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一家三口,秀恩爱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仰起头,迎着暖色的阳光看着天。眼一晃,觉得清澈的阳光下有大片大片的栀子花花开,然后大片大片地凋谢。

    闭上眼,无数次觉得自己在梦里看的是自己的花开花落……

    最美的时刻,不过于最简单的时候,不需要太过于华丽的服饰,不需要太过于虚幻的热闹,很多的时候,只需要一个爱的人简简单单的笑容,简简单单的问候,和简简单单的眼神。

    大清早,姚月雅便早早的起床给墨宝喂奶,这小子长得很快,原本两只手就能圈住的身子,现在有些把握不住了,带着婴儿肥,特别的招人喜欢。

    有了墨宝以后,顾如柳也有了平时的消遣,即使墨宝很不给面子,但是她还是逗弄的很高兴,至于墨老爷子就是天天的到外边嘚瑟,自己的曾孙子有多可爱聪明。

    不过因为墨瑾钰和姚月雅两人只领了证,并没有举办婚礼,在ZG的风俗里,还要办婚礼,才能算是真正的结婚,这一番隐含的话语说下来,墨老爷子也不是什么糊涂人,自然明白了这话语的意思,也就是要给个身份给姚月雅,不然这样说起来倒是有些不明不白的。

    对于姚月雅,墨老爷子是真心的喜欢,打心眼里就觉得这小女娃好,足以匹配的上自己的孙子,现在又生了这么个惹人疼爱的小娃娃,自然更喜欢了。

    串完门,墨老爷子一脸若有所思的回到墨宅,此时差不多是吃晚饭的日子,走进大门,传来淡淡的栀子花香,闻着这香味,心慢慢的变得平静。

    自从上次姚月雅提出栀子花的事情后,墨瑾钰第二天便着手让人建了温室,效率很快,再过几天就完工了,这也让顾如柳等人觉得不错,倒是多了一个乐趣,偶尔种种花草之类的,也是件颇为高雅的事。

    墨老爷子双手交在背后,优哉游哉的走了进去,大门打开,佣人颇有眼力劲的上前给他换鞋,他将外套脱下递了过去,随口问道:

    “瑾钰回来了么?”

    接过外套,佣人低垂眼眉尊敬的回道:

    “早前便回来了,现在正在书房处理公务。”

    听罢,墨老爷子点了点头便朝着楼梯走去,家里现在是越来越热闹,几家人融为一家,倒是一派的其乐融融,临老还能够过上这样的生活,舒坦的很。

    楼梯和走廊都被铺上了毛茸茸的地毯,是墨瑾钰从意大利购进的意大利米兰地毯,由简约摩登风和古典奢华风相交融,色彩和压纹相结合,使得设计风格别具一格。

    走上走廊,也是厚重的地毯,几乎整个墨家都被铺上了柔软的地毯,原因不外乎就是家里多了个孩子。

    总归是墨瑾钰的第一个孩子,还是和自己最心爱的人所生,即使这小胖子天天气他,但他对他的爱是绝对不会少的,都说父爱深沉,墨瑾钰倒是很好的表现了出来。

    现在墨宝还小,等过段时间要学走路的话,难免会磕磕绊绊,要是伤到了哪,心疼的还不是父母,墨瑾钰向来是个细心的人,很多事情不用说,他都会去做好。

    走到书房门口,房门是虚掩着的,墨老爷子敲了敲在听到里面的声音后,便走了进去。

    书房的两旁摆着书柜,书柜里放着各色各样的书籍,地板上铺着柔软的地毯,踩在上面会有一种厚实的感觉,一张大型的办公桌,桌上摆着办公用品,玻璃瓶里插着几朵白玫瑰。

    墨瑾钰坐在桌前,高大修长的身形,初秋的天气,他穿着V字领咖啡色的薄毛线衣,下颔透着一些冷峻的味道,面容线条却又显得非常优美,眼瞳漆黑,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唇色美艳的如同是那绽放的红色玫瑰,带着妖娆,冷峻和妖孽全然的融合在一起,变成特有的气质,惊艳了一地芳华。

    他的手指很漂亮,骨骼分明,白皙的如同玉雕刻而成,灵巧的打着键盘,认真的男人果然是最有魅力的。

    墨老爷子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等到墨瑾钰忙完手头上的事。

    墨瑾钰也不说什么,目光一直注视着眼前的电脑,手指飞快的敲动着,良久后,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这才抬头看了看墨老爷子。

    弯起唇,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仿若初冬的暖阳。

    走上前:“爷爷,有什么事么?”

