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97.白穆然看着她问:你在兰家工作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崔愣了很久才回过神来,而小吴却已经离开了。

    小崔坐在自己的床上,手里的衣服叠了一半,停了下来。

    白穆然?难道是重名?!

    可这样大的别墅,难道也是巧合?

    真的是白穆然?

    …踝…

    白穆然并没有回海边别墅,而是去了墓园。

    他在母亲的墓碑前,将手里的小雏菊放下,退开了两步。

    母亲生前喜欢小雏菊。

    母亲被葬在离白氏家族几百米开外的地方,显得有些寂寥。

    白穆然站在原地,有风吹过脸颊。

    他说:“妈,你一个人在这里孤单吗?”

    “……”

    这里除了风声,不会有人回答。

    白穆然绕过松柏,朝着里面走去,墓园的管理者跟在他的身后。

    白穆然想移坟,这个是他很早就开始有了的想法。

    既然白家不愿意接受他母亲,他想将母亲的坟,移到谭家,也就是他外公的墓园附近。

    管理者在他身后絮絮的说着移坟的费用,已经风水走向。

    白穆然多数没有在听,费用不需要考虑,至于风雨问题,他自然会委托给更专业的人去办。

    他的目光正放在远处的一片墓园上。

    前面的一整片墓园,也是个家族墓园区,

    白穆然停住脚步,回头问道:“那是谁家的墓?”

    管理者抬头细看了看,才回道:“那是慕氏的家族园。”

    白穆然点头,的确,因为他远远的看到了唐沁。

    唐沁今天一身黑色的短裙,头顶上带着遮阳帽,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半张小脸。

    自从上次裸.照事件传出来,她几乎都没再怎么露过面。

    白穆然从别人口中得知,只听说是被慕凌兮算计了,具体的事情经过,他不得而知。

    唐沁正将黄色的菊花摆在墓碑前,弯腰鞠躬。

    她身边站了两个人,一个是慕成英,另外一个白穆然没见过,是个穿着蓝色条纹衬衫的男人。

    白穆然无心多看,和墓园管理者,一同往谭家的墓园区走。

    谭家的墓园风水不如慕家的好,虽然距离慕家不远,但隔着一排一人多高的松柏,遮住了白穆然全部的视线。

    白穆然站在外公的墓碑前,停留了片刻。

    那边不断传来慕成英和唐沁的说话声。

    起初,声音不高,母女俩像是在议论什么。

    后来,慕成英似乎情绪很激动,声调也拔高了起来,但却不是冲着自己的女儿的。

    慕成英说:“大哥,话不能说,我们有什么对不住老二的?老二这么多年,在律师界站稳脚跟,父亲生前就最看好他,当初我们受了多少气,你都忘了?他跟二嫂离婚已经10多个年头了,我们有什么对不起他们的?!”

    慕老大回过头来,看着慕成英,脸色有些难看。

    他说:“小英,当初要不是你,老二至于离婚?我们如今站在父亲的坟前讨论这些,你就不怕他老人家在天上看着?我们都要老了,闭上眼怎么去见父亲?”

    慕成英笑的一脸讥讽,她讽刺道:“大哥,你现在才后悔啊?当初算计老二的时候,我看你比谁都出力,为的不就是在律师界能有一席之地?现在律师界混不出样子了,转头开始埋怨我的不是了?当初,要不是我二嫂用权利压着我们,我们至于看人脸色这么多年,我家老唐在机关里做了20几年,如今连上升的机会都没有?!还有,父亲临终前,把所有的家产都分给了你,这难道不是我出的力?若不是我在中间挑拨,父亲能一气之下,将老二赶出慕家?若他不出慕家,轮得着你现在来继承家业?”

    慕老大被妹妹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最后,他才结结巴巴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那是老二不想和我们争。”

    慕成英笑的更是一脸嗤鼻,道:“事儿我们也做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二哥的婚姻被我拆了,我二嫂被我算计入了狱,可这又怎样?我倒也想看看,等我闭上眼那天,见到父亲,他能把我怎样?”

    慕老大无奈的摇了摇头:“成,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是不要在父亲墓碑前再说这些了。”

    慕成英回头看了唐沁一眼,说道:“我要是不争,我们沁沁将来出路如何?你也看到了,现在慕凌兮有多惨,为什么惨?不就是被她母亲牵连。我若是不熬出个人样来,今后我们沁沁也会叫人踩在脚底下,我没二哥那么宽的心,我受不了我女儿吃那个苦。”

    就不出声的唐沁,墨镜下的眉头皱起。

    她不悦的说道:“妈,您别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揽,说的好像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似的,你要是真为了我,为什么不把慕凌兮弄的远远的,到底不还是叫她抢了我男人?!”

    对于左承宴,唐沁一直对慕成英是有怨气的。

    若不是慕成英处处给人施压,把慕凌兮逼到绝境,慕凌兮也不会非要左承宴的庇护,算了算去,最后都给慕凌兮做了嫁衣裳。

    慕成英瞪了唐沁一眼,愠怒道:“天下好男人多的是,一个二婚男人,有什么好争的?!”

    唐沁气的脸色涨红,对着自己母亲吼道:“我就是要争,凡是慕凌兮所拥有的,我就要全部拥有,她凭什么一次次的抢走属于我的东西?!”

    “烂泥扶不上墙!我慕成英的女人,怎么每天就只知道为了男人活着?半点志向都没有,你到底还是我女儿吗?”慕成英气愤的说道。

    “是不是你女儿,你不是比谁都清楚?!”唐沁顶嘴道。

    “你!”慕成英被气的不轻。

    唐沁转身,气冲冲的往墓园外面走……

    这头的白穆然听着这些,不禁弯起了嘴角。

    纵然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可这样算计亲人,也实在让人觉得恶心。

    果然,什么苗随什么根,看了唐沁的劣质是继承了慕成英的了。

    想到了慕凌兮,白穆然笑了。

    最后,他将白色的菊花放在外公的墓前,对着墓碑轻声说道:“外公,我妈毕竟是您的女儿,纵使她做错过什么,你也原谅她一次吧,她太孤单了……”

    “……”

    风吹起了他的头发。

    慕家墓园区已经没了人。

    白穆然转身的时候,看到了他表舅的坟墓。

    据他外婆说,自己母亲去世没一年,表舅就不在了。

    死因他没问,但也多少听说过一点。

    表舅是死于工业盐中毒,具体是不是自杀,没人讲起过。

    白穆然将目光平静的从他的墓碑上收回。

    对着他身边的墓园管理者说道:“就葬在我表舅坟墓的旁边吧,刚好这里有块空地……”

    管理者点了点头,应了声好。

    ……

    回到别墅。

    管家正站在厨房安排晚餐的菜单。

    白穆然一个人上了二楼,在肖沐沐住过的房间门前走过,又走了回来。

    门开着,他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小崔正小心翼翼的将肖沐沐曾经穿过的衣服挂进衣橱。

    小崔的动作仔细的很,尽量不弄乱里面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