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7章逼他出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这双簧唱得不错呀。”花弄影邪笑着看着他。

    “什么双簧?”年轻人似乎被吓了一跳,接着就立刻大声反驳。

    “再大声也没用,心虚了吧?”花弄影笑容不变。“你是在怨恨我当时没有救了你?”

    她转过头看着桃红问。

    “云公子说什么我不懂?”小桃红浑身僵了一下,然后瑟瑟发抖回答,漂亮的眼中也流出了两行热泪。“公子当初不买了我,那是公子的自由,我怎么会因此怨恨上公子呢?”

    周围的客人和姑娘们看到行凶的歹人被擒住,一个个早就围过来看热闹。

    “小桃红,你胆子也太大了,连云公子你都敢算计?”

    “看她那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就渗人的慌。没有那颜色,还想学着清语姑娘的清雅,反倒是学了个四不像。”

    “都说她最会装了。”

    ……。

    不管怎么说,云朵是京城里的名人,花楼中许多姑娘还被她照拂着,帮腔说话的人占了绝大多数。

    “你们不要信口雌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和她无关。”年轻人急了,大声争辩起来。

    他不开口倒好,一开口却坐实了花弄影猜测的。

    周围的人也不是傻子,自然也听出了。

    “要死呀,连云公子你都敢算计,看样子接受的训导少了。”风妈妈闻风下楼来,将这儿的经过看的一清二楚,大家说得话也听得一字不漏。

    她当即心里一咯噔,太子爷对太子妃的感情,那可是有目共睹的。

    要死的小桃红就是会给她找麻烦。

    “查封了翡翠楼,将两个人扔到大理寺去。”云破月邪笑着吩咐。

    在他的眼皮底下竟然有人想害他的媳妇,将他当死人吗?

    “太子殿下,你不能听信一面之词。”小桃红,不,应该叫她爱玉,听到云破月的话以后,顾不得装软弱,猛地抬起头来盯着云破月看。

    “蓄意伤人,这条罪名不算轻。既然做了,就要有胆子承受其后果。”云破月邪笑着看着她,“你是想将本宫当猴子耍?要是你和这个人没有关系,大理寺绝对不会冤枉了你。”

    “太子殿下英明。”

    “殿下向来睿智果断,你竟然胆敢抹黑太子,果然是花楼里出来的,无情的东西。”本来桃红那我见犹怜的样子是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的,可是她今天晚上算是表错了情。

    她和太子爷唱反调,注定是要吃亏的,这点儿从满场客人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来。

    花楼里的姑娘们却是对她敢向云公子出手更加生气,所以在场的人竟然没有一个愿意帮助她的。

    “的确是无情。”花弄影冷笑着看着她,“那个男人都愿意为你自不要命了,你竟然还将责任往他身上推,他为你做得一切还真是不划算哟。”

    “都是你,面子上装作是好人,其实骨子里就是一个烂人一个。”忽然之间,桃红激动起来。

    叶莲子上去就给了她一个大嘴巴子。

    顿时,桃红漂亮的脸蛋肿了起来,整张脸变成了猪头一般。

    “怎么样,恼羞成怒了,是被我说中了对不对?”桃红仰天长笑,“像你这么恶毒的人就应该去死,这一次没有杀掉你,他还真够无用的。”

    说着,她鄙夷地看了一眼地上被反绑着的年轻人。

    “是我没有用。”年轻人沮丧地低着头,根本就不敢看她的眼睛。

    “蠢货。”花弄影冷笑着瞥了一眼地上的人,“被人当枪使唤,死到临头还帮着她说话。”

    “都是你的错,要是当初你买下她,她哪里会进了这样的火坑中?”年轻人抬起头认真地看着花弄影回答,“要是你愿意搭一把手,她还是秀才家的小姐了。”

    “小姐?”花弄影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你们口口声声都说是我的错,那我倒是想问一问,她到底会什么?”