    拿过一旁的茶水,给墨老爷子倒了一杯,推了过去,他方才开口问道。

    墨老爷子拿过茶杯,茶水独有的香气萦绕,他淡淡道:

    “今天我去串门,你也认识的,你小时候也抱过你的那个范叔叔,他还不知道你娶媳妇呢,我说起有曾孙的时候,他还觉得我是骗人。”

    想起这个,墨老爷子就有些郁闷,姓范的老家伙跟他一直都喜欢吵嘴,他家的孙子早就娶了老婆,办的还挺隆重的,至此之后每每两人见面,他都是挤兑墨老爷子,说他没有抱曾孙的命。

    因为墨瑾钰实在是太洁身自好,而前几年的订婚宴,新娘又跑得无影无踪,这一番说下来,那范老家伙就更觉得墨瑾钰不会娶老婆了,至少也会在很迟以后。

    可今天这墨老爷子主动的上门去炫耀,说自己得了个曾孙子,这一说,自然让范老家伙有些不是滋味了,扯着脖子就觉得墨老爷子是在骗人,不然为啥不办婚礼呢。

    被这么一说,墨老爷子觉得自己有些下不了台了,郁闷着心情回了墨家。

    这不,一回来就迫不及待的和墨瑾钰说说这件事。

    话里话外透着的意思不言而喻。

    墨瑾钰是个聪明人,话说到这里,他立马便明白了。

    于是,他回道:“恩。”

    恩?!

    这冷淡的态度,顿时让墨老爷子跳脚,自己说的那么清楚,他只是应了一声这么简单?就没有一点想要表示的么!

    墨老爷子这急的啊。

    不知道的人指不定怎么戳他们墨家脊梁骨呢,让人家清清白白的小姑娘给生了娃,结果连个婚礼都不给。

    这不是让人笑话么!

    这孙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大手摊开,躺在柔软的沙发上,一天的疲惫得到释放,一双潋滟的眸子慢慢阖上,精致的五官在夕阳的招摇下,显得异常柔和,泛着淡淡的光泽。

    “爷爷,我心里有数的。”

    他一直心里都有数,婚礼会有的,蜜月会有的,什么都会有的。

    欠了姚月雅的,他会一样样的加倍奉上。

    只是。

    现在提这个不是时候,有些事情不必把话拿到台面上来说,他有分寸。

    该做的他会早就做好准备,然后……

    给她一个惊喜,一个永世难忘的惊喜。

    坐在一旁的墨老爷子,听到这句话,心里的石头瞬间被放下,他知道自己不必去担心,该做的墨瑾钰都会做,自己只要等着变好。

    唉……人老了,就是有些沉不住气啊。

    第二天。

    下午两点。

    清澈透亮的玻璃窗盛着暖阳,房间里是淡淡的栀子花香,带着让人欣悦的味道,铺满的地毯,淡紫色的水晶吊灯。

    姚月雅的身形渐渐的修复回怀孕前的时候,不过多少还是丰满了一点,特别是那喂食的地方,简直有了波涛汹涌的错觉,难怪墨曦尧总能够在第一时间,摸出哪个是他的妈妈。

    除了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便是那无法掌握的大波。

    她穿着一身宽松的毛线衣,下边配上紧身牛仔,划分出完美的曲线。

    此时手里正抱着墨曦尧,拿着一袋黑色的长方形包包,就像是专门放化妆包的那种形状一样,只是这个更大了一点。

    这是保温箱,里面放着的是早上挤出来的奶水。

    没错,这就是墨瑾钰想的主意。

    专门去订购了一个挤奶神器,这样姚月雅在喂完奶后,还在流淌的奶水便能够得到充分的利用,挤在奶瓶里后,在放入保温袋中,这样的话,在外人面前喂奶也不必直接撩衣服,避免尴尬。

    咳咳,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臭小子不用每天的跟墨瑾钰抢那啥了,你们懂的哈~

    对于这件事,墨瑾钰还得意了好久,一举好几得!

