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三十七章

    本来也就没吃什么,吐出来的只有清水,胃酸在腹部翻江倒海的侵袭。

    她觉得恶心,特别恶心。

    爬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艰难下咽,林景颜靠着墙壁慢慢滑坐,身心都是浓浓的无力感,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点开手机翻来覆去的播放着林然的那条语音。

    ——景颜,我好想你。

    ——景颜,我好想你。

    ——景颜……

    他的声音有些许疲惫,但依然是那么温柔。

    手微微在发抖,连续数次都没能按中通话键,突然,她又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把手机摔了出去。

    黑色手机在地上滚了几下,最终狠狠撞上墙面。

    盯着手机呆愣了一会,林景颜抬手按住额头。

    她要镇静。

    她必须要镇静。

    从地上起来,林景颜翻出行李箱,一样一样开始往里面填东西。

    电脑,常用衣物和化妆品……很快箱子被填满,她拉上箱子拉链,重新捡起手机,给温蝶打了一个电话。

    “景颜,什么事?”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诶?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你……”

    “没什么,就是跟你说一下。”

    很快,林景颜挂断了电话,打给唐若言,让他帮忙递交辞呈。

    唐若言还微有些诧异:“我听人事说你约了面试结果没去?我还以为你并不想跳槽。”

    她又打了几通,最后只剩下林然。

    按下通话,又挂断。

    接通,挂断。

    接通……

    “喂……”

    猝不及防听见林然的声音,林景颜猛地按掉电话。

    没过一会,他就打了回来。

    屏幕上闪烁着林然的名字,无比温润的两个字,此刻却在心脏里碾磨出了撕心裂肺的感觉。

    ***

    两天前。

    林景颜从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往外挤:“……我向你道歉,你如果觉得不爽可以打回来,但是……求你,不要再继续伤害我妈了……”

    “我不打女人。”林深示意保镖放开林景颜,“你的要求恕我不能满足。”

    “……你想要怎么样?”胳膊上的疼痛让她清醒了一些,“你愿意这么留下跟我说话,应当不止是为了羞辱我吧?”

    “我以为我的期望,简单到不需要特地告诉你。”

    再简单不过。

    林深不希望她留在林然身边,那要求无非就是……离开林然。

    她有千百种理由可以去驳斥他,问他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匹配林然?问他凭什么操控林然的人生?凭什么去干涉别人的决定与生活?难道自己不幸福就也要别人跟他一起陪葬……

    但她已经一个字都不想再跟林深多说。

    仅仅是站在这里和林深继续交流,就让她觉得反胃至极。

    刚愎自用的人也根本不会去听取别人的意见。

    看见她的表情,林深又笑了笑:“没什么好可惜的,他是我的儿子……这件事之后,你真的可以毫无芥蒂的面对他?你们根本一点也不适合,从你住进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太强势什么都喜欢占据主导,而他被保护的太好根本不明白自己有多天真愚蠢。”

    “据我所知,你喜欢的也从来不是他这个类型,为什么答应他你自己很清楚……你对他真的有那么深的感情吗?还是你那固执的本性在作祟?”

    “不是这样!”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很清楚。”林深的语速越来越快,“调职之后闲在家里,你有没有动摇过?准备作飞机离开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解脱?”

    很显然的,他一直有在留意他们的事情,或者说,是在欣赏自己的成果。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