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55章 谁在偷听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苏畅唉声叹气的回了苏府,一个人坐在东跨院的矮凳上发呆。小说像只迷了路的呆头鹅一样。

    下人们端了茶过去,苏畅也不用,眼神直直的。

    芙蓉赶来看时,苏畅还是那副模样。这种呆呆的表情,他已经维持了两三个时辰了。

    芙蓉拍拍他的肩膀,苏畅岿然不动。

    芙蓉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苏畅依然岿然不动。

    “我说苏大人。”芙蓉拍着苏畅的背问道:“我的苏大人,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回来就这副表情?”

    “哎。一言难尽。”

    “苏大人说说呢。”

    苏畅挡不住芙蓉的询问,便把钦国侯看上王紫秀的事给说了。

    这让芙蓉惊诧不已:“听闻钦国侯遣散了姨太太们,我还纳闷呢,怕不是觉得那些姨太太们色衰了,要换一批新的姨太太们?”

    “这,谁说的准呢。”

    “紫秀姑娘虽不是大户人家出身,可她毕竟是正经人家的女儿,给钦国侯做小妾,那是使不得的。”芙蓉皱眉:“钦国侯怎么跟紫秀姑娘……这事,不是紫秀姑娘的主意吧?”

    “哪会是紫秀姑娘的主意呢,紫秀姑娘并不知道,只是钦国侯一厢情愿。我给回绝了,没敢告诉紫秀姑娘。”

    “紫秀姑娘人好心好,长的也不错,难怪钦国侯打她的主意。”芙蓉摆弄着盘中的葡萄,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紫秀姑娘这样的人,一定要嫁个好人家才是。嫁给钦国侯,真是浪费了。”

    苏畅点头。

    二人一面吃着葡萄,一面小声说话。

    夕阳西下。

    跨院里蝴蝶翩跹。

    满地的花草被斜阳涂了一层金色。

    芙蓉烟紫色小衫上,也涂抹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她剥了一个葡萄塞进苏畅嘴里:“你的胳膊还没有好,如今天热,要勤换着药膏。”

    一个人影来到东跨院,只是一晃,又闪了过去。

    垂花门静悄悄的。

    一个长长的人影缩在那儿。动也不动。

    “谁在偷听?”芙蓉放下手中的葡萄。

    安慕白从垂花门后走了出来,手中提着两个筐子,一只筐子里装着母鸡,另一只筐子里装了一只大白鹅。

    母鸡在筐子里拍着翅膀。或许是急着下蛋又找不到地方,母鸡直接把花白的鸡蛋下到了筐子里,圆滚滚的带着热气的鸡蛋从筐子的缝隙里掉下来,“啪”一声碎了。

    大白鹅倒是木木的,有点害怕的样子。缩着身子眯着眼睛,筐子一落地,它受了惊吓,一下子跳了起来,又落了下去。

    母鸡咕咕,大白鹅呱呱。

    一身月华色袍子,湖蓝色纱衣的安慕白,安安静静的,有些羞涩的站在母鸡跟大白鹅中间,他的静跟这些小动物的闹腾格格不入。他那么干净。干净的像一汪水。

    芙蓉忍不住笑了。

    若说安慕白是贩卖母鸡的,瞧着这通身的打扮,倒也不像,可若不是贩卖母鸡的,这带着筐子前来是几个意思呢,她弄不明白了。(800)

    安慕白不好意思的道:“刚才是我在偷听……不是……我是说,我刚好路过……看见了不应该看见的,真是对不起了。”

    “刚好路过?”苏畅看见安慕白拘谨的样子倒先笑起来:“慕白啊,这又没有外人,干嘛那么见外嘛。你这提着母鸡,又提着大白鹅,这是要沿街叫卖呢?改行做生意了?”

    “苏少爷笑话了。我哪会做什么生意,这些东西。是带来送给你们的。”

    “送给我们?”

    “是,知道你们府上什么东西都不缺,不过这母鸡跟大白鹅,都是我娘养的,我娘让提过来,让你们也尝尝鲜。”安慕白说完这些。便安安静静的坐下来,拿了葡萄给他吃,他也不吃,只是呆坐着。一双手互相搓着,像有心事,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一样。

    很少见到安慕白这样。

    芙蓉哈哈一笑:“安慕白,你做了什么坏事了,心神不宁的。”

    “芙蓉,你又在开玩笑。”苏畅扯扯她的衣袖:“慕白又不是没分寸的人,他走的正行的端,能做下什么坏事。慕白这次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吧?”

    安慕白点了点头。

    “安慕白,你太客气了,咱们都这么熟了,几乎像一家人一样,即使有事相求,也不必提这些东西的,如此,倒见外了。”芙蓉伸手搓了搓筐子里的大白鹅,大白鹅挥着翅膀差一点儿要飞起来。

    安慕白尴尬道:“这倒不是见外,只是规矩如此,不能坏了。”

    “哦?”

    “我此次来,是有事想求芙蓉你帮忙。”

    “哦?”

    “我……前阵子破庙不能再住了,紫秀姑娘跟她爹便移到我们那里同住,一段时间的共处,我娘觉得紫秀姑娘人长的不错,手脚也勤快,又是过日子的好手,性子也温顺,我娘觉得紫秀姑娘是极好的……”提及王紫秀,安慕白脸上浮现出少有的满足的笑:“我娘觉得,如果能娶紫秀姑娘这样的女子做儿媳妇,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

    “你娘觉得紫秀姑娘好,那……你觉得呢?”

    “我……”安慕白的脸更红了:“我听我娘的。只是……无媒不成。求娶紫秀姑娘这事,还需要一个媒人,我想着,芙蓉你能说会道,人又靠的住,想托你当媒人,所以才拎了媒人礼,两只母鸡跟一只白鹅,还希望你别嫌弃。”

    芙蓉笑了笑:“听你这样说,这鸡鸭鹅的,我可都收下了。哟,这母鸡真肥,晚上正好可以做烤鸡吃。”

    安慕白跟王紫秀的事,她早瞧出端倪来了,是什么时候瞧出端倪的呢,或许是安慕白总去破庙帮衬,又或者安慕白帮王此秀搬家,又或者,是时时处处的维护着王紫秀。喜欢一个人,潜移默化的就喜欢了。若说哪一天开始喜欢的,真还说不清。

    芙蓉是过来人,安慕白有求娶王紫秀的意思,这再正常不过了。

    这媒人。【\网aixs】她自然乐意当。

    苏畅见芙蓉喜滋滋的,便咳嗽了两声。

    安慕白问:“苏少爷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可能是……刚才葡萄吃多了,嗓子有点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