    姚月雅听了听,也觉得有道理,便欣然接受,这又能坚持母乳,又不用在外人面前尴尬,确实不是个坏主意。

    要知道,有时候晚上墨瑾钰的手劲稍微大点的话,第二天完全见不了人。

    而墨宝呢,又是那种时不时就会饿的娃,食量大的惊人。

    有时候在客厅里,他那短小胖乎乎的手就会直接掀姚月雅的衣服,惹得她尴尬不已。

    可是又不能怪小孩子,毕竟他什么都不懂,只是饿了罢了。

    墨宝从小就能看出他聪明,喂了几次奶后,饿了以后都不用哭,直接把抱着他的姚月雅衣服一掀,反正里面也没穿胸罩,小脑袋直接钻进去,小嘴凑上食粮,便大口大口的享用了起来。

    俗话说的话,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这老话说的还真是没错,从这一点上就能够看的出来,要是等自己哭个半天,大人们才躲躲闪闪的跑到偏僻的地方喂奶,那自己还不饿死!

    所以鉴于以上墨曦尧的‘种种恶习’,姚月雅欣然接受墨瑾钰的提议。

    因为这一件事,导致墨曦尧好几次想要‘丰衣足食’的时候,硬是被塞了个奶嘴进来。

    因此,惹得墨曦尧每一次看着自己父亲的时候,那双滴溜溜的眼珠子都会出现一种,像极了幽怨的眼神。

    因为福利没了。

    摸咪咪的福利没了!

    那软软的,白白的,香甜的福利,

    没!有!了!

    姚月雅抱着墨宝,倒是颇有一副辣妈的感觉,一头女人味十足的长卷发被扎起,倒不是姚月雅想扎的,只是有了宝宝的妈妈都会知道,这娃娃太会折腾头发了。

    一看到头发,就会眼光发亮,嘴里发着咿咿呀呀的外星语,小小的手一把上前揪住,死都不肯放手。

    别看现在没几个月,可这手劲还是挺大的,抓着头发一个劲的扯着,要解救下来,还真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跟他战斗,威逼嫁利诱之下,可能他才会放手。

    一般的母亲都会选择剪头发,这样方便,不过墨瑾钰却是万分的不同意,只要姚月雅一提剪头发,他就翻脸,脸上布满了阴霾。

    说了几次后,她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老老实实的将头发扎起,避免墨宝的手空。

    今天下午闲着没事,她一手抱着墨宝,一手拿着保温箱就走了下去。

    还真别说,这孩子看着小,抱的时间长了还真有点沉甸甸的,何况她家的墨宝还特别的会吃。

    虽然姚月雅一直不肯承认墨瑾钰嘴里叫的小胖子,不过……

    漆黑的眼瞳低头瞥了正趴在她颈脖间的墨宝,得出了一个结论。

    还确实是挺胖的,至少比西门情家的小子肥。

    幸好去国外训练了几年,不然抱孩子还真是一向体力活。

    沿着楼梯走到楼下,这个点外婆她们都会在茶室度过,客厅留下的只是几个佣人。

    “告诉我妈她们,就说我去公司找墨瑾钰了。”

    姚月雅一边换着鞋子,一边朝一旁的佣人嘱咐道。

    出了门,是一条幽深的小径,她往右拐,走到尽头,拿出车钥匙按了按,待车子解锁之后,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只见副驾驶的位置上,正被放了一个婴儿的座椅,专门稳固宝宝的。