    “她会绣花,你庄子里不是需要很多绣娘吗?多了她一个也没有什么呀。”年轻人带着抱怨的语气回答。

    “就凭她会一点儿绣活,我就需要养着一个小姐般的人物?”花弄影被年轻人的逻辑气笑了。

    “肩不能挑担,嘴巴利索。仗着长的不错,在牙行里就敢不安分,冲着本公子抛媚眼,这样的人要是跟着本公子回到庄子,你说她能安心做一个绣娘?”

    “不会的,她不会的。她明明说好……”年轻人似乎被花弄影的话给打击到了,一个劲摇头想否认了。

    “你认为本公子有必要说谎吗?正如你说得,多一个人少一个人进庄子本是无所谓,错就错在她不该不安分守纪,仗着那么一点儿颜色,就想往上爬,甚至还当着本公子的面卖弄小聪明。既然这么喜欢男人,到花楼里不是正好吗?”花弄影说话开始不留情面,“当然花楼里的姑娘很多是被迫进来的,很多人家只是因为生活不下去才来到了这儿讨个生活,大家凭本身吃饭,并没有什么低贱之说。”

    这个理论是新鲜的,很多姑娘们听得落了泪。

    花弄影淡笑着继续说,“将她们和这种既想靠男人,又想标新立异的人想比,还委屈了各位姑娘们了。”

    “说这么多累不累?”云破月拉着她的手开口,“等坐实了罪名以后,将她送到边塞的军营中好了。”

    “不,不,我不去。”桃花摇着头拼命拒绝,军营那是什么地方?

    那儿可是比花楼还要黑暗的地方,到了那儿的姑娘,不出一个月就差不多九死一生了。

    “回去了。”云破月再一次小心呵护着她说。

    “嗯。”花弄影点点头。

    “将这儿查封了。”云破月冷冷地吩咐下去,“整顿一个月再说。”

    “是,太子殿下。”在太子爷盛怒的情况下,风妈妈可不敢开口。客人们更是不敢大声说一句话。

    荷花几个面面相觑,有心想向花弄影求情,可是在接收到云破月那渗人的邪笑时,一个个赶紧低下头再也不敢说话了。

    来往的客人,自然也不敢触太子殿下的霉头,一个个耷拉着脑袋自觉离开了。

    “太子殿下,云公子,看在她是弱女子的份上,就饶了她一次吧。”看到他们离开的身影,地上的人还在哭喊着。

    桃红一点儿感动也没有,咬着牙准备自己咬舌自尽了,可总究还是下不了那个决心,长叹一声像死狗一样被侍卫给拖下去了。

    “给了她机会,她没有胆量做,怨不得我。”花弄影坐上马车感叹着说,人呀,有时候就是看不清自己的角色。

    “妈妈,这可怎么办?”等客人散去,荷花等人团团将风妈妈围住了,希望这个主心骨能给她们拿个主意了。

    “怎么办?凉拌。”风妈妈吼了一声,然后吩咐下人将门关上了。“以后,你们就自由了。”

    “妈妈是要关了这楼?”有姑娘心慌地问,虽然每一个人都希望能脱离花楼,可忽然让她们离开生活许久的花楼,一个个居然都不知道应该何去何从了。

    “实话告诉你们吧,太子殿下和云公子刚才过来照拂我们花楼的生意,一个月的时间,看似惩罚我们,其实也是给了我们修通的时间。”风妈妈带着傲然回答,“等练习了曲子和舞蹈以后,你们可以选择接客或者不接客人,所得银子,你们拿五成,另外五成交给花楼。还有,以后这儿将会兼卖酒水,要是你们能卖出一瓶,你们将得到一百文的分成。”

    一百文的大钱,对于花楼里的大部分姑娘来说,不算什么。绝大多数人高兴的是,今后真的自由了。还有每个人可以拿到客人一半的打赏,这份银子,让所有人高兴万分。

    风妈妈看到姑娘、小倌们不以为然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呀,就是见识短,要知道,一晚上要是你能劝说客人多喝几杯,那银子可不是小数目,不是妈妈我看不起姑娘,说不准到时候,有的姑娘光是卖酒的银子,一晚上也比现在收入多了。”

    “妈妈,到底是什么样的酒水呀?”有脑袋活跃的姑娘笑着打趣,“难不成还贵过咱们姐妹?”

