过不管怎样,当命运的飓风袭来,我们所能做的,便只有笑着接受,然后努力的活着,缔造美好的明天。

    虞挽歌走着,没有回头,她不敢回头去瞧那少年的目光,怕被风雪迷了眼睛。

    记忆在交叉口重叠,当年宫中初见,河边再重逢,他几次出手相助,自己几番冷言嘲讽,似乎都在见证着岁月的轻狂。

    当初那个一袭白袍的少年,如今,却依旧让她感到心酸。

    北棠雪站在原地凝视着她的背影,眉眼温柔。

    他这一生,一直都在错过,不断的错过,不停的错过,他从未得到过她,似乎也从未走近过她,只是,他依然无悔。

    也许,如果当初他可以早一点问及尘世,当发觉自己心底的情愫便大胆追逐,当想要拥有的时候便大声倾诉,当欢心喜爱的时候便义无反顾的表达,也许,很多事情都会不一样。

    他羡慕北棠妖,哪怕用最卑微无耻的手段,哪怕以爱的名义将她禁锢。

    他羡慕北棠海,用热血单纯的心义无反顾的奉献,用无悔的追随和生命来诠释爱的含义。

    他羡慕郝连城,纵然以仇恨为目的,却终究在爱情里沉沦。

    他们的一生,或生或死,或爱或恨,却如此清晰明了,痛快淋漓,他们也曾发疯,也曾悔过,曾有过痛彻心扉,也有过歇斯底里,还有过至死无悔。

    可只有他,他的一生,从头至尾都好似一个旁观者,他站戏台外,看着台上的那些人悲欢离

    合,生死爱恨,他动情,动心,可他终究还是站在戏台之外,哪怕入戏太深,却从不曾踏上那方戏台,一同演绎一场生死,一场悲欢。

    北棠雪的心中升起淡淡的怅然,年少的时光是多么美好,昏庸多疑的父皇,图谋皇位的母后,小心算计的大哥,故作狠厉的四哥,狼狈不堪的九弟,还有淡然懦弱的自己,以及那一抹深沉绯红的胭脂色。

    只是不想,一转眼,他们就都长大了,物是人非事事休,当年的一切,你们可曾还记得?

    一直到虞挽歌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北棠雪才缓缓转过身。

    走在漫长的宫路上,心中轻轻道:挽挽,我们这一生都在错过,所幸,你不曾爱我。

    也好,如今你是大御的皇后,我是手握重兵的亲王,从此之后,只要有我在,朝堂之上便再也无人能撼动你的地位,天下之间也再无人能夺走你的幸福,我会化作大御王朝的一杆长枪,扎根在朝堂,横指向天下,我会为你铲除所有的障碍,会用生命来守护你的幸福。

    只愿,我这个看戏人,终可入戏,哪怕灰飞烟灭,也再不想做个看戏人。

    北棠雪又想起了北棠海,他曾经那样威武刚烈,战无不胜,纵然洞悉世事,却始终用一颗善良的心真诚相待。四哥,你曾雄兵百万,镇守边关,为的不过是护她一个周全,如今你不在了,我便替你穿上铠甲,替你守护这万里河山,替你护她一世无忧。

    北棠雪出了皇宫之后,便骑马直接驶向郊外。

    他在郊外买了一处别院,是一座三进院的宅子,不算大,却很安宁,在青山脚下。

    下马之后,将缰绳递给了小厮。

    “王爷,您来了。”小厮一面问好,一面接过缰绳。

    北棠雪点点头没有说话,小厮似乎也早已习惯,每过些日子,王爷都要来住上些时日。

    北棠雪走进去之后,直接走到了后面的院子里,院子里有一处坟包,坟包前是一只木头牌位,上面长着淡淡的苔藓,清晰可见树木的纹路。

    牌位前长满了青草,随意却不显杂乱,青草之中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