    她抱着墨宝探了进去,温温柔柔的将孩子放在位置上,轻手轻脚的系好该绑的,最后在细心的检查了一遍,才放心的绕过另一边上了车。

    离开了妈妈的墨宝,此时正好奇的张着一双黑亮的眸子,漆黑漆黑的,望着外边的世界满是新奇,肌肤显得粉粉嫩嫩的,让人一看到就恨不得冲上去亲一口,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一切都是小小的,他兴奋的挥舞着胖胖的莲藕手,嘴里咿咿呀呀的笑个不停。

    显然对于出门,他显得很开心。

    对于这个刚刚接触的世界,墨宝是好奇的,更是新鲜的。

    这个世界跟在妈妈的肚子里想比,更多了一份丰富多彩。

    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么高兴,姚月雅也抿了抿唇,黑瞳泛着笑意,原本便清丽的容颜,刹那蒙上了一层母性的光辉,泛着淡淡的暖阳,流光反转。

    莹白清瘦的手放在方向盘上,慢悠悠的开着车,随手放着车上的歌,依旧是哥哥的歌,悠扬略显欢快的曲风,伴随着哥哥那低迷磁性的嗓音,姚月雅的心情显得很好。

    坐在一旁小小的墨宝,这时候还不懂什么叫做音乐,不过听到欢快的曲调,他自然而然的开始摆动着莲藕手,胖乎乎的脸上盛满了笑意,大声的咿咿呀呀。

    虽然姚月雅听不懂自己儿子在说些什么,不过这时候就是她丰富的想象力出场的时候啦。

    姚月雅目视前方,稳稳的开着车,朝墨宝笑道:

    “墨宝,你是不是也觉得哥哥的歌很好听的。”

    “咿咿呀呀!”

    得到回应,姚月雅笑晃了眼,心里自然而然的觉得这是儿子给的肯定,她颇为欣慰的说道:

    “就知道你喜欢,这可是妈妈的偶像,有眼光,不愧是我儿子!”

    “咿咿呀呀!”墨宝的回声显得更响亮了一些,仿佛就是回应着姚月雅一般。

    转动着方向盘,姚月雅玩性大起,一个漂亮的飘逸惊艳亮场。

    墨宝此时显得更兴奋了,一直叫个不停,一点都不怕,也不哭闹,这倒是让姚月雅对自己的儿子这勇气点了个赞。

    她最怕的就是孩子哭了,但是墨宝倒一点都不让她担心,只要跟她在一起,墨宝几乎就不会哭,除非不是妈妈的人抱他,或者是饿了的时候。

    在所有的母亲世界里,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好的,姚月雅也不例外,她就一个劲的放大墨宝的优点,来肯定自己的儿子。

    一路上欢声笑语,姚月雅不敢开车窗,这时候已经是秋季,风带上了凉意,小孩子的抵抗力是很弱的,一个不当心生病了,那就是很麻烦的事情,所以在一般的细节上,姚月雅自然是儿子第一,自己的需求排在第二。

    稳稳的停在风桦集团的门口,姚月雅走下车,清爽可人的一身衣装,配上她美丽的容颜,引来路人的频频侧目。

    象牙般的肌肤,漆黑的眼瞳,仿若一个漩涡,能够将你不断的吸进去,不可置疑,姚月雅天生拥有一双极漂亮的眼睛,配上莹润双唇,宝石般的红艳,清丽糅合着妩媚,竟意外的相得益彰,直让人移不开眼。

    一双长长的亚麻色卷发被高高的绑起,就好像是那清纯的大学生,富有着朝气蓬勃,却又似那耀眼光辉的大明星,浑身散发着时尚气息。

    只见她走到另一边的车门,从里面抱出了一个精致粉嫩的娃娃,小小的身子,张牙舞爪的挥舞着四肢,粉嫩的就像是个小团子,带着婴儿肥的包子脸,更显得可爱了几分,此时正嘟着唇一个劲的往姚月雅的胸前凑。