    “你还别说,就是那个理。”风妈妈捂住嘴巴笑了起来,装的十分矜持,“只怕到时候你们见识到那银子好赚,还有的眼红了。”

    这话说得,有的人不以为然摇摇头。

    “对了,云公子可是说了,有小倌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学着调酒,这一份银子另算。这可是高技术的活,谁想做的,赶紧到妈妈我这儿报名。”风妈妈最后才想到酒保的事情。

    酒保嘛,比较低级,稀稀拉拉的,只有几个不太红的小倌报了名。

    “瞧你们这点儿小心眼,只怕到时候羡慕他们几个都来不及了。”风妈妈摇摇头说。

    “妈妈,还有我了。”这句话让一直摇摆不定的宁生倒是动了心。“你也跟着我做。”

    转过头,他板着脸吩咐身边的小厮说。

    小厮还是清倌,平常和他的感情比较好,含着泪答应了。他明白公子是在帮着他。

    有那眼睛亮堂的,看到连宁生都报名了,稀拉拉的,又有几个跟风而上了。

    这样一来,最后报名的竟然也有十几个人了。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翡翠楼被太子爷给查封了,整条花街做花楼生意的老鸨全都高兴不已。最高兴的莫过于就是对面的怡红楼了,这几天他们的姑娘的小倌没少站在街上指桑骂槐地叫嚣一顿,可是翡翠楼里静悄悄的,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骂了几日,没有对手,他们可能觉得没有意思,也就偃旗息鼓了。

    花弄影和云破月回到东宫,云破月的余火还没有消除。

    “真是丑人多作怪,既然是丑的,就让她多丑一点儿就是了。”

    西门越一听就明白了,他老实地答应一声,“是,太子殿下。”

    花弄影在外面谈了生意,又遇上不顺心的事情,很快就觉得累了。

    太子爷立刻化身忠犬,屁颠屁颠过去扶着她往内屋去了。

    紫慕几个不敢怠慢,早就将屋子里的软褥子放好,方便她躺下了。

    夜里,云破月也不敢打扰她,搂着她扎扎实实睡了一觉。

    到了天亮,就看到姬随心早在在这儿等着了。

    “来的这么早?”云破月一见到就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不早,正好可以赶上早饭。方便大家边吃边谈。”姬随心嬉皮笑脸地回答,根本就没有拿自己当外人的觉悟。

    花弄影不介意,在饭桌上谈事情,的确很方便。她可没有食不言的鬼规矩。

    “正好。”她赞许地点点头。

    于是姬随心就堂而皇之坐了下来,满脸都是得瑟的笑容。

    看的云破月蛋疼,可媳妇都答应了,他也不能拆台,太子爷只好无精打采坐了下来。

    “蒸汽机的事情基本上是有了眉目,你什么时候过去看看?”姬随心一边挑着自己爱吃的,一边汇报工作。

    “其实我也不太懂,去了也白搭。不过,该试验还是要试验的,别等了下水以后再出问题来。”花弄影回答。

    “去,不懂也得去,说不准就能给出了主意来。”云破月笑着参言,他可不能当局外人。

    花弄影想想也是那么一个理,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田里的稻子也要收了,长的不错。”姬随心的话很有跳跃性,一转眼就从蒸汽的事情上转到了粮食上。

    “我就知道你们厉害。”种田的事情花弄影不在行,她能提供的,只能是建议,那些建议还是她脑子里为数不多的可怜知识。具体操作的人是懂田地的大春等人。

    “亩产能有多少?”云破月却饶有兴趣。

    “没有第一茬收的多,但也不算是少数。”姬随心咬了一个腌黄瓜,酸酸甜甜好吃。

    “还有,齐御斌在这儿定制了五万箱的方便面,还有干肉片和火腿肠。”说到这儿,姬随心脸上的笑容多了一些。

    花弄影听了微微一笑,“他们给了什么交换?”

    “豆子,里面参合的却是小麦,顺便送来了不少的牦牛。当然还有银子。”姬随心龇牙一笑。

    “算他识趣。”云破月冷哼一声,淡笑着说。

    今天带来的都是好消息,他心里高兴。等会儿需要进宫和父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