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19.番外 34问她收到花幸不幸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r />
    “我会保唐志超没事,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简然!”

    这样的要求很难为人,毕竟是她救了简然,尽管是心甘情愿,宋静也想让简然知道,拿对方当姐妹的不光是简然,她宋静也是真心把简然当姐妹。

    可是想到吴浅深答应自己的事,宋静苦涩的一笑,点头,继而又抬头,她还有其他的要求。

    不等她张口,吴浅深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是她的把柄,她在黄总手上的把柄不知什么时候被吴浅深拿到了。

    “放心吴总,我决定跟志超换个地方发展,这里,我们不会继续呆下去!”

    发生了这种事,尤其白延凯还是唐志超的同学,他们也认识很多年,她没脸继续呆在t市。当时她是有意跟简然互换角色,明知道被带走的后果,可是她还敢赌,唐志超的人已经被带走,一旦被起诉少则关三五年,多则十几年,他们的孩子才半岁。

    赌上自己的身子,迫吴浅深卖自己的面子,能保唐志超免受牢狱之灾。这才是宋静放手一博的目的,她的确没算错,押对了吴浅深对简然的感情。

    简然嫁给吴浅深,真的嫁对了。而她对唐志超的付出,也心甘情愿。

    宋静叹了口气,扭头回望了一眼车内寡言的男人,听到身后引擎发动的声音,跟着一阵儿风般,车子就不见了。

    看看手上的东西,宋静才发现信封里面多了一张支票。

    ……

    返回老宅的路上,jessie打电话跟吴浅深汇报吴氏的

    动向,以及吴拥锦重返吴氏后各大股东的反应。

    吴浅深姿态高傲的说由吴董看着办,反正烂摊子甩给他了。jessie咧着嘴苦笑,爷俩间的战火波及到他们这些不相干的人了。

    他又问吴浅深,昨晚发的短消息收到没有,需不需要下一步动作。

    昨天,吴浅深命令他将吴若馨从吴家老宅带回来,可是人根本就不在老宅,加上吴浅深又突然的跑回来了老宅,后脚不知情的吴若馨也跟着回来了。

    所以,jessie干脆编了短消息发给吴浅深,要他自己直接上楼去堵吴若馨。结果,他老板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好大局!”

    打发了jessie,吴浅深的心思都放到街边的鲜花店里。

    大少爷将车往路边一甩,进门就要了一大捧香槟玫瑰花,他记得自己从来没有送过简然花。想到那个娇羞的小女人,一睁开眼看到这么多花会是一副多么开心的面孔,吴浅深忍不住勾起唇角,满心的期待。

    简然饿醒了,她没见到吴浅深,就自行下楼觅食,却被下人捧星星般供着。有吴浅深的特别交代,下人见到简然拖着慵懒的步子下楼,已有两个人快步冲进厨房。

    睡到自然饿的人第一件事是找水喝,简然的起床气还没完全消,打着哈欠一屁股蹲在餐桌前,她还是困,恨不得趴在桌上睡着。

    半响捉摸过来自己在哪里,她才努力的睁了睁眼睛,在老宅不能丢人。抱着这条信念,简然勉强打起精神,冲着空气喊了一声有没有早饭。

    回应她的是数十道的早点,以及热气腾腾的小馄饨。

    看的简然傻了眼,当着两人的面她别扭的什么话都不敢乱讲,生怕把吴家的秘密给泄露了。

    回到吴浅深在老宅的卧室,简然又打了一个哈欠,还是困,下一秒却听到楼下的佣人咚咚咚地跑上楼,说大少爷打电话找她。

    他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居然跑出去晨练了,这是变相形容她懒。电话这头,简然正不耐烦、一句一句逼吴浅深说真话。

    吴浅深说自己马上就到,想想中午他们去哪里吃饭,就是不提自己出去干什么了。

    不想听他狡辩,简然索性收声,一句话都不说。

    脸上无奈而宠溺的一笑,简然生怕他丢了,其实那晚的事情在简然心里留下了很坏的印象,她总是担心吴浅深自己一个人会遭遇危险。

    手上的花束太大,看不到脚下的楼梯,吴浅深歪一下头走两阶台阶,迎面差点撞上一个人。

    “不长眼睛啊,这里是吴家你还敢撞我?”