    恩……不能喝奶,摸摸总可以吧。

    如愿以偿的摸到了柔软大大的事物,墨曦尧兴奋的张大了眼睛,嘴里咿咿呀呀歌唱着:

    “咿咿呀,咿呀咿呀,咿呀呀,咿呀咿呀,咿咿呀,咿咿呀呀……”

    翻译过来的歌词便是:“白又香,是我妈妈,大又软,是我食粮,爱妈妈,更爱大波……”

    听着儿子特有的歌曲风,姚月雅眼里蓄满了笑意,她抬头望了望公司。

    高达五十多层的风桦集团大厦,醒目的橘黄色logo,伫立在城市最繁华的中心。它通体是浅茶色玻璃外墙,再加上周围附属的风桦楼宇,阳光下,如同一座晶莹剔透的水晶宫殿。

    姚月雅此时就站在大厦门口,她仰头向上望去。

    大厦仿佛直入云霄,天空蔚蓝得刺眼,丝丝白云映在浅茶色的玻璃楼身。

    这,就是她的丈夫一手打造出来的王国。

    然,这以后便都是墨曦尧的,墨瑾钰曾经说过他要一手拼下一个帝国,亲手送给属于他们的孩子。

    她深呼吸一口气,眼里是慢慢的幸福。

    踏着略显轻盈的步伐,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保温箱,却显得游刃有余,一点都不狼狈。

    前台的小姐笑容清新甜美,一看到姚月雅便知道是总裁夫人来了,殷切的朝着姚月雅笑道:“夫人好,需要我通知总裁么?现在他正开完一场会议,在办公室里休息。”

    姚月雅摇了摇头,裸露出来的颈脖显得优美,淡淡道:“我自己上去就好了。”

    前台小姐笑着送别,目光有些不自觉的就转到了墨曦尧上,粉粉嫩嫩的,几乎就是墨瑾钰的缩小版,这让她差点大叫出来,不过还好忍了下来、

    倒不是她太过于大惊小怪,只是这墨瑾钰突然有了孩子,这消息多少有点震撼。

    看来未来一个月的饭后八卦,有了主题了。

    保安在专属VIP电梯前为她刷了一下卡,这个电梯只有几个董事和墨瑾钰才有资格进入,当然还有一个电梯,是专属墨瑾钰的。

    “叮咚。”

    浅茶色的电梯打开。

    姚月雅抱着墨宝走了进去,将手里的保温箱放下,按下“46”,这个电梯里并没有四十五层以下的楼层按键。

    很快,又是“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扑面而来一股栀子花香。

    闻着清香,姚月雅拿起保温箱便走出了电梯,地面铺上了暗红色的羊绒地毯,穿着运动鞋的脚踏上,软软的,令脚部的酸疼缓解许多,就像踩上了棉花一般。

    她抱着墨宝走过长长的走廊,电梯的对面边都是茶色的落地窗,两边对称的在墙壁上方装着小小的灯,嵌在里边,发着微弱却显得柔和的灯光。

    看着面前出现的白色的大门,显得一层不染,有些濯清涟而不妖的味道,她走上前敲了敲门。

    很快便有人将门打开,是小王。

    抱着墨宝带着笑意跟小王打了声招呼,她拒绝小王去通报的好意,径直走了进去。

    里边还有一个门,同样是茶色玻璃制造,只是带上了磨砂,看不见里边的具体场景。

    现在姚月雅的两只手都满了,显然没有多出来的手去开门,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小王,看来还是需要他的帮助。

    小王十分的善解人意,对于这个夫人他也是十分的尊敬,他连忙上前走到右边,将门推开后,待姚月雅走了进去,他再把门带上。

    一进入房间,浓浓的栀子花味道,如同踏入了栀子花的海洋,整个房间是清冷白色,各式各样的水晶花瓶里插满了白嫩的栀子花,它一点也不像一间办公室,而是像一间天堂,或者是说栀子花花园。

    办公桌是一张乳白色雕着复古花纹的西式书桌,上边放着琉璃瓶,插着几枝栀子花。

    桌后是墨瑾钰。

    他正一脸认真严肃的看着眼前的文件,坐在转椅上,时不时的摇晃几下,偶尔皱眉,偶尔显露笑意。

    此时他听到了动静,抬起了头,一双黑若漩星的眼瞳,细致的无懈可击的肌肤,就像是美瓷一般,黑发带着淡淡的光泽,在这白色的栀子花衬托下,更显得他的唇色,红的如同樱花般凄美。

    一盏华丽繁复的落地熏香灯伸出十几根枝桠,每一簇火苗都在明明闪闪。

    这是安神的。

    有时候看文件看的头疼,闻着熏香和栀子花香,墨瑾钰的头部便会慢慢的缓解疼痛。

    因为这就像是姚月雅身上的香味。

    姚月雅踏着香气轻移莲步,慢慢的朝墨瑾钰靠近,将手里的保温箱放在办公桌上,然后抱着墨宝坐了上去,努了努嘴撒着娇:

    “很忙么?”

    很显然墨瑾钰也没想到姚月雅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带着墨宝,这感觉让他刚刚有一瞬间是愣神的,有些酸酸的幸福。

    这会儿听到姚月雅的话,站起了身,高大的身子显得修长,仿若天神,他走至她的身后,温柔的环住她们母子,温热的呼吸洒在姚月雅的颈脖,如玉般的肌肤瞬间绯红,娇艳欲滴。

    墨宝睁着大大的眼珠子,看着自己的父亲,然后——

    一巴掌拍了上去。

    紧接着——

    又一巴掌。

    然后上下其手想要捏墨瑾钰的脸。

    两只手小的可怜,在墨瑾钰的脸上显得精致玉雕,煞是可爱。

    墨瑾钰也不生气,呵呵的笑着,因为他知道,这是儿子特殊的打招呼方式,一般人自己的儿子都不会理睬,也只有对自己和姚月雅的时候,显得格外的‘热情’。

    只不过墨宝的热情一方面体现在摸咪咪,一方面体现在打脸。

    墨瑾钰伸出大大的手,握住他小小的手,一种无言的温馨传递其中。

    他一边和墨宝互动着,一边回答着姚月雅的话:

    “还好,没怎么忙,你怎么想到来了?是想我了么?”

    最后的那句话说完,他的气息瞬间紊乱了起来,带着急促的呼吸,喷在她的颈脖处,痒痒的,有种心乱如麻的感觉。

    姚月雅赶紧抱着墨宝逃离墨瑾钰,转过身漆黑的眸子望向他:

    “待会我们去逛街吧,我和墨宝在家挺无聊的,外婆和爷爷说要给墨宝举办满月宴,我就想着给小家伙置办几身衣服。”

    “恩……”

    墨瑾钰应了一声,却显得心不在焉,姚月雅越往后退,他越是靠的近,时不时的追逐着她,气息妖娆暧昧的纠缠着她。

    他的眸如同那深潭一般,带着深不可测,捕捉着唾手可得的猎物。

    看到这个眼神,深受其害的姚月雅,自然知道墨瑾钰此时的想法,又羞又怒:

    “你个色狼,儿子还在呢!”

    真是受不了,自从可以做了以后,墨瑾钰就跟那永远吃不饱的狼一样,每天看着她的目光,便是泛着幽幽的光,直到将她的体力榨近最后一分才满意。

    每一晚她都像是个不停运作的机器一般,被墨瑾钰不停的折磨着,就算是昏睡过去,他也不管不顾,即使第二天会被她拳打脚踢,但为了吃肉,墨瑾钰也是拼了命了。

    听到姚月雅娇娇媚媚的声音,墨瑾钰的眼瞬间被孽火红了眼,他上前一把将姚月雅抱进怀里,闭着眼睛唇轻柔的划过脸颊,他呢喃道:

    “老婆,你好香……”

    淡淡的栀子花香,和奶香味融合,让墨瑾钰几乎再也忍耐不住,他猛地睁开了眼,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