    上方传来吴若馨刻薄的腔调,吴浅深讽刺的一笑,不搭腔。

    “哎,碰到我不道歉就想走吗?”

    吴浅深向右让开,吴若馨向右拦住他的路,她背着小巧的流苏包,一副要出门的架势,也像找事的挑衅姿态。

    俊脸一沉,吴浅深并不想在家里教训吴若馨,可她实在太令人讨厌了。

    将抱在胸前的花束落到腰际,那双冷漠的黑眸缓缓地向上掷去冰冷的视线,见到吴浅深这张并不怎么在老宅出现的脸,吴若馨的面色都吓僵了,还知道跑。

    瞬间,她踩着高跟鞋,像火车过境一般轰隆隆的响声跑回楼上的房间。

    她的脚步声将二楼房间里又开始昏沉欲睡的简然吵醒,打着哈欠,看到一大束会移动的玫瑰花朝自己挪来。

    “好漂亮的花!”

    简然一下子就不瞌睡了,她拖着一条腿迎上来,抱住了吴浅深的胳膊,扬着笑脸说自己喜欢。

    吴浅深将花全部都塞进简然的手里,问她收到花幸不幸福?

    两夫妻闹了一会儿,吴浅深的脸上没有一丝被吴若馨搅坏的心情,他唇角露笑,得意的看着简然满足的笑脸。

    快到中午的时候,吴浅深差人推来轮椅,他带着简然外出用餐,餐厅自然是一早就订好的。

    简然执意要坐副驾,吴浅深的意思是要她坐后座,宽敞还能把腿放直,某个倔脾气的女人就是不肯。

    罢了,随她去好了。

    也不知道简然哪来的兴致,说自己没开过好车,非要吴浅深将车停好,她要在老宅的花园里跑两圈。

    架不住她缠人,依着她玩,好在她是左腿不方便,并不影响开车。

    一直笑嘻嘻的笑脸,看到置物槽里面的药盒后,简然脸上陡然变了色。她坐在车里,手上拿着避孕药的盒子,冥想吴浅深那晚走掉之后还是找了别的女人发泄,甚至他还担心她们会怀孕!

    见到简然在车里突然就没了动作,难道是腿又痛了,医生再三嘱咐不能再伤着,吴浅深眸色一沉,有些不悦的拉开车门要简然下来。

    “好了,老公开车,允许你坐在副驾。”这样她总高兴了吧?

    没有!简然连头都没抬,悄无声的下来车,拖着腿往别墅走。

    “怎么了?”</p

    >

    以为是自己不让她动车不高兴了,刚学会开车的人都有开车的瘾,这点吴浅深理解,平日简然不是说发脾气就发脾气的人,这两天都反常。

    这是吴浅深的定论,他心疼简然,追上去揽住她的肩膀。

    简然别扭的缩了缩肩膀,她不想摆臭脸给吴浅深看,可是她就是受不了,明知道吴浅深因毒瘾发作,她该体谅他,可是她就是做不到。

    平常她是容易情绪波动,这是现在居然激动的哭出来,眼泪止不住哗哗的往下流,她拼命的用手背蹭泪珠,不曾想哭的越来越厉害。

    “然,好好的哭什么?我们不是要去吃饭吗?”

    察觉到简然的异样,吴浅深扳过简然的身体,俊脸上写满焦急。

    他不问还好,简然还能体谅他,可是吴浅深一张口,简然委屈的更厉害,连哭带打的并作一通。

    “我看到避孕药了,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你把避孕药跟谁吃了?”

    吴浅深眸间闪烁,不想将实情告诉简然,可是不说、似乎过不了关。

    “相信我吗?”他很认真的问。

    盯着简然的泪眼,吴浅深又问。“老公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这个、”他该怎么解释?似乎放到别人身上更合适,索性吴浅深就这么干了,为了他的家庭和睦,就委屈jessie一下。

    “我给jessie送药,他昨晚喝多了、”

    点到为止,某男神秘的眨着他那双烁烁有神的电眼,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